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3. 第一章 佛係少年東野強
黑色的單車 作品

第一章 佛係少年東野強

    

WWW.cmxsw

“我一定拿下亂步賞!”

琉球沖繩島上的那霸市,一個男人,戴個遮陽帽,對著大海,雙手攏在嘴邊,大聲的呼喊。bqgzw.com網

他看上去快三十歲了,這個舉動不可否認很幼稚。

自然,引來旁人異樣的目光。

但他並不理會。

亂步賞,是rb的一個小說獎項。

那麼,他應該就是一個小說家。

事實上,今年的亂步賞,他已經走到了最後的一步,可惜最終飲恨。

這一次來南國遊玩,也不怕彆人笑話。

他想躲一下新婚妻子。

那個女人太可怕了。

看到大海,小說家忍不住對這壯闊碧藍髮誓。

吼出來,舒服多了。

嗚嗷……

風有些大,遮陽帽差一點就被吹飛。

“不愧是南國呀,回酒店吧,明天再開始環島旅行。”小說家微笑著自言自語。

一隻手摁住帽子,另一隻手打出租。

那霸隻是個小城市,車子不多。

一時打不到。

小說家並不著急,他閉上雙眼,貪婪的吸著帶鹹味兒海風。

這風跟東京的不一樣,等一下,好像有車來了。

他再度睜開雙眼,發現有人先一步拉開了車門。

“喂!等等!這是我叫的車。”

“哎呀!你跟我爭什麼!我老婆快要生了!”

“啊?”

“快點讓開,要是我老婆孩子有什麼事,看我不揍你!”

“你,你這人……”

出租車被彆人捷足先登。

小說家看到對方是一對夫婦,那女子確實大著個肚子,滿頭大汗。

算了,算了。

一時打不到出租,風卻越來越強。

“莫非有颱風?11月了,不應該呀。”小說家自言自語,就冇有注意頭上。

一塊廣告牌,金屬的架子被鹹濕的海風腐蝕的不成樣子。

突然,風又強了一些,咯吱一聲。

“那尼?!”

驚呼伴隨著遮陽帽飛上了半空,越飄越高。

這一天,1984年11月7號。

……

……

2000年,4月1號。

近十六年過去,那霸市並無多大的變化。

高井商業街。

作為島上最繁華的一條街,這裡有一家街機廳,上麵寫著sega幾個英文字母。

兩個穿著中學校服的男生,拿著書包,走到門前。

南國的校服都是襯衫加長褲,區分隻有繡的字,他們兩個人胸口上都是繡著‘大裡中學’。

那霸市的東邊,有個大裡村,應該是那裡的。

校名的下麵,一個東野,一個平野。

兩人很好區分,東野大概有170公分,平野矮了不少。

“那個,你是要打破自己的十五連勝記錄?”

“嗯。我做到了,你請我喝的。”

“好!”

兩個男生,說完就走進了街機廳,東野找了一台kof97坐下。

冇多久。

sega的牌子下,慢慢的聚集了不少的人。

他們有的直接走進去,來到東野的邊上,投幣。

有的則是往裡麵觀望。

更多的,交頭接耳。

“出現了!斯國一連技!”

“斯國一!八神!”

“哈!機會來了!一換二!八神庵與陳可韓都被乾掉了!”

“蠢材!一直冇有出必殺!最後的大門有三個氣!”

“什麼?竟然被大門一個人翻盤了!”

“出現了!傳說中,就算是神明也摔給你看的大門!”

街機廳裡的戰況非常激烈。

外麵眾人,討論也很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東野身邊冇有人再坐下投幣了。

呀哈!

平野歡呼著從街機廳裡直衝出,他還來了一個漂亮的滑步刹車。

“噔噔噔!”用嘴做了個bg,然後襬出一副恭迎的架勢。

所有圍觀者都自動讓出一條路來。

彷彿在等候君王的駕臨。

東野,拿著書包從裡麵走出來,臉上掛著淡然的微笑,見狀,無奈的搖搖頭。

平野則是一臉興奮的,如讚頌一般,“讓我來為大家介紹,剛剛擊敗了沖繩島上所有的格鬥高手,創造二十一連勝記錄,大裡村中學的最強學生·佛係少年·kof97之王。

東,野,最,強!”

這最後一句,頗有氣勢。

所有人好一陣目瞪口呆,認定了眼前這個傢夥是個白癡。

東野則是走過去,對著平野的頭輕捶了一拳,然後將平野拉走,“好了好了,彆忘了你要請我喝的。”

“ok!”平野臉上全是笑容,就好像剛剛的二十一連勝,是平野他拿下的。

直到兩人走遠,圍觀的人才似乎猛然醒來。網

“斯國一!”

“二十一連勝!果然是大裡中的東野最強!”

“不愧是我們沖繩島上的kof第一!簡直是無敵的戰士!”

“東野最強!斯國一!”

斯國一,這句日語用漢子寫出來,就是‘強’,意思也差不多,‘強,好厲害’,大多當感歎的語助詞用,但要是說的狠一點兒,也有‘可怕’之意。

那麼,東野最強,到底是好厲害還是可怕呢?

……

清風徐來,碧海藍天。

幾隻海鷗,發出吖吖的聲音。

東野最強,扶著欄杆,將這些景色儘收眼底。

他麵色平和,帥氣非常。

春光下,海風裡,讓人無法鄙視。

也許隻有那些個格鬥遊戲的玩家纔會覺得他可怕吧。

此時,平野已經買好了飲料。

“斯國一,黑咖可以嗎?”

“ok。”

黑咖,遞了上去。

“哈哈……二十一連勝呀!斯國一,你怎麼一點兒都不高興?”

東野接過來,拉開拉環,灌了一口,“阿淳,你怎麼看出我不高興?”

平野,名字叫淳,他指著東野的臉說道“你臉上佛係的表情都掩蓋不住。”

“哈……”東野隻好給出微笑,“其實冇什麼難的,我不是告訴過你kof97的竅門嗎?”

平野淳一聽,彷彿背書一樣的說道“是是。你說過的,這個遊戲,最強的人物就是四個,八神,陳可韓,大門,神樂,隻要把這四個人物練好,那麼就可以排出兩套最強陣容,八豬門,八豬鶴……但,我就是練不好。”

東野看著平野臉上絕望的樣子,他內心實在是忍不住吐槽。

‘我一個穿越者,kof97的訣竅都跟你分享了,這都不行,隻能說你的遊戲天賦都扔到馬裡亞納海溝了。’

東野最強,本來叫做劉強,中國人。

穿越這種小事兒,在他看來不值一提。

記得2019年11月7號,那一天,身為撲街寫手兼死肥宅的他出去散步,腦子裡全是劇情,冇注意腳下,踩到了一塊西瓜皮,摔了。可能過於圓潤,滾到了機動車道上,被一輛大車撞了。

再一醒來,發現自己身處那霸的醫院裡,有一男一女巴巴的看著他。

上輩子他是個孤兒,這輩子有了爸媽。

不多久,又有好訊息。

國籍雖是rb,但,按照東野家的當代家主,東野雜貨鋪的三代目,東野鋼所說。

我們東野家祖上是躲避戰亂而來的。

東野是華夏古姓。

你是中國人。

至於,好友平野經常稱呼自己為‘斯國一’。

東野最強並不在意,因為這麼叫也冇錯。

‘最強’是他的rb名字,他的中國名字,就叫做東野強。

這是東野鋼起的。

強,作為中國人的名字,就很好。

但在rb,單一個強字,讀出來是‘斯國一’,被使用的太頻繁了。

所以,rb名,就叫做‘最強’,發音是‘saikyo’。

東野最強,就是duonuosaikyo(多諾塞q)。

而平野,他更喜歡稱呼好友為‘斯國一’。

兩個人從幼稚園開始就是同學,平野淳見證了自己好友的‘斯國一’。

學習成績,第一!

體育,第一!

就連kof97這種格鬥遊戲,也是第一!

平野淳是崇拜的,能做東野強的跟屁蟲,這是一種榮譽。

不過,自從上了中學,東野強就變了。

雖然他依舊第一,可他卻對這些,彷彿混不在意。

臉上總是出現那種好似老僧般的神態。

平野看在眼中,不免有些擔心。

東野強的解釋就很簡單。

“我隻是佛繫了。”

佛係這個詞,平野聽了覺得很有趣,於是便記住。

此時,平野見好友不說話,他想到了一件事。

做了個記者采訪的樣子,“最強先生,你是不是還在想著大河老師的問題呀?”

這一問,讓東野強楞了一下。

平野所說的大河老師,是他們的班主任。

rb是九年義務製教育,中學就是我們中國的初中。

東野跟平野今年初三。

可能就因為這是最後一年了。

今天開學,大河老師問了一個問題。

“同學們,你們的夢想是什麼?”

同學們都回答的很好,教室裡歡聲笑語。

比如平野。

“我的夢想,要成為nba球員!”

大家鼓掌。

可輪到東野強,他是這樣回答的。

“我冇有夢想。”

這個回答,讓整個教室都安靜了。

東野強,大裡中最強的學生。

這樣的人,竟然說自己冇有夢想,如何不讓人詫異?

但東野強冇有做什麼解釋。

平野覺得,很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好友纔到那霸來,打機散心。

他收回了自己的‘話筒’,說道“冇有夢想也冇什麼的,你是東野最強,最強的學生,你絕對ok的,對了,這冇有夢想,好像也很合佛係。”

平野這最後的話說的冇錯。

隻是他並不知道,佛係這個外殼,本身就是東野強為了這句‘冇有夢想’特意打造出來的。

東野強不想解釋太多,他知道自己的好友是不會懂的,他再度微笑,喝光了黑咖,把玩罐子,看著平野。

“阿淳,你的夢想,真是進入nba?”

平野,若說遊戲天賦在馬裡亞納海溝,那籃球天賦應該就在太陽係以外。

東野強希望好友可以實際一些。

但。

平野用力的點點頭,鄭重的道“saikyo,《灌籃高手》漫畫看過冇有?哇啊,好棒呀!你知道嗎?裡麵有個傢夥就是高中一下子長很高,我覺得我也有可能跟他一樣。我計劃好了,我要先一步取得全國大賽的冠軍,然後……”

東野強很想吐槽一句,村通網。

但又覺得好笑,因為大裡村除了漁網就冇有彆的網。

平野根本不知好友所想,他好像還怕東野覺得自己不堅定。

“看我的胯下運球,怎麼樣?哈……”

說了就做,冇球也行。

隻見,無球運球,邊走邊運,腳下虛浮,上身亂晃。

嘎嘣一聲,黑咖的罐子被東野強捏扁了。

東野強在忍,他怕說出那句。

‘你打球還不如xxx’。

都已經十幾年過去了,這證明瞭東野強的記憶力相當不錯。

平野應該是不懂這個梗的,但,東野強是真的不想用言語打擊好友的夢想。

於是,憋得相當難受。

閉上眼睛,不忍直視。

他明白,平野是好心開導他。

甚至,這眼下的無球運球,也可能是為了逗他開心。

想到這裡,東野強又睜開了眼睛,他想幫助好友,樹立一個稍微符合實際的夢想。

平野卻停下了。

東野強覺得有些奇怪,便問道“怎麼了?”

但平野冇有迴應,他好像發現了什麼。

“saikyo,你快來!”

“怎麼了?”

“這上麵寫著,你死了!”

那尼?

http://m.cmxs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