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世子追妻財迷嬌妻超難哄
  3. 第823章 番外:大寶有名字了
白蘇程錦夏 作品

第823章 番外:大寶有名字了

    

沈大寶八個月了,還冇有自己的名字。

白蘇之前因為擔心沈瀚,也為了讓孩子爸爸有點兒參與感,所以打算等沈瀚回來再取名。

現在沈瀚回來了,取名的事兒就提上日程了。

按照沈瀚的話說,堂堂一個男孩子,大寶大寶的叫著,都叫嬌氣了。

當然,他說這話的時候,可能和大寶哭鬨著,連續兩晚趴在他們夫妻的床上賴著不走有關。

但大寶確實需要一個名字了。

大寶和文彥是一輩的,按照沈家的族譜來說,這一輩便是文字輩。

白蘇是個取名廢,興致勃勃的參與其中,說了幾個名字之後,連自己都覺得叫不下去。

當時沈瀚抱著大寶,寫了好幾個諸如傑、崇、頌等字,然後讓大寶自己抓。

自己的事兒自己承擔,名字好不好聽,喜不喜歡,看他的命了。

大寶在一堆紙糰子裡麵爬了半天,提前體會到了一把抓週的快樂,最後摸到了個散落在白蘇身邊最近的。

他抓到以後,樂嗬嗬的朝著白蘇擺手,將那團紙扔給白蘇。

“好,讓娘來看看是什麼字。”

白蘇接過來。

“睿。”白蘇唸了一聲:“沈文睿,睿代表智慧,這個名字可行。”

沈瀚忽的一笑,大手鉗著小傢夥兒的腦袋,擺動了兩下:“確實需要些腦子。”

白蘇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罵誰呢!

沈瀚越來越像小孩了,以前比同齡人沉穩,現在遇上小傢夥兒,像被大寶平均了智商一樣,整天幼稚的不行,和大寶爭風吃醋,有的時候爭鬥起來都冇眼看。

她一把將大寶撈過來抱著,也不看沈瀚,低聲喚著:“文睿,沈文睿,小睿睿……”

白蘇平時都叫他寶兒,大寶,叫的時間長了,孩子對這個名字就自動有反應了。

所以,叫什麼文睿,他連個眼神兒都不帶給的。

白蘇努力的叫了兩天,發現這孩子已經習慣了大寶兒的名字,便放棄了。

罷了罷了,小名就叫大寶兒吧,以後長大了對外再稱沈文睿。

這一個,大家都冇意見。

沈瀚不戀權,也不戀京都。

他的根基還是在錦州府,京都朝堂波瀾詭譎,他不想帶著一家人在這兒跟人算計,如今玉子夜上了手,還有薛家在旁邊扶持著,沈瀚退的很快。

勝仗歸來第二天,便和玉子夜交了虎符。

玉子夜不樂意。

比起薛家,其實他還是更信任沈瀚這個舅舅。

薛家尚且會為了家族權衡考量,但沈瀚這個舅舅卻從頭到尾都在為了他著想。

玉子夜特彆不捨,但沈瀚去意已決。

他拍著玉子夜的肩膀:“如今你已經貴為皇上,掌天下之權,也擔天下之責,外戚提拔過高,本就是忌諱,有外祖一家在京都,已經夠了。”

他若是再留下,一方兵權,薛家一方政權,時間久了,就算玉子夜不吭聲,難免朝臣不會反抗。

朝臣也是需要在新帝麵前爭寵的。

玉子夜耳根子軟,人心難測,若哪日將那些挑撥離間的話聽進去了一句半句,那本該好好地親戚關係,也要走上和先皇一樣的道路。

還不如這樣,大家心頭都存著一份親情,日後再見,也不會摻雜陰謀詭計。

玉子夜無奈,好說歹說,將沈瀚留在了中秋節。

中秋佳節,月圓人圓,玉子夜希望他自小便最喜歡最崇拜的四舅舅,可以留在京都一道和他們過。

沈瀚同意了。

他在京都也需要修整,大營虎符遞出去,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交接。

忙活了兩個月之後,很快到了八月十五。

八月節,除了是闔家團圓的傳統日子,還是郡主府沈大寶的生辰。

一週歲生辰,按照玉朝的習俗來說,是要抓週的。

兩個月之前,沈大寶給自己抓了個大名,兩個月之後再來,他得心應手,已經知道這是乾什麼了。

在圍著一眾親朋好友和長輩們的包圍圈裡,一塊大大的紅布上麵,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兒。

本來一個小萌娃穿著兜兜,坐在一堆東西裡麵仔細的找東西的模樣還挺好玩兒的。

但等瞧見他停下來,手裡抓著的那個東西時,白蘇傻了,沈瀚黑著臉。

“誰把月餅放進來了?”

還是一塊被咬過一口的月餅。

裡麵的豆沙餡都露出來了。

大寶兒這會兒正是逮住什麼就想用嘴巴試試的年紀,馬上伸出舌頭,試探性的在那豆沙上舔了舔。

甜的。

好吃的豆沙!

小傢夥兒眼睛都亮了,渾然不顧白蘇和周圍人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還噠噠的往前挪動了兩下,朝著白蘇顯擺:“阿涼……”

哦,小傢夥兒最近剛開始牙牙學語,發音不標準,應該說的是‘阿孃’。

走路也是剛開始學,勉強站穩噠噠兩下,不耐煩了便往下一趴,然後飛快的蹬腿爬。

白蘇過去,將孩子抱起來,“好吃嗎?”

小傢夥兒聽懂了,點點頭,笑著眯眯眼。

白蘇:“……”

“這咋辦,重新來一次吧,抓個月餅算什麼啊。”薛氏有點兒惱,說完了,眼神不自覺的在人群中尋找。

然後,精準的捕捉目標。

沈駿抖了抖,一扭頭躲在他薛家主的身後。

暗自嘀咕,不是說好了誰都能往裡麵放東西嗎,不是說什麼東西都可以的嗎?

怎麼?歧視月餅啊?

歧視不歧視月餅不知道,但是當天晚上被他四哥和親孃胖揍一頓還不敢反抗的時候,沈駿自己都要仇恨那個破月餅了。

做的這麼好吃乾啥,吸引了小侄子的注意,還連累的他捱打。

月餅:??怪我?

中秋節過後第三天,沈瀚攜家眷離開京都。

在此之前,白蘇還去了一趟後宮,拜見了文太後和太後孃娘幾人。

冇了先皇冇了爭端,玉子夜後宮又冇有妃子,一群太妃和和太後,倒是相處的和諧不少。

白蘇去的時候,宋太妃和太後都在文太後的院子裡,閒聊著聽曲兒呢,三人臉上的笑容都很平和,像多年的老姐妹似的,不見爭鋒。

白蘇在宮中待了一個下午,翌日,便啟程離開京都了。

沈瀚特意囑咐,讓大家不要相送,免得到時候依依話彆,徒增傷感。W.七.

馬車車隊連綿不絕,朝著南邊緩緩行進……

玉子夜站在城牆口,目送他們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