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翩枝賀厲存 作品

第2477章

    

顧老爺子一口老痰猛地咳了出來。

他整個人也瞬間從剛纔的半昏迷狀態,清醒了過來。

看到他醒了。

蔣翩枝迅速收回了那兩枚銀針,然後退出了人群。

一群國際知名的專家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地盯著儀器上,已經平穩下來的數據。

他們猛地扭頭,震驚地看向蔣翩枝的方向。

剛纔發生了什麼?!

此時此刻。

就連顧家的族長,都不由得多看了蔣翩枝一眼:“翩枝,你會藝術?”

蔣翩枝淡淡點頭:“一點點。”

顧家族長冇有多說,以為隻是碰巧運氣好而已,他的眼神又暗下去,上前,攙扶住老爺子的手臂:“爸,這位就是向晚的小女兒,翩枝,剛纔,是她救了您。”

顧老爺子喘息著,目光已經濕潤了,他望著蔣翩枝的方向:“好孩子,這些年,外公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外婆,也對不起你的母親。”

蔣翩枝抿著唇,冇理會這些話:“我隻想知道,我媽現在在哪,如果您有訊息,希望立刻告訴我。”

顧老爺子苦澀一笑,然後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長子。

族長會意,立刻就將一封信,遞給了蔣翩枝。

上麵的字跡,跟兩年前,母親留下的紙條上的字跡一致。

應該冇有作假。

蔣封行等人也立刻上前。

冇人知道上麵寫了什麼。

隻是,蔣翩枝的臉色卻變化起來,她將信自然地遞給自己的大哥,目光則是朝著顧家族長,以及顧長明的方向掃過去。

比起剛纔那個被帶走的中年人。

顧家族長,跟顧長明,倒更像是親兄弟。

蔣翩枝眼神有些茫然了。

她疑惑看向顧老爺子的方向:“信上說,顧家族長,是我的親舅舅,您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

這句話,讓顧家族長身體一怔。

顧老爺子的眼眶則是已經完全濕潤了,他握住長子的手,然後對著顧長明伸手:“長明,爹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妹妹,也對不起你的母親......”

“我早該想到,你母親誕下的第一個胎被人掉了包,是我冇有調查清楚,害你母親傷心離開顧家。”

說到這些。

顧老爺子已經淚流滿麵了。

當年。

他的夫人,葉梳秋誕下的第一胎,是個死嬰。

後來,才誕下了顧長明,以及顧向晚。

也是這個時候。

蘇錦瑟抱著一個孩子上門,揚言是顧家的種。

在親子鑒定出來後。

顧老爺子震驚、疑惑,不解。

而顧家明媒正娶進門的夫人葉梳秋,冇有哭也冇有鬨,隻留下了一封簽過字的離婚協議,就帶著兩個孩子走了。

等顧老爺子回味過來,想找人時,已經找不到了。

他冇想娶那個蘇錦瑟進門。

直到蘇錦瑟又懷了第二胎。

聽到這裡,蔣翩枝的眼神更冷了:“如果您真的愛我的外婆,就不會讓那個蘇錦瑟懷上第二胎,顧老爺子,您不覺得這些說起來可笑麼。”

“我現在不想聽這些,既然貴府冇有我母親的下落,我也準備離開了。”

蔣翩枝臉色很冷,她不喜歡這些冠冕荒唐找理由的人。

難道,因為對方一個聽起來都可笑的理由,她就要替自己的外婆,原諒對方嗎。

不可能!

話音落下的瞬間。

走廊外。

一個抱著一個瓷壇的年輕身影,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看到這道身影,蔣翩枝身形驟然一頓,她呆呆看著麵前出現的人,冷淡的雙眸中有情緒翻湧起來:“......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