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我,妙齡女神經,開局神級修羅場作品
  3. 第1章 剛開局,穿成男主的擋槍小王八
黎漾莊楚然 作品

第1章 剛開局,穿成男主的擋槍小王八

    

腦子寄存處(ヮ)

書裡私設較多,請勿深究。

比個心

……

家人們呐,咱就是說……

什麼都玉隻會害了自己的呀!

消化了新的記憶之後,黎漾有種想一頭撞死在王八殼子上的衝動。

她剛熬夜看完了一本修仙小說,在結尾的書圈裡看到一張很火的王八出水圖。

黎漾手賤,在下麵評論了一條“玉足”。

下一秒她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再睜眼時,她到了一處靈氣充沛的幽靜水洞。

黎漾蜷縮在水潭裡,麵前一黑一白兩名青年彼此對立,殺氣騰騰。

白衣劍修是原書男主齊不離,萬劍宗首席弟子,金丹後期。

黑衣符修是大反派樓棄,禦風宗首席弟子,元嬰前期。

而她……

黎漾低下腦袋,通過身下水潭勉強看清自己的模樣……

腦門,禿的!

殼,綠的!

彆的小朋友穿到書裡,要麼是美豔絕倫的女主,要麼是為愛癡狂的女配,再不濟也是個炮灰路人甲,最起碼是個人。

她就厲害了,她是那個藏身在幻境許願池且擁有“玉足”的冤種小王八!

根據書中的操蛋設定,她是一隻玄武幼崽,是玄武一族最後的活口。

書中的兩大男主為了得到她的身和心,在秘境水洞中打的昏天黑地,頭破血流。

原書裡她最終被齊不離帶走,成為他最強的一道保命王牌。

但作為吊炸天的男一號,齊不離不走尋常路,不是在作死,就是在去作死的路上。

金丹期挑戰元嬰期。

元嬰前期挑戰元嬰中期,甚至挑戰後期。

不知該說他倒黴還是腦殘,幾乎每次打架都能精準越級,碰到的敵人總會是比他厲害的。

原書裡,小王八每次出場是大概都是在替他擋刀,擋劍,擋鐵鍋,擋唾沫星子……

那個被修士稱為最強法寶的王八殼傷了又傷,最後被因心魔作祟而黑化的反派樓棄硬生生的打碎了,碎了……

然後小王八也嗝屁了。

再反觀齊不離,因為有她的保護順利飛昇,殺了反派,迎娶女主,抱的美人歸,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神特麼的幸福快樂……

黎漾一邊罵娘一邊拖著笨拙的身子悄咪咪的往地麵上爬。

“謝邀,這冤種擋槍王八愛誰當誰當,爸爸我先走為敬!”

“唰!”

剛爬上地麵,一道凜冽冰寒的劍風朝著她麵門直直劈了過來,地麵被生生劈開。

齊不離縱身一躍,跳到她身前。男子手持玄劍,麵無表情:“想跑?冇門!”

黎漾:“你不要過來啊……”

一緊張,她朝著齊不離打了個嗝。

順便背對樓棄,放了個巨響的屁。

黎漾王八腦袋由綠到紅,兩隻爪爪飛速捂住臉。

咦,咦惹,好害羞……

齊不離:“?”

身後的黑衣男子也冇閒著,在她被抓時,指尖靈力翻動,飛快設了一個縛靈陣,本是打算將她罩住的。

結果到最後一步時,他清晰的聽到屁響,冷淡的臉上出現一絲波動,手跟著顫了一下:“……”

縛靈陣還未成型就砸了過去,瞬間被屁崩炸了。

黎漾感覺到一股強大靈氣從王八殼最中間奔湧而出,在她體內橫衝直撞,打通經脈後直接衝了出去。

“砰”的一聲巨響。

靈氣仿若從下至上轟炸開來,一時間地麵晃動,洞頂的玄石封印脫落,水洞隱隱有著要坍塌的跡象。

齊不離避開兩塊從上麵掉下來的石頭,麵色微變,伸手去抓她。

樓棄同時伸出手。

黎漾被他們拉成一個直王八,罵罵咧咧:“你個老六彆拽我腦袋啊,老孃脖子都被拉長了!”

“還有你,彆薅我尾巴啊啊啊啊”

兩人此時為了收服玄武誰也不讓誰,一個扯著她的腦袋,一個死死薅住她尾巴,就這麼乾巴巴站在原地,被玄石雨砸了個正著。樓棄麵無表情,冷冷威脅:“鬆手!”

他拒絕:“你先鬆!”

“你先……”

黎漾崩潰:“要不我先鬆行不行?”

她真的想哭啊,這兩個老六就不能拽她王八殼嗎?那樣她至少還能縮回去躲一躲,不至於一起跟著挨砸呀。

玄石蘊含靈氣,精鋼不碎,砸起來疼的嘞。

黎漾的王八語兩人並不能聽懂,他們完全不顧她的死活,甚至開始友好商量起來了。

齊不離:“這裡快塌了,你先鬆開,我們一起逃出去再重新比試,贏的人纔可以契約玄武。”

樓棄腦袋被砸了兩下,似乎是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也好!”

下一秒,兩人心照不宣的同時咬破手指,以血為契,朝著黎漾用了主仆契約。

黎漾:“!!!”

說好的先出去呢?怎麼一言不合就同時契約了?

兩道主仆契約幾乎同時蓋在她的王八殼上麵。兩人一龜呈一條直線,靈力從下至上,磅礴泄出。

這本書的修真界還是挺人性化的,當兩人同時契約妖獸,接下來就可以輪到妖獸反選為愛轉身了。

齊不離扯她腦袋:“跟我契約!”

樓棄薅她尾巴:“跟我。”

“……跟個屁”她試圖甩淨腦子裡的水,從原身的記憶和書中介紹中尋找一個可以順利跑路的辦法。

情急之下,還真有了發現。

眼看著身下的陣法漸漸成型,她腦袋一抽,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咬住王八爪爪,也咬出一丟丟血來,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徑直拍在重疊的契約陣法之上,同樣用了契約。

打不過的話,加入他們就對了!

身下金光放大,水洞在一瞬間亮如白晝,契約簽訂完畢。

黎漾被溫和的靈氣籠罩著,彷彿置身仙境,整個王八都舒暢了。

齊不離感覺額頭火熱,靈力彙聚成型,心中竊喜,仰著頭鼻孔朝天式挑釁的笑笑:“真遺憾呢,看來是我契約到了,這隻玄武是我的了。”

齊不離表示開心,修真界天才無數,他麵前的樓棄卻始終被人稱為第一天才。

他築基時,他金丹。

他金丹時,他元嬰。

一個劍修,一個符修,齊不離的戰力更高,卻冇贏過。

他一直追在樓棄的屁股後麵,做夢都想超過他一次,做比他更快的男人。

就是今天,他終於贏了!

是他,先一步契約了小王八。

“是嗎?”樓棄麵無表情的站在他對麵,額頭上同樣有一道印記。

主仆契約在他們三個身上都呈現了。

齊不離愣了愣,喜悅消散,被一顆玄石砸到腦門,吃痛鬆開手:“兩個主人?一隻妖獸可以契約兩個主人的嗎?”

這隻妖獸有了他還契約樓棄?難不成是個花心的小王八?

契約生成需要時間,他們還冇能看到真正內容,不知真正收服玄武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樓棄單手拎著王八尾巴,一道疾速符貼在自己身上:“先出去再說!”

“好”

兩人互視一眼,二話不說的就往外跑,前後腳離開。

剛平穩落地,水洞徹底轟塌,變成一片廢墟。

齊不離急匆匆的詢問:“誰贏了?”

黎漾開心的揮了揮爪:“是我是我!”

這一次王八語進到兩人耳朵裡,很順暢的被翻譯出來。

“???”

兩大男主同時望向她。

下一秒,他們腦袋裡的契約成型,有三行小字映入眼簾。

主仆契約:

主:玄武

仆:樓棄/齊不離。

兩大男主的臉上帶了幾分詭異,雀黑雀黑的。

不是他們契約了王八,而是王八,把他們契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