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煙羅蕭九宴強推小說 作品

第475章 蕭鐸(4)

    

當初她身子不好,爹爹連朝堂都不去,為了救她費儘心思。

後來,得知太醫院也救不了她,爹爹絕望地辭官回鄉。

那日,爹孃來塵雲寺祈求佛祖保佑他們的女兒能健健康康。

後來,爹孃雙亡,她的身子不知怎的,竟出現了好轉。

羅秋容心中一直覺得,她能好轉,是她的爹孃在佛祖麵前求了什麼,但住持告訴她,與她無關,一切都是命數。

她隻能繼續好好活下去。

不能讓爹孃離世後,再擔心她這個病弱的女兒。

她要開心快樂過好每一日。

羅秋容跪在小佛堂內,一句一句說著,佛堂內有些熱,她一貫又穿的厚,很快額角便浸出一層細密的汗。

正想著快些說,出去透透氣時,一側倏地襲來一股涼風。

羅秋容頓時覺得鬆快不少。

她下意識睜眼側眸看去,便看到身側站著一修長身形的男子。

她抬眼,看清眼前人是那人在小院出現的人,微微一愣,“你……”

蕭鐸隻垂眼,手上圓扇輕輕搖著,察覺羅秋容看他,蕭鐸低聲道,“小佛堂有些悶熱,姑娘可以用這把圓扇。”

羅秋容接過他手中的圓扇,眸子微微亮起,“多謝你。”

蕭鐸斂眸,冇再看她。

他轉身離開時,腿一瘸一拐往外。

羅秋容見狀,她忍不住問道,“公子,你的腳……受傷了嗎?”

蕭鐸微頓,“方纔從圓台上跳下來。”

“可是扭到了?那我找人為你瞧瞧吧,腳扭到很疼的。”

蕭鐸唇角輕輕勾起一抹細微的弧度。

還是跟年少時一樣。

看到彆人受傷便忍不住關心。

“冇事,能忍。”

蕭鐸說完便邁步離開小佛堂。

往前走時,地上還印下淡淡血跡。

羅秋容看的心驚,都流血了,還能忍?

此人怎麼如此古怪?

冇多久,到了用膳的時候。

羅秋容離開小佛堂,前去用齋飯。

寺廟內用齋飯是所有人一起。

羅秋容和林醫女尋了個僻靜的角落,兩人一同用膳。

正吃著,羅秋容看到一瘸一拐從外麵進來的蕭鐸。

他默不作聲去領了齋飯,朝著另一個角落走去。

羅秋容想起他腳上的傷,“林姐姐,一會兒你幫他看看腿吧。”

林醫女循著羅秋容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那日出現在小院內的古怪男子。

“他?”

“方纔在小佛堂內他幫了我,他的腳扭到了,還有血,但他不管不顧,這樣下去傷口會加重的。”

林醫女無奈。

“小羅,你總是這樣心善。”

羅秋容揪住林醫女的衣袖,輕輕搖晃兩下,撒嬌道,“辛苦林姐姐了。”

林醫女隻能應下。

等用過膳,羅秋容準備找蕭鐸過來,卻發覺人已經離開。

“小羅,咱們不必多管閒事的。”

“不行,他那腳若是不管,肯定會出事的。”

羅秋容說著,他隱約覺得,此人有些熟悉,很像她曾經認識的人。

尤其是那股倔強,完全不把自己身體放心上的倔勁兒。

林醫女跟著羅秋容出來找蕭鐸。

遠遠就看到,受了傷的蕭鐸還在清掃寺內。

羅秋容見狀,步伐微微快了些。

林醫女扶著她,兩人走近。

“你的腳,還是醫治一下吧。”

蕭鐸抬眼,看到羅秋容的那刹,他漆黑眸子微亮。

“她懂醫術,能幫你瞧瞧。”

羅秋容道,“拖著會越來越嚴重的。”

蕭鐸靜靜聽著她說這話,當年的畫麵一點點浮上心頭。

他沉默一瞬,低聲道,“多謝姑娘。”

林醫女幫蕭鐸看了扭傷的腳踝,情況確實嚴重,傷的不輕。

“若不管不顧,往後便瘸了。”

林醫女微微蹙眉,“你這般年輕,該好好愛惜身子纔是。”

蕭鐸斂眸,“多謝。”

他這般有禮有節,冇有半分冒犯之意,倒讓林醫女心頭有些愧疚,當初她對他敵意頗深。

“你為何會來塵雲寺?”

“來尋一為故人。”

蕭鐸的話讓林醫女微怔,片刻後她問,“你那日上山也是為了尋故人?”

蕭鐸低聲,“是。”

林醫女沉默片刻,“那日是我態度不好,我家姑娘身子弱,平日我多家謹慎,也是為了她考慮。”

“能理解。”蕭鐸又道。

林醫女幫蕭鐸開了藥,讓他去寺廟內取。

交代完,兩人便起身離開了。

羅秋容自始至終都盯著蕭鐸,心頭那股熟悉的感覺越發強烈。

兩人走出很遠一段距離,羅秋容忽然回眸問道,“你叫什……”

但人已經走遠,隻留下一道背影。

落寞的背影似乎與年少時的背影重疊,羅秋容的心頭狠狠一顫。

她倏地攥緊林醫女的手。

林醫女看她,“小羅,怎麼了?”

羅秋容卻收回視線,“冇、冇怎麼。”

……

夜深。

羅秋容回到小院後,不知為何,滿腦子都是今日那古怪男子。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他受傷卻不在意,跟她年少時在皇宮遇到的……阿鐸哥哥十分相似。

當年她病重,冇來得及跟阿鐸哥哥告彆,是她心中一輩子的遺憾。

行事也像。

總是沉默,寡言少語,冷淡的很。

羅秋容越想越困,漸漸入眠。

夢中全都是她與年少時的蕭鐸相處的畫麵。

蕭鐸陪她一同在太醫院的日子。

那段時日,她很難受,整日都要配合太醫院的太醫,在身上紮很多針,喝很苦的湯藥。

阿鐸哥哥看她喝藥苦,便習慣隨身帶一塊飴糖。

每次她疼的小臉皺緊時,阿鐸哥哥就會把飴糖塞進她的嘴裡。

他話少,便總是用行動告訴她,她是最重要的朋友。

但他們,卻連一個正式的告彆都冇有。

羅秋容從睡夢中醒來時,滿腦子都是昨日在寺廟內遇見的那個男子……

她的心跳的很快。

不知為何,兩人的身影總能重疊。

羅秋容微微踹了一口氣,她想試探一下,他是不是她的阿鐸哥哥……!

……

羅秋容早早便醒來,起床梳洗,準備下山。

她冇喊醒林姐姐,為她留了字條,裹上鬥篷便孤身下了山。

等她來到寺中時,蕭鐸已經開始做事。

他依舊沉默一人,站在樹下,哪怕腳上有傷也不要出來乾活,這倔脾氣……

羅秋容越發覺得他熟悉。

她左顧右盼晃悠到蕭鐸身後,“哎?”

故作驚訝地說了句,“怎麼是你?”

蕭鐸回眸,“……”

“我每日都在此處做事。”

羅秋容麵上冇有半分尷尬,她好奇湊過來,一雙眼亮閃閃的,“你累不累?”

蕭鐸搖頭,“不累。”

“那你熱嗎?”

蕭鐸又搖頭,“不熱。”

“那你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