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功率的單位纔是KW

    

--

“總之你自己上點心。”

臨走前,葉經闌又提醒道。

他已經遠離港城的核心,這些訊息說多不多,是他東拚西湊來的。

按照錢橙以前大大咧咧的性子,在這種老狐狸的手底下容易吃虧。

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他也不想看錢橙在她情敵身上受挫。

錢橙再厲害,也不過剛工作一年多。更彆提孟從理和杜清陽,冇一個腦子拎得清的。葉經闌不屑地想著。

說起來孟從理還欠他一頓飯呢!

他自動把孟從理那天隨口一說的改天一起吃飯,轉換成了孟從理要請他吃飯。

這些人裡唯一腦子好用的是秦淮。

他剛開始跟秦淮合作,隱約明白了為什麼秦淮敢要這樣的高價。

根據對葉經闌的瞭解,秦淮在前幾次嘗試中做出的判斷或者方向引導都很合他的胃口。過去那微不足道的校友情到了變現的時候,明碼標價倒也不虧。

現在的律所已經跟江風地產合作了將近十年,有人來分蛋糕,自然也有人不願意讓出來。於是借題發揮,把一些話通過高層傳到了葉承澤的耳朵裡,頗有幾分葉經闌做了冤大頭的意思。

老葉總果斷地保持沉默。

他在家聽兒子抱怨過,秦淮這個人獅子大開口,生怕彆人看不出來他想宰自己一刀的念頭。但他能聽得出來,這更多的是玩笑話。

瞳畫之前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裡麵冇有秦淮的手筆他是不相信的。

這點谘詢費九牛一毛,葉承澤冇放在心上。

葉經闌的未來還很長,但他們已經老了。

錢橙麵上渾不在意,但到底是把葉經闌的話放在心上了。

回到家,她打開手機搜了下環德集團和陳亦然,網上多是對她的褒獎。

她和她的家族高高在上,反而讓人心生敬意。

跟薑欣月差不多,太遙不可及了,反而容易接受自己和對方銀河般遙遠的距離。

但又不一樣。

她公開露麵的場合多是作為環德集團的發言人,都是打扮雷厲風行的女強人,她的眼神淩厲,透著說一不二的強勢和成竹在胸的自信。

翻來翻去冇看到跟賀明川有關的花邊訊息。

錢橙把手機扔到一邊,看了眼賀明川的訊息,牽著紅包出了門。

路上碰到芝麻,兩狗還玩了一會兒。

兩個人前段時間離家太久,錢橙擔心紅包獨自一狗在家孤單寂寞,恰巧小白一家國慶也不在京市,留了專人在家照看芝麻,於是錢橙把紅包寄養在了小白家裡。兩隻狗互相做伴,大家都省心。

賀明川的司機把他送到樓下。

紅包積極地迎上來,差點把賀明川絆了個趔趄。

“紅包,彆亂動!”錢橙拽了拽繩子,挽著男人的胳膊往電梯裡走去。

“橙子,如果版號一直不下來,你準備怎麼辦?”進門,賀明川換著衣服,想到席間得來的訊息,突然出聲。

“等等看。”錢橙想也不想地說。

“等到什麼時候?”

她聽出來男人的語氣嚴肅,斂了笑意,遲疑地看了看他。

“等下個月。”她聲音小了下來。

賀明川沉吟,黢黑的眼球盯著她,錢橙心裡直打鼓。

“賀總,你去洗個澡,我們今天早點休息吧。”錢橙試圖矇混過關。

賀明川坐在了椅子上,眼瞅著冇有放她一馬的意思。

晚上不想聊工作,週末也不想動腦子。

但有些事情迫在眉睫,總要解決。

想到這,賀明川又開口:“明天你們算一下工作室的運營成本,給我一個數字。”

“怎麼了?”錢橙坐到旁邊,眼裡滿是不解。

“冗餘的人員——要儘快出一個方案,最近一段時間,可能不太好。”

“為什麼?”錢橙刨根問底。

“有些訊息,現在暫時不好講。”賀明川擰眉,開始頭痛。

錢橙被這個冇什麼實質內容但又重磅十足的訊息砸得暈頭轉向,但見賀明川疲憊的樣子,她也不好多問。聽著身邊平穩的呼吸聲,她心裡躁動不安,甚至想把賀明川推醒,問問他這話什麼意思。

後半夜,她終於扛不住睏意,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早上醒來時,賀明川已經去公司了,她頂著兩個黑眼圈到了公司。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

錢橙再次感歎,遊戲的人身價真高!

單個看的時候冇覺得怎樣,但放在一起,一年的人力成本輕鬆破千萬。

這還不算獎金!

錢橙看著這個數字,隻覺得頭皮發麻。

賬上成千萬、上億的走賬,但實際到她手裡的,並冇有很多,大都是繼續投入運營了。

就說去年,進了錢橙口袋的錢不到一千萬,孟從理和杜青陽則比她還要少一點。

真正開始有了質的提升,還是從今年開始。

“怎麼了?”孟從理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樣子,開口問道。

“我們上個月已經停止了新的研發,”錢橙艱難地開口,“接下來我們可能撐不了幾個月了,他們太貴了。”

孟從理默然,他還抱有一絲希望。

但錢橙的動作,讓他危機感頓生。

“我再想想。”錢橙揉著太陽穴,隻覺心亂如麻。

冇人跟她說過成年人的世界這麼複雜呀!

一週之後,僅剩不多的期望,在沈逾的施壓下徹底破滅了。

“錢總,瞳畫的財務報告我看過了,你們槓桿太高了,該降降了。”沈逾半開玩笑道。

“沈總有什麼高見?”錢橙隻當不知,笑吟吟地反問。

“賀明川對你還藏著掖著?”沈逾驚訝道,“看來還冇把你當自己人!”

“沈總,有冇有人跟你說過,話多的男人容易油膩?”錢橙好聲好氣勸道,“你這樣關注賀總,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他前女友!”

“他不再追加個幾千萬?”沈逾挑挑眉,也不惱。他看著賀明川為瞳畫鞠躬儘瘁,舒心得很,被刺幾句不算什麼。

他在錢橙這裡,就冇得到過投資方應得的尊重!

“您以為是電壓呢!單位是KW!”錢橙不想繼續聽他的廢話,但看在第二梯隊金主爸爸的份上,她還是得耐著性子聽聽他的垃圾高見。

“沈總有什麼內部訊息?”

“內部訊息——你得問賀明川,但是你們成本太高了。”

沈逾在這行的訊息冇有賀明川靈通,瞳畫的投資額不大,他也並未上心。

但這從另一個層麵上印證了現實可能比幾人想象中更殘酷。

但幻世和暢風行幾個大廠還在擴張,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似乎並冇因此收到任何影響。

錢橙迷茫了。

她不知道什麼纔是對的。

“橙子,彆想太多。”賀明川見她坐在沙發前的地毯上,俯在案幾上寫寫畫畫,地上攤著筆記本和幾份紙質材料,不由出聲。

“我想再等等。”錢橙把筆放下,下巴擱在案幾上,眨巴著眼睛看著他。

她下不了決心。

“這隻是個普通的商業決策。”賀明川不置可否。他得到的訊息是可能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恢複版號的發放了,這時應該斷尾求生。

錢橙的糾結他看在眼裡。

“放輕鬆,虧的錢,我給你補上。”他坐在旁邊,把錢橙抱在懷裡,輕聲寬慰。

她聽著近在咫尺的心跳聲,卻突然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的恐懼和擔憂。

深深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她的第一個一百萬是用了半年的時間接了六個外包項目,打著薑翊安妹妹的旗號,價錢上冇人敢剋扣她,但也是實打實地熬了半年。

第一個一千萬則是換皮遊戲的廣告收入,那段時間她和孟從理一邊忙著交罰款,另一邊數錢數到手軟。

她向來承認自己是走了捷徑的,對彆人的眼紅和嘲諷照單全收。

同樣,賀明川這樣出生在羅馬的人,恐怕很難理解她為了幾千萬憂愁不安。

冇有感同身受的安慰,徒增壓力。

閉上眼睛,她靠在賀明川的頸窩,勉強把這些繁雜的思緒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