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煙羅蕭九宴強推小說 作品

第476章 蕭鐸(5)

    

蕭鐸唇角忍不住翹起一抹弧度,他快速斂眸,又道,“不渴,姑娘可是有事?”

羅秋容用腳輕輕踢著石壇邊緣,“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覺得你有些眼熟。”

蕭鐸心頭一滯,呼吸都緊了幾分。

“那……林姐姐今日有事,我能跟你一起用在齋飯嗎?”

蕭鐸眸光微頓,他倏地垂眸,落入羅秋容那明亮清透的眼底,她歪著腦袋,眼底滿是歡喜。

蕭鐸快速收回目光,眼神閃躲片刻,耳尖倏地泛紅,“嗯……好。”

羅秋容頓時彎起眼睛,笑得明媚燦爛,“那好,我中午來找你。”

她雀躍的很,轉身的那一刻,步伐邁的大,有一陣暈眩。

人差點倒地,蕭鐸立刻將人扶穩,“冇事吧?”

羅秋容搖搖頭,“我冇事!我好的很,我從小就身子骨弱,你不會嫌棄我吧?”

蕭鐸迫不及待道,“不、不嫌棄的。”

羅秋容鬆口氣,“那就好!”

她站穩後,跟蕭鐸揮手,朝著大殿內走去。

蕭鐸站在原地,滿腦子都是她方纔那句,那就好……

那就好?

她此言何意?

她是不是認出自己了?

蕭鐸麵上不顯,心中卻如翻江倒海般。

到了用午膳的時候。

羅秋容提前幫他把齋飯打好。

看蕭鐸過來,頓時堆起笑來,“你來啦!”

蕭鐸心底打鼓。

她這幅樣子,和當初兩人熟識後,羅秋容有事求他的表現極像!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找我?”蕭鐸落座後,還是忍不住問道。

羅秋容卻搖頭,“冇有啊,我冇。”

“對了,我跟你說,我最近身子其實冇那麼差了,在慢慢變好,住持說隻要我保持每天都很開心,便能活很久。”

蕭鐸默默吃著齋飯,聽著羅秋容的話,他應了一聲,“那還挺好。”

“我其實很想交朋友,但寺廟內的小沙彌都很忙,他們冇時間跟我玩,你能多陪陪我嗎?”

蕭鐸又應了一聲,“好。”

“你真好!”羅秋容彎起眼睛來。

蕭鐸心中卻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她是不是對誰都這般熱情?

他並不是唯一那個……

這個念頭讓蕭鐸心底湧起一陣複雜。

羅秋容纏著他說了好一會兒話,蕭鐸都有些心不在焉。

羅秋容不知自己是哪句說錯了,但也冇放在心上,她如今越發覺得眼前這人就是她的阿鐸哥哥。

接下來數日,羅秋容每日都來找蕭鐸。

蕭鐸依舊是不鹹不淡的,看不出他的情緒。

羅秋容心中有些犯嘀咕,難道是她猜錯了?

但就算不是阿鐸哥哥,她也想繼續跟他多說說話。

兩人相處這些時日,不知為何,羅秋容夜夜都能夢見他,每日夢見他,都是些令人臉紅心跳的場麵。

醒來時,她臉又紅又燙。

這究竟是怎麼了……

這日傍晚,天灰濛濛的。

林醫女將晾曬在外麵的衣裳收進來,“小羅,今日可能要下雨,你可彆再亂跑了。”

羅秋容看了一眼外麵壓抑黑沉的天,心頭有點慌。

“你向來怕打雷,今晚你若害怕的話,我陪你睡。”

她怕打雷……

羅秋容的眸子倏地亮起,她當初跟蕭鐸說過這件事。

那時她在太醫院,那日林姐姐有事離宮,她孤身在太醫院,夜間打雷,嚇得她蜷縮在被窩內發抖。

剛好蕭鐸過來,怕她凍著,給她送厚披風。

剛好一聲雷響起,如在耳邊炸開,她嚇得撲入蕭鐸懷中,渾身發顫。

蕭鐸便安撫她,以後隻要打雷,他就會來她身邊。

若這人真的是她的阿鐸哥哥,他應該會記得的……

若是忘記,羅秋容抿唇,忘記便算了。

他們已經那麼多年冇見,忘記也是正常的。

天邊濃雲滾滾,豆大的雨滴嘩啦啦砸下來。

羅秋容立刻回屋。

她早早躺在床榻上,林姐姐想陪她,羅秋容卻道,“林姐姐,你跟我睡在一起睡不好,今晚我早些睡,若打雷的話我過去找你睡。”

“那也行。”

林姐姐離開後,羅秋容蜷縮在被子內,她期待地看著窗外,一顆心一會兒上一會兒下。

他應該不會過來吧。

許是她認錯了人。

可他真的很像阿鐸……

羅秋容忍不住想著。

轉眼間,半個時辰過去。

一道雷響起,又重又沉,羅秋容嚇得渾身一抖,臉色煞白,她蒙著腦袋鑽到被子裡,害怕地不敢再看。

又是一炷香的時間。

羅秋容一顆心跌落穀底,果真是她認錯了人。

況且,這樣大的雨,他孤身上山也危險,她不該這樣期待……

羅秋容想著,她披上披風,準備去林姐姐房內尋她。

剛走到窗子旁,準備將被風吹開的窗子關上,倏地瞥見院中一道身影正在逼近。

那人身形修長,一襲黑衣,撐著一把寺廟內的油紙傘,正快速朝著小院內走來。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羅秋容眼睛蹭的亮起來。

一瞬間,她心跳的飛快,真的是他……真的是阿鐸哥哥!

她呼吸微抖,片刻後,小心翼翼推開門,從屋內出去,冒著雨朝著蕭鐸奔去!

蕭鐸看到那纖細身影的那刻,步伐更快,走近後將油紙傘整個都擋在羅秋容頭頂。

“你怎麼冒雨出來了?”微啞低沉的嗓音透著擔憂。

羅秋容眼圈微紅,她沉默半晌,終於從唇間擠出那句,“你是阿鐸,你是阿鐸哥哥,對不對?”

蕭鐸黑眸頓時柔軟下來。

果然,她認出了他。

蕭鐸黑睫微顫,他單臂將人擁入懷中,頭頂的傘冇有移開分毫。

“阿羅,我尋你好久。”

羅秋容的眼淚頓時落了下來,她此生從未想過,竟還能再遇見他。

抬起雙臂,抱緊蕭鐸的腰,羅秋容埋在他胸膛,“謝謝你還記得我,謝謝你,阿鐸。”

蕭鐸胸膛內的心在狂跳。

雷聲驟響。

蕭鐸下意識用手捂住羅秋容的耳朵。

“彆怕。”

他堅定沉穩的聲音,強有力地安撫住羅秋容慌亂的心。

她帶著蕭鐸進屋。

兩人坐在屋內,相守到天明。

這一夜,他們互訴衷腸。

說起這些年經曆的一切。

雙雙紅了眼睛。

……

雨後天晴。

天湛藍如洗。

清爽涼風吹過,簷下雙蝶朝著驕陽飄然而上。

天已亮。

他們,來日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