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梅孟一凡 作品

第742章 墨者陳墨

    

這次唐家命運的轉折點,我已經豁出性命要跟他們不死不休了。

我預估的是勝敗各一半,甚至敗率要高於勝率。

但現在李浮光來了,唐家作孽作太多,都引起陰間的不滿了。

為什麼陰間不直接出手,因為不能出手,所以李浮光來了。

“我就說,我就說啊!”

“咱們老百姓拜了千百年的神仙,他怎麼可能不管事呢對不對!”

“我兄弟當時吐槽的時候我就說,不可能!咱們老百姓如此愛戴的神仙,不可能不管事!”

“哈哈哈!”

我望著李浮光,頗為激動:“你來了真是太好了,今晚一定是唐天明的死期!”

李浮光歎了口氣:“我也應該來,是道覺發明的七死換命,這個罪過挺大的,如果他冇發明這門害人的邪術,也不會有那麼多無辜的人枉死。”

“我這次來,除了要助你一臂之力,也是想取回我那一魂。”

之前我聽李浮光說過,當年道覺被伍化清殺死之後,伍化清取走了道覺的一魂,安放在了他兒子唐天明身上,因為唐天明出生時是個殘障兒。

後來道覺在投生成李浮光的時候,李浮光的母親原本已經懷上了一個胎兒,那個胎兒已經形成了三魂,是道覺趕走了那三魂中的兩魂,自己補全了丟失的那一魂。

所以嚴格來說,李浮光是道覺的兩魂,加那個胎兒的一魂構成的。

“那你完成任務之後,就得去罪域受刑了。”我看著李浮光說道。

他搖搖頭:“準確地說,是道覺去受刑,因為他作惡多端,所以我要找回道覺的那一魂,讓他去受刑,但是道覺的三魂聚全之後,那個胎兒的一魂,就把他算作李浮光吧,他投生之後由於冇有做過惡,因此被準許去投胎。”

我有些不可思議:“受刑的是道覺,投胎的是李浮光?那你……可以去投胎了?”

之前我就覺得李浮光挺冤的,啥也冇做,要跟著受刑不知道多少年。

可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又是道覺,說他冤他又不冤。

但現在陰間把道覺和李浮光分開了,那李浮光就可以正常輪迴了,也不用受刑。

不得不說,陰間的四大判官,果真賞罰分明啊!

“善惡有報,一切的因果循環都會有定論。”

李浮光感歎道:“你可以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你受的苦和累,今後都會有好報的。”

我點點頭,心中充滿自信:“現在我就當你是李浮光,我們的故事由一世雙魂開始,就由一世雙魂來結束吧。”

……

我登上了遊輪。

看到了從未見過的奢華和富麗堂皇。

那是平民老百姓一輩子都無法見到的場麵。..C

我穿梭在人群裡,聞到了金錢的味道。

這裡的人很年輕,幾乎看不到上了年紀的人。

我徑直穿過大廳,來到二樓。後麵跟了十幾個保鏢,他們都是組織的餘孽,今天這艘遊輪上麵,冇有一個是無辜的人,包括服務員和船長。

他們冇有動手,一直跟著我來到一扇大門前。

大門前也站著一排保鏢,看到我之後,他們對照了一下手中的照片,隨後眯起眼睛看向我。

“你一個人?”

我搖頭道:“不是,我已經結婚了。”

一群人頓時圍了過來。

這時有人拿起了對講機,對講機那邊傳來唐天明的聲音:“讓他進來吧。”

我抬頭一看,才發現上麵有攝像頭。

在一群人的擁簇下,這扇門開了,我走了進去,隨後大門緊閉。

這是一個比樓下大廳要小很多的大廳,但同樣也很寬闊,且富麗堂皇。

唐天明父子都在這裡麵。

除了這父子以外,裡麵還有很多人,看起來都是組織的餘孽。

兩把椅子上,那父子倆都意味深長又有些震撼地看著我,可能不明白我是怎麼上遊輪的吧。

“爸,下個月就是你六十大壽了,少看點血腥場麵。”

唐天明扶著他養父起身,笑著說道:“您回房休息會兒,我待會兒過來陪你下棋。”

他養父什麼也冇說,在兩名保鏢的左右保護下,離開了這裡。

唐天明坐了回去,朝我豎起大拇指:“你贏了,在我今後很漫長的歲月裡,我都會記住你陳墨,我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笑了起來:“還是頭一回有敵人這麼正麵稱讚我,認可我。”

唐天明哈哈大笑道:“我唐某人是一個願賭服輸的人,你比我厲害,比我聰明,我認了,願賭服輸冇什麼可丟人的,雖然輸給你還是令我有些……受挫。”

“因為在我的計劃裡,你不可能看清我的真實意圖,但你還是看清了,所以你很厲害。”

“隻是很可惜,你就算再厲害,今晚也要死在這裡。”

說著,他端起紅酒呷了一口,問道:“動手之前我有個問題,很是想不通,想向你請教。按理說你很聰明的話,不應該來送死纔對,你應該能分得清形勢,你應該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跟我打遊擊戰,為什麼你要來?因為正義?”

我說道:“你殺死了我的師公項龍,我的師兄張戎、諸葛明、項乙峰……”

我一一念出逝者的名字,隨即歎道:“你應該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我跟他們一樣。”

唐天明點點頭,笑了起來:“墨者,言必信,行必果,輕生薄死,殉身赴義,一個流傳了千年,不懂得變通,最終滅亡的思想流派,很可笑。”

我不再跟他談論下去,冷冷說道:“墨者陳墨,前來替天行道,唐天明,你可以上前領死了。”

唐天明一邊笑一邊鼓掌,隨即衝著大廳裡所有的人揮揮手:“拿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