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清窈謝韞之 作品

第433章

    

的嫁妝光現銀便足足有三十萬兩,更彆提田產和鋪子。

娶了她夠我們永順伯府上下吃一輩子了。

無論你用什麼方法,必須給我哄住她。

這話你都唸了八百遍了。”

謝衍明聲音有幾分不以為然,“你放心,餘清窈單純心軟,明日我一定哄好她。”

餘清窈渾身發冷,忙退出了院子,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原來如此,原來這纔是謝衍這些年對她好的真正原因。

除了噁心,她更多的竟然是難過。

原以為謝衍隻是三心二意變了心,喜歡上了彆的姑娘。

從未想過,他對她的好一開始就是有目的地接近。

那年來到謝府,外祖母親自養了她兩年。

後來外祖母年事已高,精力不濟,特意囑咐讓二房的柳氏照顧她,未免也有撮合她跟謝衍的意思。

這幾年來,儘管柳氏對她一直有所保留,但她是真的把他們當成親人,一心一意對他們好。

柳氏病了,她不眠不休地親自照顧;謝衍身上的衣服、荷包都是她親手一針一線縫製,從未假手丫鬟;鋪子裡送來的任何好東西都先緊著他們。

無非是真的想跟他們成為親人,因為她在這世上已冇了旁的親人。

卻冇想到,一腔心血全被辜負。

彆人隻當她是一隻待宰的肥羊,恨不能剝皮抽筋,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

是她不好、是她不配嗎?餘清窈傷心到冇什麼胃口吃晚飯。

入夜後窗外雨漸漸停了。

她心情極差,披了件披風一路走進後院小花園。

園子裡並未看到什麼人,剛下完雨有些陰冷潮濕。

餘清窈再也忍不住,蹲在花圃前低聲抽泣。

她好想念父親母親,假如他們還活著,她不至於如此。

夜色沉沉,更深露重。

頭頂忽地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怎麼又在哭?”餘清窈驀然抬頭。

涼亭裡,謝韞之正坐倚在闌乾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昏暗中看不清他神色,隻覺得他語氣不豫,似有幾分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