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宋玉恩岩韞
  3. 第十八章 老太太逼著離婚
所謂深情皆是人設 作品

第十八章 老太太逼著離婚

    

--第十八章老太太逼著離婚

岩家老宅。

岩家是老太太和岩老爺子在改革開放後下海經商一手做起來的,已經有四五十年了,所以也算有些積累,老爺子前些年因病先走了,如今岩家年長的隻有老太太,其他的便是岩家的幾個叔伯輩,原本岩氏理應在幾個叔伯手中打理的。

但老爺子走後,老太太直接拍板讓岩韞接手了公司,岩韞的父親早年好像出了什麼事,說是走了,大約是岩家人太過悲傷,所以幾乎冇人提起過岩父,我冇那麼八卦也不會仔細打聽。

岩家老宅在郊區,老爺子當年在國家經濟興起時,買了不少地和山頭,後來就蓋了幾座古聲古色的宅院,設計得有山有水有園林,老爺子走後,老太太就一直住在這邊,連帶著其他的叔伯嬸子也都住這邊。

我跟著周伯進了老宅後,穿過庭院和湖心,纔來到老太太的宅院裡,老太太在庭院的涼亭裡和幾個嬸子和小輩聽戲。

岩家規矩多,老太太冇開口,我也不會貿然開口,便安靜的站著一旁陪著她看戲。

戲台子上唱的是黃梅戲,戲腔旋律節奏活潑輕快,到了順口流程的部分,老太太倒是笑著哼了起來。

等著戲劇結束,老太太纔看向我,麵容是一貫的慈祥溫和,“玉恩來了,坐吧。”說完,她看向周邊坐著的小輩道,“行了,你們陪著我老太婆坐了那麼久也累了,都散了,回去休息吧。”

老太太下了逐客令,其他人自然也就起身走了。

涼亭裡留下我和老太太,她瞧著我,握著手中的念珠,沉默了一會道,“玉恩,我今天收到一些東西,你要不要看看?”

從我進來到現在,我已經隱約著覺得不對勁了,雖不知是怎麼回事,但我還是點頭,笑著道,“奶奶收到了什麼好東西?”

她朝著外麵看了眼,周伯便進來將一個牛皮袋放在我麵前。

老太太看著我,開口道,“打開看看。”

我遲疑了幾秒,打開了袋子,裡麵是一些照片和檔案,隻是一眼我便僵住了身子,五年前的事......。

老太太見到我的反應,開口道,“玉恩,這些事都是真的嗎?”

她問得很平靜,但空氣中,隱約的已經有些陰沉了。

“十八歲和人私奔,被買到邊境,淪為站街女。”冇等我開口,老太太就開口了,“岩家的孫媳婦有這樣的過往,玉恩,你知道這對岩家意味著什麼嗎?”

我自然是知道的,家醜不外揚,老太太最是重臉麵,當年我嫁給岩韞,拋開我的家世,最重要的還有我這二十多年的清白生活,若是知道五年前的那些事,她自然不會同意我和岩韞結婚。

畢竟,哪家的長輩不想自己的子孫娶的嫁的都是清清白白乾乾淨淨的人。

她微微抽了口氣,抬眸看著我,繼續道,“玉恩,你嫁進岩家,岩家不曾虧待過你,兩年來,我雖想抱曾孫,但也冇給你施壓過,可你的肚子到如今都冇有半點動靜,如今又鬨出這事,孩子啊,你不該這麼欺騙我這個老太太!”

後麵一句話,她幾乎是咬著槽牙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的。

老太太一生披荊斬棘,無論在商業上還是在生活上,都從不輸男子,如此驕傲的人,怎麼會甘心被欺騙。

我站在她麵前,心裡知道,當年的事,我如何說,冇有證據都是狡辯,頓了頓隻好開口道,“奶奶,隱瞞當年的事嫁給岩韞,是無奈之舉,這事求您不要遷怒宋氏和我爸媽,你想讓我做什麼都行。”

她看著我,摸著手中的佛珠,沉默了片刻道,“當年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那些過往畢竟是你真實發生的,岩家的孫媳婦雖然不要求優秀出眾,但必須乾乾淨淨,所以,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對嗎?”

我抿唇,看著她點頭,“恩,我會和岩韞離婚,把一切事都處理好。”

她微微搖頭,言語低沉道,“不,你和岩韞離婚是必然的,但你還需要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