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梅孟一凡 作品

第745章 大結局下

    

上車前,宋叔看著七爺,笑道:“七爺,你是不是有點什麼東西得交給我。”

七爺故作茫然:“什麼,什麼東西?車費嗎?”

不等宋叔動手,我主動上前,開始搜七爺的身。

“誒,你乾什麼?”

“你這個人真是,怎麼還隨便搜人家身呢,回個村還要過安檢嗎?”

很快,我從七爺身上搜出來三個針孔攝像頭。

他是真能藏啊。

“七爺,這啥,你藏這麼多準備乾啥?”我問他。

他一本正經說道:“我拍點農村的風光,記錄一下生活,不行嗎……”

這老頭兒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顯然更勝於我。

我說:“有手機還不夠您拍呢?”

七爺不耐煩道:“行行行,一點信任感都冇有,太過分了這也,太不相信人了,不拍就不拍,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把三個攝像頭交給宋叔,隨後這才又上車開往望月村。..C

之前我就覺得這望月村很遠,結果果真很遠,本來都已經到山腳下了,竟然又開了將近一個小時,而且還不能直接開到村裡去。

大概在距離村子裡還有五百米的地方,路上有攔路的路樁。

我們的東西有點多,隻能全部搬回村子裡,好在攔路的路樁那個地方,已經來了村子裡的很多村民。

但是我一看這些村民,居然全是老人家,就隻有一個跟我差不多歲數的青年站在最前麵。

下車後,宋叔跟我介紹那位年輕的青年:“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望月村的村長青木,以後你們在村子裡有任何困難,都可以跟他說。”

這位年輕的村長很熱情,連忙跟我們握手:“歡迎大家來望月村居住,隻要來了我們村子,就是我們村子的一份子,以後有什麼困難,儘管跟我開口。”

我感歎道:“村長,您真是太年輕了,看著比我都年輕!”

他哈哈一笑:“客氣,客氣,先彆站著了,大家幫幫忙,一起幫他們把東西搬回村子裡。”

說完,一群老人家要來幫我們抬東西。

我一看他們歲數這麼大,哪敢讓他們幫忙啊,正準備勸阻。

可冇想到這幫老爺子竟然力大如牛,並且還健步如飛,扛著東西就跑了。

這是練家子!

看來這望月村果然不簡單。

難怪宋叔他們不讓七爺帶偷拍的東西進來。

很快我們也進了村,在村長的帶領下,來到了我們居住的房子。

彆看這個村子很偏僻,但這裡的房子卻並不破舊,全是翻新過的,家家戶戶都帶著前後院。

我們居住的房子很大,足夠我和安寧還有七爺住一起了。

宋叔把我們送到家門口後,囑咐了兩句便離開了村子。

我們肯定得忙碌一兩天,要打掃一下家裡的衛生。

此時我正在前院打掃衛生,忽然看見兩個老頭兒站在家門口,好奇地望著我。

“年輕人,你叫啥來著?”

我忙小跑過去,笑嗬嗬道:“我叫陳墨,墨家的墨,兩位老爺子貴姓?”

“免貴姓高。”

“免貴姓公輸。”

我望著姓公輸的那位老頭兒,有些驚訝:“這個複姓可罕見了,您還跟魯班一個姓氏呢。”

他笑了起來:“巧了嘛這不是。”

我忙把他們請進家裡,端了兩張椅子出來:“兩位先坐著,我去打掃一下衛生,等我們把家裡打掃乾淨了,到時候請大家過來吃飯。”

……

望月村。

我就這麼和安寧還有七爺住下了。

這個村子裡的人全都很熱情,我們住得也很習慣。

山村裡麵寧靜祥和的日子,對我來說就跟居住在世外桃源一樣。

這裡冇有突如其來的生死離彆,冇有爾虞我詐,也冇有誰來要我的命。

要不是為秀珠和我以後的孩子上學做打算,我和安寧真想一直住在這裡。

這期間,宋曉天和孟一凡,還有宋叔他們都時不時地來過。

我師父他們也來過。

過年的時候他們也來,尤其是過年,村子裡十分熱鬨。

居住在這裡的這段日子,雖然平靜,雖然每天都冇有太大的變化,但這樣的日子才讓我感覺我活過,我是在生活,而不是在生存。

大概在我和安寧來到望月村第十個月的時候,安寧誕下了一對雙胞胎。

她有雙胞胎的基因,所以她也誕下了雙胞胎。

就在她臨盆的前一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杜雨薇的孩子,而另一個……是李浮光。

然後第二天,我的這對雙胞胎兒子出世了。

我和七爺一人抱一個,我抱的這個,左臂上有一團熟悉的胎記。

而七爺抱的那個……我望著他抱著的那個,不禁感慨起來:“我勒個去……”

這李浮光還真是對我不離不棄啊。

做不了一世雙魂,居然跑來給我當兒子了。

我跟七爺商量了一下,準備在望月村再住一年。

這一年安寧得休養身體,二來我們也捨不得離開。

再過一年,秀珠就得上幼兒園,到時候我們就得下山去。

於是。

我也過上了奶孩子的生活。

我這倆兒子,跟我長得那是極為相似,彆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他們親爹。

這一天晚上,我起床哄孩子。

兩個孩子確實吵鬨了些,一個開始哭鬨後,另一個也會被吵醒。

我好不容易纔將兩個孩子又哄睡著,正準備睡下,忽然聽到前院傳來一陣動靜。

我起身走到窗前,朝前院看了一眼,竟看到有個人從前院翻了出去。

這給我嚇了一跳。

望月村的民風一直很好,大家有時候都夜不閉戶,怎麼會遭賊了呢?

這肯定是外來人進來了。

我急忙披好衣服出門,從前院追了出去。

我一路追著那個賊,追到了村口。

“站住!”

“你再跑,今天得爬著回家!”

我一聲厲斥,將那賊人嗬斥在了原地。

他轉過身來,神情淡定地望著我。

我定睛一看,此人麵帶威嚴,模樣頗有些熟悉。

我仔細一想,頓時大為震驚!

這人,我在師公離世之後見到過,是在夢中。

當時在夢中我夢見了年輕時候的師公和宋老,還有藍道長,夢裡麵他們在等一個年輕人,那個年輕人叫李木。

我此刻見到的這箇中年人,跟李木長得極為相似。

正當我驚訝之際,忽覺身上也有些不對勁。

我低頭一看,發現我正身著圓領紅官袍,腰上還繫了一條犀牛帶,頭上頂著烏紗軟翅帽,不知何時竟換了一副裝扮。

此刻,那個跟李木長得極為相似的中年男人,忽然開口,聲如洪鐘大呂一般傳進我耳朵裡。

“陳墨,蘭江市生人,因天資聰穎,斷事如神。”

“今得酆都法旨特許,白晝法斷凡塵,夜晚魂斷地府,賜其生死薄勾魂筆,主掌陰律司之職,陽世三間從善者,為其增福添壽,行惡者損其壽元,登錄案頭,勾其生魂,奪其靈魄!”

話音剛落,我雙手之間突然多了兩樣東西。

我拿起一看,左手是一本古籍,右手是一支毛筆。

在那本古籍上,寫著‘生死薄’三個大字。

我再抬頭時,李木已經消失了。

但此刻,又有一群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我熱淚盈眶地望著他們,張戎、諸葛明、項乙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