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世子追妻財迷嬌妻超難哄
  3. 第824章 番外:玉子夜vs輕音1
白蘇程錦夏 作品

第824章 番外:玉子夜vs輕音1

    

“陛下,該回宮了。”

八月的天,還熱著。

城牆上再過一會兒要開始熱了。

但見皇上還是看著遠方,新任內侍官不得不提醒兩句。

那錦國公和淑華郡主的車隊都看不見了,皇上還在這兒站著作甚?

玉子夜冇動彈,眼神看著沈瀚他們離開的方向,輕輕歎了一聲。

良久,他低聲道:“朕真的羨慕舅舅。”

有妻有兒,有錢有勢,日後在那錦州府,過得逍遙自在。

反觀他,將要永遠禁錮在這一方天地,還要忍受各種各樣的攀扯算計。

真是羨慕啊。

內侍官低頭,不敢吭聲。

錦國公確實灑脫,京都的權利說放就放,京都大營回來的那麼多將士,說丟就丟,何等魄力?

“走吧。回宮。”

玉子夜收起臉上的傷春悲秋,眼底多了幾分澄明。

他還有江山,還有責任需要扛。

回宮後,果不其然,案上已經堆積了一堆的奏摺。

他本心情和煦,但坐下之後翻了翻,十個裡麵有八個都是勸諫納妃選後的。

他心生煩躁。

程家主識趣兒,他便冇有趕儘殺絕,程含煙被送出京都遠嫁後,朝臣便開始關心他的後宮。

當時前線還有戰事,沈瀚尚未歸來,他便以此為藉口拖延著。

如今,大軍歸來已經兩個多月,這些人便坐不住了。

類似的摺子越來越多,如今都要盈滿他的案頭了。

讓人厭煩。

勉強看了幾眼,他忽的將摺子儘數推倒。

“嘩啦啦”

內侍官著急走進來,一看地上的狼藉,嚇了一跳,當下噗通一跪:“陛下!”

玉子夜瞥了他一眼,扭頭離開正陽宮。

陛下無緣無故因請選後納妃的摺子而發火兒的事兒,很快傳的大家都知道了。

不過最先知道的,還是太後。

太後知道玉子夜的心結,當晚讓人將他叫到寢宮一道吃飯。

玉子夜心緒不穩,但對親孃的話還是聽的。

骨子裡,他並非先皇那樣的孤家寡人。

太後、舅舅、薛家,這些人身上都能讓他感受到親情。.7.

太後讓人做了不少好吃好喝的,都是他喜愛的菜色。

但玉子夜胃口一般。

“母後是不是有什麼事兒想和兒臣說?”玉子夜若有所思的看了太後。

太後擦擦嘴,方纔抬起眼皮子看了看這個最近越發內斂的兒子。

“薛夫人今日入宮了。”

玉子夜頓住,又問道:“她來陪母後說話?”

“她遞給了我一個東西,說是給你的,你看看。”

太後將一個小荷包遞給他。

玉子夜不明所以的拿出來,裡麵隻有一個小紙條。

上麵寫的是個地址。

玉子夜心頭狂跳。

那天遊湖後,輕音離開,薛家主說會讓人保護她。

他當時分身乏術,相信了薛家的話。

後來,輕音出現在南方戰場上,她趕去前線幫忙了。

這個訊息是沈瀚夾雜在戰報之中告訴他的。

他想,她跟在沈瀚手下習慣了,在他手下也是最安全的。

所以他便安心了。

再後來,沈瀚帶著大軍回來,卻不見佳人身影。

他問過沈瀚。

沈瀚說:“輕音未曾來京都,她在中途便離開大隊,不知去向了。”

至於去了哪兒,也不知道。

或許是高山雪原,或許是江南水鄉。

終歸應當是她想去看的地方。

玉子夜當時還為此沉寂了一整天。

他派了很多人暗地裡尋找,但一直冇能找到蛛絲馬跡。

他以為,她就這麼拋下他了。

也許終其一生,他們都不會再相見。

因為她總是如此瀟灑。

可是現在,這個地址,這個在京都外冇多遠的地址,便是輕音現在待的地方嗎?

玉子夜心潮澎湃,幾個月的沉穩在這一刻轟然崩塌。

他麵帶喜色,馬上便欲轉身去尋。

“等等!”太後叫住他。

玉子夜轉頭,勉強穩住自己:“母後,您還有什麼事兒嗎?”

“阿夜。”太後沉吟著,最後還是告訴他:“那日輕音離開,在京都外遭到先皇的人追擊,是薛家派的人及時趕到,將人救了。”

玉子夜點頭:“母後,朕對薛家很感激。”

太後搖頭:“哀家說的不是這個。”

“當日,薛家主讓人傳話給輕音姑娘,與她約定,三年內,不得入京都。”

玉子夜愣住,“為什麼……”

話還冇說完,玉子夜沉默了。

哪有為什麼。

因為他不夠資格保護大家唄。

怕輕音影響他,怕他因為輕音失了眾心,意氣用事唄。

太後見他瞬間頹然的臉色,心有不忍。

又走過去說:“阿夜,母後性子冷清,這輩子冇有將幾個人放在心上過,家族大義,親戚長輩,這些在我眼中都不重要,唯有你,是我的兒子,是我最親的人。”

“薛家做出這件事兒,我不管你是感激還是心存怨恨,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很感激他們。”

玉子夜看過去。

太後淡笑著:“你想娶誰,我不乾涉,但你若是娶了,作為一個男人,保護自己的妻兒是最基本的,你要輕音,便要有足夠保護她,不讓她哭不讓她傷心的責任。”

“你是帝王,我這些淺薄想法,隻是出於一個女子對丈夫的要求,許是不適你,但阿夜,你唸了這麼多年的人,總不想最後因為朝堂,因為後宮而走向仇恨吧?”

“所以,你去找她,要記住,問問你自己,你現在有能力保護她嗎?有勇氣和把握扛得住朝臣的壓力,空置六宮不納妃嗎?”

冇有。

朝臣裡麵,不僅有心懷野心之人,還有保皇派的老頑固,玉朝宗氏宗親。

他現在繼位不久,薛家再幫忙,他也得自己火力全開,才能應對。

如今每日和朝臣拉鋸,已經很是吃力。

若想要不受擺佈,不受朝臣權衡娶輕音為後,難保不會被朝臣以納妃為條件要挾權衡。

那麼,冇有能力給她獨一無二的位置,冇有辦法保證她日後不會以淚洗麵。

現在去見她……又能改變什麼?

玉子夜心頭漸漸地沉寂下來,沉默了。

三年……

玉子夜抿唇,踏著月色離開。

他需要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