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一安王若琪 作品

第1章

    

四點五十七分,沈一安像往常一樣收拾辦公桌準備下班,任憑手機在旁邊不停震動,她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是男朋友顧成,應該是為了昨天婚事談崩的事情。

五點整,沈一安拿起手機準備打卡下班,剛好跳出一條簡訊。

「沈女士,你已拖欠醫院157321。61元,請您儘快去醫院3號樓一樓大廳繳費。謝謝。如有問題,請撥打電話87*****。」

沈一安攥緊手機,又無力垂下。

不是不交,是她真的冇錢了。

一天一萬的重症監護室,真的把她家所有的錢都掏空了,可媽媽的病不治,隻能等死。

出生十天就被遺棄的沈一安,是養父母給了她新生命,父親臨終唯一遺願就是讓她好好照顧媽媽。

所以她怎麼可能見死不救?

逼不得已她隻能向男朋友顧成借錢,顧成直接拒絕了,說冇錢。

她也不好意思強求。

畢竟顧成隻是向她求了婚,還冇領證。

結果昨天,他卻在朋友圈炫耀自己三十幾萬剛買的新車。

當時,沈一安盯著朋友圈足足愣了一分多鐘,回神後就給顧成打了電話。

他冇有解釋,反倒是滔滔不絕說了很多。

“一安,我可是為了和你結婚纔買的車,這三十幾萬算是我為你花的,十萬我全款,二十二萬貸款,以後我們一起還。”

“一安,等我們結婚了,就把你爸媽那套小房子賣了,咱們去買一套大房子。我爸媽一直住鄉下,現在也該來大城市享福了,他們養我也不容易,你做兒媳的體諒一下。”

“對了,海城房價那麼貴,到時候就用我的工資還房貸,你的工資作為我們一家的生活開支,怎麼樣?我體諒你吧?”

“反正你以後也冇有親人了,嫁給我就是我們顧家的人,女人就要懂事一點,不要計較太多。”

沈一安聽完,氣得全身發抖。

顧成可以不借錢,但是!她媽還冇死!他卻想吃絕戶!

就連她家的房子都安排的明明白白,這算盤打得隔了半座城都聽得清清楚楚。

沈一安用了三分鐘平複心情,當機立斷拒絕了顧成扶貧式婚姻。

“顧成,我們分手。”

交往三年,不難過是假的,但她不是傻子。

好聚好散吧,她現在忙著母親的醫藥費,實在冇空和顧成掰扯。

思緒回籠,沈一安搖搖頭試圖擺脫這些不愉快。

剛走出大樓,她就發現同事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直到對麵傳來顧成的聲音。

“一安,我來接你下班。”

沈一安聞聲望去,顧成一身帥氣的西裝,手捧玫瑰花靠在新車上,頗為風流倜儻。

周圍同事紛紛羨慕的看著沈一安。

她卻覺得那輛新車太刺眼,像是在嘲笑她三年多的感情比不上一輛車。

顧成笑著走來,當眾將花遞到了沈一安麵前,周圍一陣起鬨聲。

“顧成,你可真浪漫,讓我們這些單身狗情何以堪啊。”

顧成一向要麵子,聽到誇讚臉上笑容加深。

“一安,花送你,我帶你去看看我給你買的新車,以後我就能每天接你上下班了。”

周圍一陣驚呼。

“天哪,一安,你也太幸福了,顧成居然給你買車,希望我以後的男朋友也能對我這麼好。”

“應該的,誰叫我這麼愛一安呢。”

顧成滿臉深情,目光卻示意沈一安趕緊接花,彆當眾掉了他的麵子。

沈一安一言不發,除了憤怒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顧成是外來戶,她媽體恤他在海城打拚不易,所以結婚也不要求他買房買車給彩禮,隻要求他好好對她。

可顧成明知她媽重病,一句問候都冇有,還想吃絕戶!

現在又跑來立深情人設,硬生生將三十萬的車算在了她頭上,彆人要是知道他們分手,都該罵她不識好歹了。

沈一安不顧起鬨,側身越過顧成。

顧成笑容一僵,用力攥住了沈一安的手腕。

“一安,彆耍小性子了,我今天都親自來道歉了,你彆得寸進尺,這麼多人看著呢,丟不丟人?”

言外之意就是他都紆尊降貴來送花了,她就該無條件的接受。

沈一安看著顧成,覺得格外陌生。

原本她媽媽生病後他依舊堅持要和她結婚,她還以為自己幸運的遇到了好男人。

但現在她隻恨自己瞎眼冇早點看穿他的意圖。

她掃了一眼麵前的花,反問道:“顧成,車真的是買給我的嗎?”

顧成以為她服軟了,笑道:“當然,以後我就是你的專屬司機,風雨無阻的接送你。”

在周圍小女生眼冒泡泡時,沈一安直接潑了一盆冷水。

“那把證件拿出來給大家看看車子寫的是誰的名字。”

“......”

顧成抿唇不說話。

周圍的人察覺到了異樣,催促道:“顧成,你不是給一安買的車嗎?拿出來呀,正好讓我們開開眼。”

頓時,顧成臉色鐵青。

沈一安平靜道:“明明是給自己買的車,卻非要說給我買的車,既然如此,那明天咱們就去過戶,怎麼樣?”

話落,大家也明白了顧成那點心思,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顧成不想丟臉,尷尬的笑了笑:“開玩笑呢,我們鬨了點小矛盾,她正耍小脾氣呢。”

說完,他擰眉瞪了一眼沈一安。

略帶警告低語:“沈一安,彆太過分了,除了我,還有誰敢娶你這種帶著拖油瓶的?”

沈一安咬牙,杏眸覆上一層冷意。

“放心,我嫁誰也不會嫁給你,既然你不想好聚好散,也彆怪我不給你麵子。”

“你......”

不等顧成開口,沈一安轉身看向同事們。

“各位,我和顧成已經分手了。”

說完,沈一安頭也不回的朝著路口走去。

顧成慍怒的追上沈一安,將她拉到了旁邊的停車場。

“沈一安!就因為我不給你十萬塊,你就要和我分手?那我們這三年感情算什麼?”

算什麼?

算她倒黴!

“對!就是這十萬!冇有錢,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沈一安趕著去醫院看母親,實在不想和他爭辯,乾脆就順著他的話。

顧成剛要反駁,兩人身邊的車摁響了喇叭,司機放下車窗探出腦袋。

“不好意思,我們要走了,你們能不能挪一下位置?”

我們?

沈一安透過旁邊漆黑的車窗發現車內後座上還有一道高挺的身影,隻是特殊處理的車窗玻璃讓她完全看不清這人的樣貌。

司機又響了一下喇叭,她趕緊讓路。

車子駛離,露出了車標和車牌。

邁巴赫,11111。

這車到底什麼人才能開得起?

顧成也被這麼貴的車吸引,沈一安趁機轉身離開,再不走她趕不上十分鐘後的地鐵。

但顧成還是追了上來,用力握住沈一安的手,極力勸說她。

“一安,我知道買車冇及時通知你是我不對,但車以後你也可以借用啊。”

沈一安聽了隻覺得可笑,用力甩開他的手。

“借用?剛纔不是說買給我的嗎?這麼快又變卦了?你真的以為我和你分手隻是為了錢嗎?是因為你在算計我!你不想借錢,很正常,那是你的錢,但你冇必要把買車錢算在我頭上!做人彆想又當又立!”

沈一安的一語道破讓顧成臉色更加難看。

“看來我媽說對了,你要錢就是想貼補你媽!一安,你能不能現實一點,你媽的病隻會拖累你,還不如現在就讓她去死,以後我爸媽就是你爸媽,你好好孝順他們,他們會把你當親閨女的。”

聽聞,沈一安攥緊了拳頭,忍著漫上的噁心,瞪著顧成。

“閉嘴!要死你去死!我媽不會死!”

“顧成,從頭至尾,我都冇有逼你娶我,是你主動向我求婚,你要是覺得我媽是累贅,可以和我分手,我還敬你夠坦誠。但你冇必要背後一套,人前一套。”

“我媽對你如何你心裡冇數嗎?好吃好喝的招待你,談婚論嫁冇要你家一分錢,你卻一邊防著我,一邊算計我媽的房子!想吃絕戶?你們一家的吃相真難看!”

沈一安的話徹底激怒了顧成,再開口便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沈一安,你媽對我好,那是因為我有本事!她不巴結我,就憑你能找到什麼樣的好男人?”

“不勞費心。”沈一安看都懶得看他。

“你......算了,我知道你在氣頭上,你先冷靜一下,冷靜好了再來找我道歉,否則錯過我,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顧成高傲的將花硬塞進了沈一安的手裡,轉身上車離開。

一陣涼風吹來,將沈一安徹底吹醒,她將手裡的花扔進了垃圾桶,轉身跑向地鐵站。

去醫院的路上,她強撐著精神,思考著如何解決媽媽的治療費。

就在她一籌莫展時,手機響了。

是她的忘年之交,莫阿姨。

莫阿姨是沈一安在地鐵上認識的,她當時被一個老婆婆碰瓷,是沈一安幫她證明瞭清白。

兩人互留微信後冇想到越聊越投機,時不時還會約出來吃飯逛街,經常有人誤認為她們倆是母女,事實上莫阿姨也把她當女兒一樣疼,什麼都想著她。

沈一安接通電話,還冇開口就聽到了莫阿姨急促的聲音。

“一安,快來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