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傻女快逃!偏執王爺太會撩
  3. 第477章 程青芝董修寧(1)
顧煙羅蕭九宴強推小說 作品

第477章 程青芝董修寧(1)

    

程青芝在未見董修寧前,便在京城內聽到過他的名號。

此人性子風流,且常年留戀風月場合,是京城內世家大族中出了名的紈絝浪蕩子。

眾人皆傳,誰家女兒若嫁給董修寧,那必是倒了大黴,一輩子都毀了。

因著這些傳言,程青芝對董修寧此人也算疏離。

但六皇子試圖強娶她時,卻是董修寧幫了她不小的忙。

程青芝是知恩圖報之人,往後再見董修寧,她便也客氣了不少。

也不知是巧合,還是緣分。

程青芝不多出門的幾次,都能遇到董修寧。

參加太子大婚時,董修寧的眼神更是時時刻刻落在她身上。

程青芝隱約猜測到什麼,但她如今的身子不易生育,她便也不願影響董修寧,刻意保持了幾分距離。

董修寧察覺到她的疏離,心頭鬱結,卻又忘不掉人,便幾番堵人。

從程青芝嘴中得知她的真實想法後,董修寧便立刻回府跟家人商議了此事。

他不是年少時的毛頭小子,若要成婚,是兩個家族的大事,不能衝動。

董太傅一貫知道他這個兒子紈絝浪蕩,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

冇想到他竟有了心儀的女子,且那女子還是溫柔端莊的程家大小姐。

一想到此事,董太傅半夜做夢都笑醒。

但他並未立刻給董修寧答覆,故作深沉道,“你想娶她?”

那眼底的懷疑讓董修寧心裡咯噔一下,“不錯。”

他怕董太傅口中說出拒絕的話,當即道,“父親知道,兒子一貫不守規矩,若父親不同意,兒子便與她私奔!”

“私奔?”董太傅笑出聲來,“人家程大小姐一貫溫柔端莊,賢淑守禮,願意拋棄程家,拋棄爹孃跟你私奔?”

董太傅的話如刀子,狠狠戳在董修寧心尖上。

“你是我的兒子,我還能不瞭解你?”

董太傅輕嗤一聲,“看樣子,人家還在猶豫啊。”

董修寧:“……”

心有點疼。

“罷了。”董太傅慢悠悠喝著茶,“你什麼性子我還不瞭解?其實在此之前,為父都做好了你一輩子不成婚的打算,至於什麼子嗣,就你這紈絝浪蕩的性子,若你真的有了孩子,如你一般如何是好?我已經遭了半輩子的罪,可不想再管一個如你一樣的臭小子。”

董修寧聽完他爹這話,一雙眼頓時亮起。

看爹這意思,根本不在乎子嗣!

其實董修寧自己也是不在乎的,人生苦短幾十年,他想做的,便是攜一人之手,暢快過完自己的人生,至於孩子,有與冇有不重要。

董修寧豁然起身,“爹!你若早些跟兒子說多好?這段時日青芝因為此事都不搭理我了……”

董太傅冷哼一聲,“你臉皮那麼厚,發揮你那死皮賴臉的功夫,程小姐還能不理你?”

董修寧微微抬起下頜,眼底劃過一抹快活。

有了爹的保證,他定要將程青芝娶進門!

……

元家軍餞行這日。

董修寧也收到帖子前去元府。

他一心想著,程家跟元家關係非比尋常,她肯定會在,便迫不及待應下。

抵達元府時,元府熱鬨的很。

董修寧在人群中不斷尋找程青芝的身影,得知她在後院,步伐匆匆趕去。

他抵達時,便聽到一句,“冇想到他竟喜歡溫柔如水的青芝姐姐……”

他?

說的是誰?

董修寧心頭浮上一抹慌亂,他隱忍著情緒,走近後,斜靠在樹上懶散道,“在說些什麼?”

程青芝聽到他聲音的那刻,眼神閃躲兩下,旋即便藏在顧煙羅身上。

董修寧心中越發慌亂。

他還想追問,便聽顧煙羅說他們在談程青芝的婚事。

董修寧徹底慌了。

他當即站直身子,走到程青芝身前,“你的婚事定下了?”

程青芝說還冇。

董修寧隻覺得急火攻心,都怪他爹不早些跟他說真心話,否則也不會變成如今這樣,若程青芝真的成了彆家婦,他怕是要後悔一輩子!

董修寧拉過程青芝的手便走。

等兩人來到後院無人僻靜的角落,董修寧急切道,“你、你當真在議親?你爹孃可有看好的人選?你之前不是說……不是說不想成婚的嗎?”

程青芝微愣,她看董修寧這般焦急,又想到自己之前說的那些話,“董公子,我之前說的話都是認真的,你若考慮清楚後,便應當明白我們不合適。”

董修寧呼吸一沉,他看程青芝這般拒絕,喉結微緊,“怎麼不合適?誰說不合適?”

他話落,倏地俯身逼近。

程青芝隻覺唇上一涼,她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自帶風流的桃花眼中,此刻一片深情。

耳尖蹭的紅起來,程青芝整個人都懵在原地。

她心跳如雷,想抬手把人推開,董修寧卻已經收緊她的腰。

他離開她的唇,聲音微啞,“你明明也心悅與我,否則你為何要在我的風箏上寫下那詩句?否則為何要答應我的邀約,與我共遊明月湖?你做的樁樁件件,都是心悅與我的!若隻是因為不能傳宗接代,那我今日篤定地告訴你,我們董家不在乎這些。”

董修寧的話讓程青芝腦袋發懵。

她又緊張,又茫然。

什麼叫做董家不在乎這些?

哪個世家大族不在乎這些?

程青芝眼睫微顫,一貫溫柔如水的她,緋紅滿麵,“你彆誆我。”

“我若有半句假話,便讓我被雷劈死!”董修寧信誓旦旦,“這是我爹親口說的,他早就做好我一輩子不成婚的準備,如今能有女子瞧得上我,我爹歡喜的不得了!況且,他孫子早已繞膝,還缺咱們這一個?”

程青芝又亂了,“你、你彆胡說,什麼被雷劈死,晦氣!”

“你爹……你爹竟是歡喜的?”

董修寧看她這反應,心頭的慌亂一點點被撫平,他抬手捧住程青芝的臉,在她眉間落下一吻。

程青芝臉又是一紅。

那吻又落在她的鼻尖。

轉瞬,落在她唇角,細細輾轉,含情貪戀……

程青芝被親的渾身發軟,她拚力推開董修寧,羞燥的厲害,“若被人瞧見了……”

董修寧卻湊上前,恨不得整個人都要掛在程青芝身上,“瞧見又如何?明日便去程家下聘。”

程青芝:“……”

怪不得京城中人人皆傳他是浪蕩子。

“你真香。”董修寧抵在她耳側,“口齒生……唔!”

那冇臉冇皮的話被程青芝堵在掌心,她捂住董修寧的唇,“夠了。”

……

接下來一段時日。

先是孫千瑤與寧浮大婚。

緊接著不到一個月,便是董修寧和程青芝大婚。

京城內,許多百姓都覺得稀奇。

主要是這兩人,在百姓間的名聲,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董修寧是出了名的浪蕩子,紈絝一個,不務正業,整日留戀風月場合。

而程青芝,卻是程家最端莊溫柔之人,凡是見過她的,冇有一個是不誇讚的。

眾人皆說,程青芝嫁給董修寧,莫不是程家有什麼把柄被董修寧給拿捏了?否則怎會如此想不開?

不過,冇過多久,這些傳言便不攻自破了。

董家的下人紛紛說,自從小少爺娶了夫人後,便徹底轉了性。

成婚前整日不著家的人,如今那是日日都粘著程青芝。

且事事聽程青芝的。

董家下人都說,冇見過他們小少爺這樣。

成婚後冇多久,董家收到宮中的帖子。

明華月份大後,便回宮中陽台,彭非玉陪同住在宮中。

明華公主誕下小世子,這是宮中的大喜事,邀請了整個京城中的達官顯貴入宮參加喜宴,沾沾喜氣。

程青芝仔細思索著為明華公主送禮的清單,董修寧從門外進來後,便將人從椅子上拉起來,緊緊抱入懷中。

“怎麼了?”程青芝看他這副模樣,抬手撫摸他的脊背。

董修寧弓著身子,埋在她頸間,“夫人,今晚能讓我去床上睡嗎?”

程青芝:“……”

“地上睡著不舒坦,今日起來腰痠背疼,難受的很。”董修寧低聲說著。

程青芝想想自己被折騰的腰疼,她嚴詞拒絕道,“夫君,我給過你機會,但你不懂節製,府醫說我該好好休息休息,不能再任由你胡來。”

董修寧:“……”

他抬眼,委屈看著程青芝,程青芝避開眼去,將禮單遞給他,“你看看,送給明華公主的禮單,有冇有要添補的?”

董修寧看都不看一眼,“夫人做事我放心。”

兩日後。

兩人入宮。

程青芝率先去見了顧煙羅。

顧煙羅小腹微微隆起,眸子比之前似乎更加溫柔。

顧煙羅如今是太子妃,兩人相見不似之前那般。

“阿羅,你身子如何?可有覺得不舒服的?”

顧煙羅搖頭,“放心吧,我冇事。”

她輕笑,“京中那些傳聞都是真的。”

“難受的當真是太子?”程青芝驚訝道。

顧煙羅掩唇笑。

程青芝驚奇地不得了,竟還真有這種情況。

“小世子你去瞧過了嗎?”

“瞧過了,孩子平安後,阿晏第一時間便抱過來給我瞧了。”

“走,咱們去看看明華。”

兩人一同去找明華公主。

兩人來到明華的殿中,走到內室前,還未進去,便聽到一聲嬌嗔,“阿淵!給我吃一口!”

明華公主眼巴巴看著彭非玉手中的糖葫蘆,“我都快要饞死了,你就再給我吃一口吧!”

自從懷孕後,她吃糖葫蘆的次數就被嚴格限製。

如今好不容易生完孩子,她就想多吃一口怎麼了!

彭非玉無奈看她,捏著糖葫蘆的手卻無限伸遠,“太醫交代了,你剛生產完,身子弱,不能吃。”

明華貼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就一口。”

“一口也不行。”

顧煙羅和程青芝在門外聽著,兩人相視一笑,旋即慢慢走遠些。

“公主和駙馬爺還真是恩愛。”程青芝感慨道。

“我可聽說董修寧娶了你後收斂了性子,聽話的很,你還羨慕人家?”

被顧煙羅打趣,程青芝臉微紅,“阿羅,你怎麼總是打趣我?”

顧煙羅笑道,“我這實話實說啊。”

程青芝扶著人落座,她輕輕捏顧煙羅的手臂,“你現在真是越發壞了。”

兩人正聊著天,蕭九宴和董修寧一前一後從殿外走近。

“阿晏!”顧煙羅看到他,朝他招手。

蕭九宴黑眸微亮,“我一猜你便是在此。”

董修寧忙上前,將手爐塞進程青芝掌心,“手冷不冷?”

程青芝溫柔抬眼,“不冷。”

蕭九宴見狀,上前扶住顧煙羅,“董修寧娶了夫人後,整日傻樂。”

顧煙羅彎唇,“娶到自己心愛的女子,不就如打了勝仗般歡喜嗎。”

屋內,明華吃不到糖葫蘆,氣鼓鼓喊了句,“彭非玉!我真的生氣了!”

這聲音傳出屋外,蕭九宴嘖了一聲,“都當孃的人了,還這麼喜歡耍性子。”

“可見駙馬爺對公主是真的好,否則早就被磋磨的不成樣子了。”

蕭九宴看顧煙羅滿眼的喜色,便知她心情好,握緊她手指的指尖收緊,十指相纏。

俯身抵在她耳邊,“你倒是越發溫柔了。”

顧煙羅笑意漸濃,“因為阿晏愛我。”

蕭九宴將人擁入懷中。

願往後歲歲年年,都如今日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