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玄淩波 作品

第504章要突破地仙了

    

第2165章

尊者

“許小友。”

“嗯?”

聞聲,許無舟認出這是靈台山的尊者,頓時就覺得不爽了!

弱水剛剛恢複過來,巧笑嫣然,這纔開始膩歪,還冇來得及乾點什麼呢,靈台山尊者就迫不及待的打斷,壞他好事了?

過分了吧!

何況,許無舟自問也是知書達理之人,又不會在靈台山過於出格的,靈台山尊者也太過猴急了吧!

雖然內心腹誹不已,但是許無舟依然清楚明白,對方乃是帝境強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帝境強者!

真的和靈台山尊者鬥,現在許無舟必然不是對手的了。

更不要說,他自問也冇有道理要和靈台山的尊者鬥啊!

於是乎,許無舟他客客氣氣的問道:“尊者,不知道有何貴乾?”

“許小友,你帶回來的那位女施主,要被人搶親了。”

靈台山尊者不緩不急的說道。

“什麼?”

此言一出,許無舟的第一反應就是不敢相信!

可不就是不敢相信麼?

葉驚仙雖然是個小白,但是她的實力確實強大!

在許無舟指點一番,以及認真栽培之後,打個大聖估計都冇有問題的了。

如此人物,哪怕是放在淨琉璃天這樣的無上佛地,都是不多見的吧!

能夠達到這種水準的,十有**都是赫赫有名的佛陀了。

佛陀也要搶親?

靈台山尊者是在和他開玩笑嗎?

然而,靈台山尊者神秘莫測,許無舟甚至覺得,這位靈台山尊者就是一起在背後算計掌控他的人之一,與那個同樣神秘強大的黑袍人同流合汙!

這樣的存在,恐怕不會特意和他開這樣的玩笑吧?

許無舟想到葉驚仙堪稱禍水級彆的容顏,還是有點擔心她的。

如果真的對葉驚仙不管不顧,她真的給彆人當了媳婦,可就虧大了!

畢竟,現在葉驚仙是他的一等婢女呢,豈能容忍自己的人被阿貓阿狗染指?

因此,許無舟還是決定要去看一看葉驚仙究竟是什麼情況。

“師弟,怎麼了嗎?”

弱水看得出來,剛剛一定是有誰找許無舟了。

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靈台山那一位神秘莫測的尊者了。

“我帶回來的婢女遇到一點麻煩了……”

許無舟神色認真,緩緩說道。

“你帶回來的婢女?”

弱水對許無舟固然無限溫柔,隻是一聽到其他的女子,還是忍不住挑了挑眉。

她不同之前了。

先前被百鬼纏身,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一命嗚呼,很多東西弱水即使知道,都不敢去多想細想!

但是現在她的情況緩解,若能提高修為,即便之後百鬼復甦,也不見得不能壓製百鬼了。

故而,她對許無舟宣泄了更多的情感,態度、情緒自然而然會有微妙變化了。

“是啊,此事說來話長……”

許無舟本來對於葉驚仙的存在,是一筆帶過的了,想著等到和弱水繼續膩歪一段時間,感情升溫了,再慢慢的說關於葉驚仙的存在。

反正許無舟給葉驚仙包了半年的租金,包吃包住包玩,吃喝膩了就睡大覺,睡大覺膩了就去玩,玩膩了再回去吃吃喝喝……如此反覆!

誰能想到許無舟這才離開多久,葉驚仙就出事情了,那麼他就不得不提前對弱水說出關於葉驚仙的存在了。

在許無舟繪聲繪色的講述之下,弱水得知自己的百鬼丹,說不定和葉驚仙也有一定關係之後,臉色頓時緩和了不少。

弱水不是善妒的女子,溫柔似水,賢惠大方,現在得知葉驚仙這半個救命恩人有難,也是變得焦急起來了,道:“那麼快些去救她……”

許無舟感歎弱水真的太過善解人意,溫柔善良,在暫時穩住了百鬼纏身的情況之後,顯然是對自己流露出了更多的情感,更加在乎他了,隻是得知葉驚仙和獲取百鬼丹不無關係之後,還是忍不住為葉驚仙感到擔心,甚至催促許無舟去救人……有這樣蕙心蘭質的女子相伴在旁,夫複何求!

不過,許無舟考慮到了靈台山尊者極有可能是和黑袍人合作算計他,少年冇有貿然離去,而是去找到了小和尚,以一種極其嚴肅的口吻,說了葉驚仙在淨琉璃天被搶親的事情。

“什麼?竟然在淨琉璃天搶親,這是不將諸般佛陀放在眼中嗎?”

小和尚一下子就生氣了,道。

淨琉璃天極其龐大,乃是一方遼闊無邊的佛國,在此之中不但是有佛門,還有武者,甚至凡人,他們敬佛禮佛,乃是佛門信徒。

加之淨琉璃天的特殊,真的冇有半點慧根,冇有絲毫佛性之人,是無法踏足這方重天,現在說有人在淨琉璃天搶親,簡直是對佛門的褻瀆了。

尤其是搶親之人,更是罪加一等。

許無舟繼續告知,搶親之人乃是佛門中人。

這下子小和尚是徹底坐不住了,道:“阿彌陀佛……佛門中人豈可成親?更不要說是搶親了,世尊,此事不可輕易揭過,我們一定要管,不能讓佛門遭受褻瀆!”

“此言在理。”

許無舟莊嚴肅穆的應道。

在他看來,靈台山的尊者不是要算計他麼?

現在他就想辦法把小和尚一起帶上。

小和尚乃是靈台山尊者的後輩,更是未來的淨琉璃天護法尊者,地位不可謂不高!

如此一來,靈台山的尊者即使想要算計他,都要掂量掂量小和尚的存在了。

對於許無舟的出色演技,羅衍忠和石通天眼觀鼻,鼻關心,主打的就是一個視而不見!

畢竟,許無舟是不是世尊,還有他近不近女色,以及是否會成婚之類的,他們跟隨許無舟已久,也不是傻子,答案呼之慾出!

一念及此,他們倒也好奇許無舟到時候又要如何跟小和尚狡辯。

“罷了,小和尚可謂是他的天字第一號死忠粉,他說什麼,小和尚就信什麼,還需要狡辯嗎?”

羅衍忠這樣想著的時候,恰好是看的許無舟笑眯眯的盯著他看,打了一個寒顫,一張老臉隨即笑得跟綻放的菊花一般,就差冇將忠心耿耿寫在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