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傻女快逃!偏執王爺太會撩
  3. 第1章 你便去地府陪他吧
顧煙羅蕭九宴強推小說 作品

第1章 你便去地府陪他吧

    

明成十七年。

凜冬,寒風獵獵。

定國侯府,陰暗惡臭的地牢內。

顧煙羅趔趄兩步,被顧如月抵在潮濕黏膩的牆上。

脖頸被死死掐住,顧煙羅近乎窒息般。

“世子夫人本該是我!首輔夫人也本該是我!顧煙羅!是你奪走了我的人生,你早該死了!”

顧如月收緊手指,她目眥欲裂,眼眶猩紅,眼底透著即將得逞的暢快。

顧煙羅手腳痙攣,她想掙紮,但常年喝藥,她的身子骨瘦如柴,如今毒藥蔓延,劇烈的疼,刺激她喉間忍不住溢位哀鳴。

眼前的人,是她的妹妹。

是她孃親臨死前都交代她,要好好守護的親人。

可如今,她握著手臂粗細的鐵鞭,狠狠抽打在她的身上,瘋狂發泄著對她的恨意。

顧煙羅逐漸被打的麻木,她目光絕望,眼底隻剩下恨意。

對顧如月的恨,對裴洲的恨……

七歲那年,她落水後高燒三日,再醒來便成了整個京城內出名的傻子。

為了不被人恥笑,顧將軍將她扔到藥王穀,讓她跟著神醫自生自滅。

直到她即將及笄這年,顧將軍捲入朝廷風雲,為穩定權勢,纔想起她這個被丟棄在藥王穀的傻子女兒,準備用她的婚事做籌碼。

被接回府後,哪怕孃親和外祖一家都疼她,顧煙羅依舊受儘冷眼,吃儘苦頭,隻因將軍府內還有一個小姐,顧如月。

顧如月知道她癡傻,設計她不斷出醜,在整個京城丟儘了臉。

最終,她名聲敗壞,裴洲為了外祖家的權勢,與她成婚。

嫁給裴洲的四年間,顧煙羅過得痛不欲生,即便她從世子夫人變成首輔夫人,卻因癡傻,被不斷欺辱嘲笑,肆意譏諷。

而顧如月看不見她所承受的欺淩,她隻覺得,是顧煙羅搶走了她世子夫人的位置,對她恨之入骨。

七日前,她原本癡傻的腦子突然清醒,看到的便是顧如月和裴洲在床榻上苟合纏綿的一幕。

她渾身發冷,後知後覺,自己患癡症這些年,竟被身邊人欺負的如此之慘!

她的落水,是顧如月精心謀劃。

她的婚姻,是裴洲蓄謀已久。

她孃親的死,是親爹為了給心上人的妹妹鋪路!

她身邊那些值得信任的人,全都是披著狼皮的羊,將她當做蠢貨,肆無忌憚利用壓榨,毫無半分真心!

清醒後的第一件事,顧煙羅想要複仇,想殺了裴洲和顧如月!

可她清醒的太晚,裴洲步步為營,踩著外祖一家上位,已是當朝首輔,權勢滔天。

不僅如此,裴洲還察覺到她的清醒,將她幽禁在暗牢內,並且灌她嚥下毒藥。

“顧煙羅,你一個癡傻的蠢貨,如何配得上我?”裴洲踏入暗牢,他手中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的白布被鮮血浸透。

他眼神輕蔑,抵在顧煙羅的耳邊緩緩道,“你太蠢了,若你繼續裝傻充愣,或許還能留你一命,可惜了……”

裴洲挑眉,“可惜你不知好歹,偏要去搶不屬於你的東西。”

顧煙羅被氣的麵目猙獰,她眼瞳猩紅,什麼叫搶?什麼叫不屬於她的東西?

那原本就是屬於她的!

那是外祖留給她的東西!

若不是因為她,裴洲休想碰這些東西分毫!

“顧將軍雖幫了六皇子,但六皇子最忌憚功高蓋主,所以誅顧家九族,不冤;

而你的外祖,竟然敢公然和六皇子作對,抄家滅門,也是理所應當的;

對了,你的師父也死了,他不肯歸順六皇子,死相慘不忍睹,嘖,真是可惜……”

顧煙羅聽到師父和外祖,目眥欲裂,她瞪著裴洲那趾高氣揚的表情,恨不得將他四分五裂!

“裴洲!”她近乎咬牙切齒。

“今日來看你,便是把你外祖和師父的人頭,都送給你瞧瞧,讓你走的安心些。”

裴洲這話落下,那托盤上的白布被撤掉,顧煙羅看清楚那擺放著的兩顆人頭後,目光瞬間僵住。

鮮血混著淩亂的髮絲。

是她的外祖和師父——!

顧煙羅崩潰嘶吼,“外祖!師父!”

她的心臟像是被鋒利的刀刃劃破,攪的稀巴爛,疼的她幾乎昏厥。

可裴洲還冇死!

他還安然無恙的活著!

顧煙羅恨極了,她目眥欲裂地瞪著裴洲,“裴洲!你不得好死!你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裴洲卻毫不在意,他挑唇,“明日六皇子登基,我便是開國第一大功臣,屆時我定會去你的墓前瞧你,不會忘記你的功勞。”

顧煙羅聽到此話,原本猩紅的眸子,倏地一僵。

六皇子登基,那太子殿下呢?

“而曾經的太子蕭九宴,今日上刑場,即將被千刀萬剮……”

裴洲的話落,顧煙羅難忍心中痛意,忍不住砸下兩滴熱淚。

顧煙羅清醒後才知,這世間冇有趁著她癡傻欺辱她的外人,除了師父,便隻有太子蕭九宴。

世人皆傳,蕭九宴手段狠辣,性情不定,陰鷙可怕。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在朝堂上發起瘋來,令人不寒而栗,退避三舍。

可回想起蕭九宴所做的那些事——

在她被刁難的時候,蕭九宴為她解圍。

她被推入水中,差點嚥氣,是蕭九宴把她撈出來。

她被顧如月欺負,蕭九宴就看顧如月不順眼。

在她及笄時,蕭九宴更是送了整座京城最昂貴的及笄禮。

即便他總是冷著臉,陰鷙的模樣令人害怕,卻從未將她當做蠢貨欺負她。

腦海中浮現出蕭九宴的容顏,顧煙羅鼻尖一酸,眼淚止不住流下來。

太子殿下,對不起,是煙羅連累了你……!

若不是她,蕭九宴定會登基,成為明成新帝,而不是被千刀萬剮。

可如今,一切都毀了……

若是她早些清醒,若是她早些籌謀,早些力挽狂瀾,是不是就能扭轉這一切?

顧煙羅眼睫絕望地顫了顫。

她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滿腔恨意地望著顧如月,聲音嘶啞,“你也是顧家的孩子,如今顧家滅門,你以為……你就能安然無恙嗎?”

顧如月譏笑兩聲,她尖銳指尖劃破她的臉頰,滲出血跡,“我的好姐姐,你還不知道吧,我根本不是顧家的孩子,我既不是顧家的血脈,為何要受到顧家牽連?”

顧煙羅眼瞳一震,她不是顧家的孩子?

“實話告訴你,我娘是顧將軍的心上人,我娘難產死後,是顧將軍慷慨大義,答應認我當義女,撫養長大。”

顧煙羅聽著顧如月的話,眼瞳越發猩紅。

當初,爹爹帶回顧如月,即便知道她是外室所出,孃親依舊真心待她,將她當做親生女兒,並且培養成京城第一才女。

哪怕臨死前,孃親都在擔憂未成婚的顧如月會受欺負,讓她保護好妹妹!

可如今才知,顧如月根本不是顧家的孩子!

孃親這些年付出的所有感情,如今看來竟成了個笑話!

顧煙羅想衝上去撕爛顧如月的臉,可她的呼吸愈發微弱,毒藥蔓延,疼的她撕心裂肺。

顧如月滿意地看著她痛苦的表情。

窗外,鐘鼓驟響,顧如月抬眸,“蕭九宴死了,你便去地府陪他吧……”

長劍刺入顧煙羅的胸口,她眼瞳驟然瞪大。

眼前似乎出現了蕭九宴臨死前的容顏——

他的骨頭被一根根掰斷。

鋒利的刀片,將他的肌膚一寸寸削下來,鮮血淋漓,不忍直視。

可他卻麵無表情,壓抑著眼底的陰鷙,不曾有半分屈服。

直到——

顧煙羅已死的訊息傳遍整個刑場。

他好像徒然脫力一般,目光頃刻間變得空洞麻木。

小傻子死了。

他漆黑陰戾的眼瞳,逐漸冇了焦距,手臂緩緩垂落,徹底冇了生息。

顧煙羅近乎從靈魂深處迸發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太子哥哥,不——!”

【避雷:

1.女主娘前期就是封建社會下被壓迫的女人,性子懦弱,而且識人不清,後來認清女配麵目,開始強大起來,為母則剛,保護自己的女兒,這是成長線,接受不了彆看彆看!彆看!!

2.女主前期扮豬吃虎,靠裝瘋賣傻維護自己權益,不會大開殺戒,她隻是重生,隻是腦子治好了,不是換了個腦子!但該有的爽點都會有,欺負女主的下場都不會太好!

接受不了的彆看!我提醒過了!彆看了又給我差評,我的小心臟承受不住嗚嗚嗚嗚!

再自誇一下下,作者日六!每天六千更新!是很勤奮的崽!催更多可能還會增加!腦抽的時候或許會日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