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宋玉恩岩韞
  3. 第一章 醜陋的疤
所謂深情皆是人設 作品

第一章 醜陋的疤

    

--第一章醜陋的疤

“宋小姐,想要徹底消除這疤是不可能的,你當年受傷的時候,大概也清楚自己傷得多重,我們能做的,就隻能淡化這道疤,其他的保證不了。”

看著鏡中腹部尺長的疤痕,我不由想起下午在醫院裡,醫生的話。

所以,這疤,是冇辦法徹底抹了嗎?

頓了片刻,我從抽屜裡拿出淡疤膏塗抹在腹部。

“吱呀......”浴室的門被推開,聽到動靜,我下意識抬頭,鏡中和岩韞冷峻的目光對上,他身型高大修長,麵容俊朗清冷。

錯開同我對上的目光,他的視線落在我腹部猙獰的傷疤上,俊眉微微蹙了蹙,但也就是片刻,便一言不發的退出了洗手間。

想到他看見這道疤時,黑眸裡閃過一瞬的驚訝,即便他控製得很好,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結婚兩年,我們睡一起的時間不算多,況且每次都是關燈之後發生關係,或許是摸到過的,隻是情濃時,他也不屑過多關注,今天算是第一次這麼清晰的看見這道猙獰的疤痕。

收起藥膏,我出了浴室。

岩韞在陽台上抽菸,手中的菸蒂一閃一閃的泛著火花,看著他的背影,我將菸灰缸放在他旁邊,微微抽了口氣道,“抱歉,我不知道你今晚回來。”

若是知道他回來,我自然不會進浴室不鎖門,讓他撞見剛纔那一幕。

“什麼時候留下的?”他將菸蒂放在菸灰缸上輕抬手指點了點,答非所問。

他似乎是第一次開口問我關於疤的事,抽了口氣,我如實答,“四五年前的事了。”

他點了點頭,側目看向我,微微瀲眉,“孩子呢?”

我愣了一下,片刻便明白,他是誤會了。

“不是......。”生孩子留下的疤。

後麵的話他冇給我機會開口,他放在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因為鈴聲特彆,剛響起來他就扭頭過去接電話了。

“恩,我馬上過來。”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他聲音柔了幾分迴應。

看著他生硬的俊臉,此時變得溫柔平靜。

我心裡抽了一下,見他掛完電話要走,我忍不住開口,“今晚還回來嗎?”

他臂彎裡掛著外套,聽到聲音回頭看我,麵色有些沉,但還是保持著他原本的矜貴模樣,“不用等我,早點睡。”

言外之意是不回來了。

“砰!”臥室門被關上,我站在陽台上,平靜的看著院子裡的黑色車子離開。

想來是去見宋月雨了,他心中記掛的人,任何時候,隻要一個電話,他便會隨叫隨到。

倒是真叫人羨慕。

我和岩韞的婚姻,是商業聯姻,無關感情,隻因彼此家族的需要,所以順理成章的結婚了。

知道他心中有佳人,我並不意外,畢竟誰年輕時心裡冇有個把白月光呢!

隻是有些意外,這個白月光會是我的姐姐宋月雨。

宋月雨三年前已經嫁為人妻了,若不是兩個月前她突然離婚回來,在宋家院裡,我意外撞見她和岩韞抱在一起,我還真不知道岩韞在意的人是她。

劇情雖然狗血,但也紮心。

不過實話實說,兩年的婚姻生活裡,岩韞是個合格的丈夫,縱然我知他不愛我,但生活上他的照顧,讓我在這段婚姻裡,過得還算順心。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看,這順心的婚姻日子,怕是要迎來結尾了。

半夜,我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睡前不關機,真不是什麼明智的做法。

接通電話,我壓製著湧上心頭的脾氣,對著電話開口,“喂,你好。”

電話那頭傳來女人酥軟的聲線,“阿韞,我有些疼。”

我?????

岩韞?

聽著電話裡女人酥軟的聲線,是宋月雨。

我的睡意散了,看了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是岩韞打來的。

所以,夜半三更打來電話,就是為了讓我聽活春宮?

“嘟嘟......。”手機裡傳來忙音,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嗬嗬!

一通電話,算是徹底擾了我的睡意了。

我這心情,著實不算好。

看了看時間,淩晨一點,看來是要麻煩警察叔叔了。

撥通了110,那頭傳來標準的女聲,“你好,這裡是江城市110,請講!”

握著電話,我開口道,“你好,我報警,靖江小區有人嫖/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