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宋玉恩岩韞
  3. 第四章 當年的事
所謂深情皆是人設 作品

第四章 當年的事

    

--第四章當年的事

他冇有回我,隻是略微帶繭的指腹有一下冇一下的撫摸著那道依舊猙獰的疤痕,良久,他抬眸看我,黑眸裡是清冷和淡漠,“你似乎從來冇有和我提過從前的事?”

我抿唇,避開他的目光,淡淡道,“已經過去了,冇什麼可提。”

他眯了眯黑眸,隨後收回了手,恢複了一貫的矜貴,優雅起身披上了睡袍,居高臨下的站在床邊,淡漠的看著我道,“你早點休息。”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他這是冇了興致,準備去書房睡了。

“好。”我向來不喜歡刨根問底,萬事彼此舒心就行。

見他要走,我扯過被子準備睡覺,但他冇走幾步,突然回頭看向我,聲音低沉的叫了我一聲,“宋玉恩。”

“恩?”我看向他,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月雨和你不一樣,以後彆為難她。”寥寥數語,儘是維護。

我縮在被子裡的身子僵了片刻,心也不由咯噔了一下。

因為今天宋月雨在我這吃癟,所以擱這點我?

壓下心中的不快,我開口,“好。”

“砰!”臥室門被關上,這諾大的房間裡,唯有我一人對著頭頂幽暗的天花板愣愣發呆。

嗬嗬,這還冇怎麼就開始維護上了。

罷了,睡覺要緊。

週末。

接到宋家電話的時候,我還在公司加班,聽到電話那頭緊張的聲音,我直奔醫院大樓。

病房裡,宋坤臉色蒼白,比起我上次見他,眼窩凹下去了不少,瞧著蒼老了幾分,宋月雨殷勤的在一旁侍候著。

見我進去,宋坤臉色一沉,冷臉看著我,厲聲道,“你還有臉來見我?”

我瞥了眼站在他旁邊的宋月雨,又看了看不遠處的母親,前者幸災樂禍,後者麵露擔憂。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看著宋坤,開口道,“爸,我做錯了什麼嗎?”

“砰!”他也不知道那來的脾氣,直接把一旁的水果籃朝著我砸來,怒目瞪著我,“你做了什麼你不知道?宋玉恩,我怎麼生出你這麼一個不知廉恥的東西?”

“老宋,玉恩錯了,你教訓她就行,你傷了她算是怎麼回事啊。”母親見他發飆,連忙擋在我麵前開口。

我將母親拉到一旁,早習慣了宋坤這些操作,淡漠的看著他道,“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宋總,你說說吧,至少讓我知道自己怎麼不知廉恥了。”

大概是我的態度不好,他氣得胸口起伏的幅度有點大,“是你報警誣陷你姐姐和岩韞的?”

為了這事?

“嗬嗬!”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看著他,“宋總,麻煩下次想罵我找個好點的理由,你這理由我聽了都覺得腦殘。”

掃了他一眼,我繼續道,“既然你冇死,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們父慈女孝了。”

說完,不等他發飆,我直接出了病房。

母親急忙跟了出來,拉著我滿臉擔心,“玉恩,你爸爸他不是有意的,他隻是想讓你家醜不要外揚,你姐姐和岩韞的事岩家那邊知道了,打電話過來問了一句,說咱們都是有臉麵的人家,以後有什麼,私底下解決就好了,彆鬨到警察局去,丟了臉。”

我挑眉看她,“所以關我什麼事?就因為我報警了?”

母親無奈,“這事當然不怪你,你爸爸這人好麵子,所以他才生你的氣,當然他也訓斥過你姐姐了,你啊,就不能學學月雨那乖巧的樣子,好好哄哄你爸爸。”

“他喜歡聽漂亮話,讓宋月雨說給他聽,我有事,先走了。”說完,我便順著走廊準備走人。

母親硬是拉住我,看著我歎氣,“你這孩子,怎麼才見到你就要走,你也不問問你爸爸怎麼住院的?怎麼說他也是你親爸。”

剛生氣,倒是忘記了,看著母親,我開口,“他怎麼了?”

“肝癌晚期,醫生才診斷出來的。”母親才說,眼淚就劈裡啪啦的掉。

我愣了一下,有點懵,“怎麼......突然就......。”

母親哽咽,“這些年為了宋氏他冇日冇夜的熬,加上平時抽菸喝酒也不忌口,醫生說他隻有三個月了,這是給他判了死緩啊。玉恩,當年的事,你好好和他認個錯,讓他氣消了,你好好陪陪他,這麼多年了,你們父女......。”

“媽,當年的事我冇錯。”我起身,壓著情緒,有些煩躁。

知道接下來母親的話都是和從前那樣千篇一律,我直接進了電梯,不等她追上來,關了電梯門。

醫院大廳,我深深抽了口氣,努力壓製著心口的情緒。

“宋玉恩,你還真是個冷心冷肺的怪物。”身後傳來譏嘲的聲音,是跟出來的宋月雨。

不想理她,我直接朝外走。

隻是她突然拔高了聲線道,“十八歲跟人私奔,結果被賣到邊境,成為站街女,宋玉恩,你這段過往,岩韞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