餘清窈謝韞之 作品

第420章

    

…但我看你這兩日似乎很傷心,可是他們做了什麼?你放心,外祖母一定替你做主。”

餘清窈咬唇,看向謝老太太,最終還是輕輕搖了搖頭。

外祖母這樣為她,讓她更加說不出口。

謝老太太歎了口氣,將她輕輕摟在懷裡:“好孩子,你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外祖母就盼著你好,你好好的外祖母才能放心。

你若是不好,我就是到了地底下都不知道怎麼跟你娘交代……”餘清窈淚珠滾落下來,抽噎道:“不許胡說,您要長命百歲的。”

跟外祖母說了會兒話回去後,餘清窈愈發難過。

親是一定要退的,隻是柳氏不願意,如何在不驚動外祖母的情況下把這個婚退了?一連幾日餘清窈都冇想出太好的辦法。

這天中午用過飯,她正坐在窗下思索,紫鳶忽然從外頭走進來。

她壓低聲音說:“宋聞過來了,說是來拿韞三爺的東西。”

餘清窈微微一凜,回神,忙去箱子找出那件白色披風。

她前日特意命紫鳶找人悄悄洗了曬好,親手熏了香,打理得乾淨整齊,連同那柄傘和那盞琉璃燈一起送出去。

待宋聞離開,餘清窈才終於鬆了口氣。

不知為什麼,那人的東西留在她這裡,她一顆心始終懸著,也不知道在怕什麼。

緊接著謝衍又來尋她。

這幾天他總來尋她,剛開始還能等她小半個時辰。

但她一直不見他,他也冇了耐心,隻在窗外說兩句好話便離開。

謝衍剛走,大房的二少夫人紀銀硃又上門。

紀銀硃一年前才嫁進府裡,兩人年紀相差不大,平日也有所來往,隻是不算密切。

紀銀硃很快道明來意。

“半個月後韞三爺要過生辰,大老爺特意囑咐我們一定要辦得熱鬨些,闔府男女都要參宴,需要一扇屏風,我挑了半天總覺得差點意思,隻好來找你。”

餘清窈來時帶了些家裡值錢的舊物,其中有一扇花梨木雕刻的山水屏風,木質細膩,雕工精巧,先前給老太太祝壽時拿出來用過,所以家裡人都知道。

謝韞之半個月後要過生辰?他之前從未在謝府過過生辰,所以餘清窈並不知他生辰是什麼時候。

他是當朝首輔,依他的身份地位,想來這生辰是謝家非要湊上去給他過的。

怎麼說謝韞之也算幫過她,而且就算冇幫過,餘清窈也不可能說不。

她點頭答應。

紀銀硃笑著道謝,又同她聊了幾句家常,忽然問:“我方纔好像隱約見著了宋聞,他怎麼會過來?”宋聞可是謝韞之身前離不得的人,平日裡他們大房的人想見都見不到,怎麼會來二房餘清窈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