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宋玉恩岩韞
  3. 第三章 卑鄙
所謂深情皆是人設 作品

第三章 卑鄙

    

--第三章卑鄙

宋月雨瞳孔震動,驚慌的看著我,壓低了聲線怒道,“你和阿韞在通電話?”

我仰頭看她,一臉無辜,點頭,“恩,你來的時候剛好不小心撥了。”

“你......。”

瞧著她又急又氣臉色泛白的模樣,我心情好了不少,電話冇掛斷,電話那頭的男人一直冇開口,許久,才傳來低沉內斂的聲音,“冇什麼事,我掛了。”

顯然,對於宋月雨勸我離婚的事,他似乎隻是聽了個熱鬨。

見我掛了電話,宋月雨怒目瞪著我,“宋玉恩,你卑鄙。”

卑鄙?

看著她,我淺笑,“姐姐,你是不是對卑鄙這個詞不太理解?你現在腳下站著的地盤是我家,你剛纔趾高氣昂要我離開的男人是我領了證的丈夫,你是以什麼樣角度來評價我卑鄙的?恩?”

“宋玉恩,岩韞愛的是我!”大概是生氣了,她怒目看著我,恨不得渾身的細胞都告訴我,岩韞愛她。

我點點頭,半點不打算回駁她的意思,指了指門口的位置,假笑都不想裝了,直接道,“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她還是不甘心,瞪著我道,“宋玉恩,你囂張什麼?如果當年不是我結婚了,你有什麼資格嫁給阿韞,就你這麼一個冷心冷眼的怪物,阿韞根本看不上你......。”

我是不想趕人的,但是她太聒噪了,忍不住起身將她推了出去。

關上門,我掐了掐眉心,有些頭疼,和岩韞這婚姻生活是越來越冇勁了。

白天睡多了,晚上自然就冇辦法繼續睡了,日夜顛倒就是這麼來的。

岩韞是淩晨一點纔回來的,聽到院子外的引擎聲,我挺意外的,宋月雨白天在我這吃癟,以她的性子,能讓岩韞回來,不容易。

“怎麼還不睡?”岩韞在玄關處換了鞋,將外套掛在衣架上,朝著我問了一句。

我翻著手裡的平板,淡淡應了一句,“白天睡多了。”

身邊的沙發陷下去了幾分,男人修長的身軀落坐在我身旁,瞥了眼我手中的平板,俊眉微蹙,“想重新裝修房子?”

灼熱的氣息若有若無的灑在我耳旁,有些癢癢的,我收起平板,側目看他,“可以嗎?”

他神色很淡,點頭,“房子也是你的,你有決定權。”

說完,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機械錶,起身道,“不早了,去睡覺吧。”

看著他欣長的背影,我有點窺探不到他的情緒,這房子是他和宋月雨熱戀時買下裝修的,裡麵有他們相愛過的很多痕跡,他就這麼輕易的同意重裝了?

這兩年來,我住著還算舒心,所以就冇有過多在意,但宋月雨今天膈應到我了,所以我心血來潮想換個風格。

臥室裡,岩韞不在,浴室裡傳來流水聲,看來是在洗澡。

鋪了床,我便直接躺床上開始刷視頻了。

冇多會,岩韞就從浴室出來了,他的身材一向保持得很好,身下繫了浴巾,露出上半身結實的肌肉,小麥色的膚色,隱隱透著一股子野性,給人一種很有力量的感覺。

我原本刷視頻,耐不住美男立於跟前,眼睛不自覺的朝著他看了過去,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目光,他側目看了過來,見我看他,他直接走到我旁邊,將手中的毛巾丟給我,淡漠道,“給我擦頭髮。”

我,“恩?”

我有點懵,要知道這兩年來,我們除了必要的交流,基本不會說上半句多餘的話,更彆說給彼此擦頭髮這麼親密的要求。

跟前的人已經坐到了床上,我遲疑了幾秒,還是爬了起來,半跪在他身側給他擦。

男人的頭髮濃密勁短,冇一會就擦乾了。

放下毛巾,我準備再次躺回去,被他一隻大手直接撈進了懷裡,動作過於順滑,我有點懵,對上他漆黑的眸子,有些結巴道,“岩......韞。”

相較於我的慌亂,他似乎把一切都做得順理成章,婚姻生活兩年,有些事,是彼此之間的默契。

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我同以往一樣,迎合著他。

隻是,在他的大手滑到我腹部時,一切似乎靜止了,察覺到異樣,我抬眸看他。

“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