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一安王若琪 作品

第1459章

    

她無比認真。

葉離最後的一絲理智此刻也被淹冇了,二話不說,將人攔腰抱起,嘩啦啦,熱水不斷的滑落。

方芸猶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不敢亂動。

而後,葉離抱著她一步步的走向了大床。

自古以來,男人兩大愛好,拖良家女子下水,勸風塵女子從良。

其實,男人還有兩大興趣,一是極為性感尤物的女人,二是純潔柔弱的女子,毫無疑問,方芸屬於後者。

此刻她的大腦一片空白,緊張到不斷髮抖,她感覺到了什麼,但又不知道一會要發生什麼。

隨著簾子的緩緩滑落,一根根繫帶連同單薄的衣物,滑落下來。

外麵夜色漆黑如墨,安靜異常,從此世上多了一個女人!

......

兩天後,關於如何營救夜郎國囚徒的事迎來了轉機。

“陛下,千真萬確,夜郎國使臣已經在路上,不僅如此,西沙各國之王紛紛都來捧場了!”李延壽一大清早就來到了城主府稟報,此刻天才微微亮。

葉離的睡意全無,挑眉道:“果然夠狂妄的,其他小國都是王親自過來,就他們隻派使臣。”

“不過這也夠了,這個使臣什麼身份,查到了麼?”

“回陛下,查清楚了,是夜郎國國王之胞弟,而且掌握兵權,應該來說,是有話語權的。”

“很好,那也夠了,你到時候替朕迎接一下,最好是能拉攏到此人,不費一兵一卒救出那個黑袍女人的朋友!”葉離交代。

“是!”

“等等,回來!”葉離又喊道。

“樓蘭呢?樓蘭女王回話了麼?”

“這個......陛下,聽說那邊態度不明,很有可能不會來。”李延壽臉色微微難看。

“演武,定於幾號?”葉離蹙眉。

“回陛下,十七日,還有五天。”

葉離冷冽:“時間是完全夠了,她最好來,否則隻能證明其心虛!”

“你先下去吧,陸陸續續趕來的西域諸王,保證好他們的安全,彆讓這幫人出了什麼事。”

“等演武當天,朕再出麵。”

“是,陛下放心!”李延壽大喝,而後離開。

葉離停在原地發了一會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後又回去了。

安靜的城主府後殿內,雅緻無比,空氣中還殘留著一些曖昧的味道。

方芸赤著弱不禁風的玉背,正在熟睡,這兩天,她實在是太累了,白天伺候,晚上還要伺候,素雅純潔的少女臉蛋竟都帶著一絲婦人纔有的色彩了。

但這也是她這輩子最開心的日子,有了依靠,而且葉離對她更是疼愛,城主府上下見了她,都是恭恭敬敬的行禮,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麵對葉離這樣的男人,方芸這樣的女子,幾乎是冇有抵抗力的。

葉離輕輕上床,不想打擾到她。

結果還是不慎讓這妮子醒了,她第一時間不是捂住自己胸口的風光,而是肌肉記憶一般:“陛下,您醒了嗎?等等奴婢,奴婢給您打熱水。”

葉離啞然失笑:“不用了,朕再睡會,你也睡會。”

“奴婢睡醒了。”她看著葉離肆無忌憚的眼神露出了一個微微害羞,但又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