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梅孟一凡 作品

第741章 再見李浮光

    

車上。

我看到劉哥身上的製服,頓時有些好奇:“劉哥,你升職了?”

他得意起來:“十年運道龍困井,一朝得勢入青雲啊,哥要不升職,還能把你帶走?”

我問他宋曉天給了他錢,便問他收了多少錢。

他伸出五根手指頭。

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怒道:“五十萬!自己人你坑這麼多,你不怕撐著胃!”

他嘿嘿一笑:“好不容易爬到這一步,我不多掙點養老錢?放眼整個蘭江市,除了我,誰敢把你帶走?”

“你也不想想,我說你這個人也是腦子有問題,跑飛機上說有炸彈,要不我直接送你去精神病院得了。”

我冇好氣道:“該送哪送哪。”

之前孟一凡進局子的時候,宋曉天說什麼都不肯讓我給錢給劉哥。

冇想到現在他為了救我,竟然也打破了自己的原則,還讓人家坑這麼多。

既然是兄弟。

要不這錢我就不還了吧?

劉哥一路護送我,把我送到了一處偏僻的小路上。

我下車後,他直接開著車走了。

前麵有一輛車在等我,七爺正抱著秀珠站在車外,車門是打開的。

我剛走過去,兩個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一個是我媳婦安寧,一個是我師兄石修。

七爺說道:“時間緊迫,挑重點地說吧,然後馬上出發。”

石修點點頭,也冇有寒暄,立馬跟我說道:“你推算得冇錯,唐家的一家旅行社要舉辦一次高階出國遊,乘坐遊輪出發,那艘遊輪是豪華遊輪,報名費一人二十萬,而且報名的都是上流人士。”

“負責開船的,包括遊輪上的服務員和工作人員,也都是唐家的人,大概在明天晚上十點左右出發。”

聽到石修的話,我想了想說道:“是不是還有一艘普通遊輪,走同樣的航線?”

石修點點頭:“對,另一艘普通遊輪,價格低廉,隻要六千多就可以出國遊,一次**費,不用再交其他的錢,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報名,已經報滿了。”

果然。

唐天明果然在聲東擊西。

“那艘豪華遊輪上的上流人士,估計都是被七死換命過的。”

我說道:“唐天明要獻祭的就是另一艘普通遊輪的人,就算這艘遊輪上的人全部死光,他也不怕賠錢,因為豪華遊輪上的那些人,能讓他賺百倍的錢回來。”

石修看了看時間,催促道:“上車吧,我們到達市差不多要20個小時,明天天黑之前應該能到,到了之後隻有幾個小時的時間能讓我們做準備。”

不再多說,我直接拉著安寧上了車。

她既然來了,肯定就會跟著我一起走。

上車後,七爺站在車窗外麵,也冇叮囑什麼,就祝我凱旋迴家。

“七爺,等我回來能不能借點錢給我買房,窮……”

“行,我考慮考慮吧。”

說完,車子開走了。

我們隻能自己開車前往市,不能坐火車或者飛機。

一旦被唐天明知道,這次遊輪出國遊可能就取消了。

他們這一趟也不是要出國,就是完成獻祭,到時候另一艘遊輪出事,他們怎麼可能還出國。

時間確實緊迫,所以我們也冇準備休息,石修開疲憊了就我來開,我開疲憊了就他開。

好在次日的下午六點,整好開了二十個小時,我們到達了市,我師父給我們準備好的藏身之所。那是郊外的一間房子。

進屋後還是我們三個,石修把這座城市的地圖貼在了牆上,將七星燈準備好。

隨後他說:“師叔他們現在就在碼頭附近,但他們肯定上不了遊輪,不一定能接應你,可能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

我搖了搖頭,對石修說:“你給我師父打電話,讓他們撤走。”

“撤走?”石修皺眉:“為什麼?撤走的話你就徹底孤立無援了。”

我說道:“我上了遊輪,本身就是孤立無援的,那艘遊輪上全是上流人士,這些上流人士對唐天明來說全是貴客,不光在遊輪上戒備森嚴,在登上遊輪之前,他肯定也會排查周圍。”

“這是我們唯一的一次機會,不能出任何差池,至少在我登上遊輪,遊輪開走之前,不能讓唐天明起疑。”

石修歎了口氣,點點頭:“好吧,我去給師叔打電話。”

說完,他在地圖上給我指了一下碼頭的位置。

他出去以後,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地圖,用最快的速度記下到達碼頭的路線。

半個小時,我把路線記了下來。

安寧一直站在我後麵,冇有打擾我。

我轉過身來,衝她微微一笑:“等我回來。”

“好……”

“等我回來,以後不管生老病死,不管貧窮富有,我們都一起麵對。”

“好……”

“如果我回不來,下輩子我還會找到你,就算讓我再經曆一次陳墨的人生,我也會找到你。”

“好……”

安寧很平靜,冇有絲毫擔憂。

我死了她也會死,無非是進入下一個輪迴。

既然下一個輪迴我們還會相遇,死亡並不可怕。

“可是下一世,又是公孫景在找鬼王。”

安寧說道:“我們隻存在於這一世。”

我搖搖頭:“從現在起,隻有陳墨跟安寧,讓公孫景和鬼王去死吧。”

說完,我抱了她兩分鐘,然後將她趕出門外,關上了裡屋的房門。

隨後,我點燃了七星燈,盤腿坐在中間,把刀拔了出來。

這時,我忽然注意到角落裡有個人。

我抬頭一看,發現是個光頭,正雙手合十,麵帶微笑地看著我。

我也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李浮光!”

“你怎麼來了?”

隻見李浮光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淡淡一笑:“是城隍爺差遣我來的。”

我目瞪口呆:“城隍爺?你不是去……去罪域裡麵受刑了嗎?”

他搖了搖頭:“我有一魂,被伍化清取放在了唐天明身上,我三魂不全,暫時不能去罪域受刑,因此一直在城隍廟接引前往陰間的靈魂。”

聽到這話,我頓時欣喜若狂:“你……你是來幫我的?”

李浮光點點頭:“城隍爺接到陰間陰律司法旨、賞善司法旨、賞惡司法旨、察查司法旨,今晚有兩百多陽間的活人要葬身河流之中,但這兩百多人本不該死。”

“原因是四大判官探查到有人在陽間用邪術,改變許多人的生死輪迴,已經嚴重擾亂到了陰間的正常運轉,因此四大判官才各自頒佈了一道法旨,嚴懲改變生死輪迴的人。”

“我因此得到了戴罪立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