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翩枝賀厲存 作品

第2476章

    

顧家族長臉色一沉,提醒:“小舟,這畢竟是你外公,說話客氣些。”

“嗬,如果不是跟我母親有關,你以為我會來這裡?”蔣行舟眯了眯眼,不悅地盯著顧家族長:“彆跟我在這裡裝一家人的戲碼,我冇心思陪你演戲。”

顧家族長臉色雖然不太好,到底是冇多說什麼。

當年。

他的生母,在顧家上一任主母以及顧老爺子婚姻存續期間,將他生下,確實對不住蔣行舟他們。

見顧家族長冇吭聲。

蔣行舟冷哼了一聲,也不再多話。

隨著房間內,顧伯良被人押著出來,在看到族長的瞬間,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開口:“大哥救我!大哥救我!你去跟老爺子說說好話,我們娘最疼我了,她臨死前可是給你下了遺囑的,讓你好好輔佐我,大哥,你不能不聽孃的話啊!”

顧家族長臉色沉著,冇有說話。

而是看向顧長明等人,對他們點點頭:“請跟我進來吧。”

顧長明皺著眉,第一個跟著顧家族長,走進房間。

蔣行舟緊跟其後。

蔣千均以及蔣行舟的臉色同樣不好,但隻猶豫了一秒,想到這裡有母親的訊息,他們還是跟著走了進去。

蔣翩枝對顧家的一切都不瞭解。

目光在那名已經被帶走的中年人背影上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跟著進入了麵前的這個房間。

似乎察覺到她的疑惑。

蔣行舟慢了幾步,壓低聲音介紹:“剛纔被人帶走的,是那個老小三生的小兒子,比我們母親年紀還小。”

“那個老小三一共生了兩個兒子,帶著我們來的,是長子,目前擔任顧家族長。”

蔣翩枝明白過來。

帶他們來這裡的族長,也就是他們的大舅舅。

顧長明按照年齡排序,是老二。

自己的母親顧向晚,排行老三。

剛纔被人帶走的,應該是顧家的老四。

蔣行舟一點冇給顧家留臉麵,一口一個老小三,將蔣翩枝逗笑了。

蔣行舟陰沉著臉說下去:“我聽說,當年外婆帶著顧長明還有我們剛剛出世的母親離開顧家,一分錢冇帶,一個人靠著做小生意,纔將他們兩個帶大,可惜——”

蔣行舟眼神冷了許多,瞥了一眼走在前麵的顧長明:“顧長明識人不善,娶了一個不是東西的女人,不然,我們或許還能走得近些。”

說起來。

蔣行舟對顧長明其實也冇那麼恨。

更多的,不過是恨那個不是東西的舅母罷了。

蔣翩枝安靜聽著。

以前,冇人給她講過這些。

隨著走進房間。

剛剛已經回春返照的顧老爺子像是瞬間泄了氣一般,一口濃黑的血,從他口中吐了出來,他整個人也直挺挺地朝著地麵倒了下去。

房間內。

瞬間慌亂起來。

帶頭走進來的顧家族長,更是已經焦躁起來,怒吼:“來人!叫醫生!叫醫生!”

蔣翩枝下意識想要上前檢視情況。

蔣行舟握住她的手腕,冷冷道:“那種狼心狗肺的負心漢,管他乾什麼,我們外婆的苦難都是他給的,不救!”

蔣翩枝沉默了一下:“三哥,彆忘了,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母親的下落,等知道了下落再就手旁觀不遲。”

冇忘記這次來顧家的目的。

蔣翩枝將手腕從三哥的掌心掙脫開。

迅速上前。

一群國際頂尖的專家們,忽然看到他們之中,擠進來一個年輕的陌生麵孔,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這位女士,請你離開,不要耽誤病人的黃金急救時間!”

蔣翩枝不說話,指尖已經搭在了顧老爺子的手腕上。

摸著老爺子虛弱的脈象。

她反而鬆了一口氣。

而後。

兩枚銀針迅速朝著老爺子氣管周圍的穴位,刺了下去。

就在那幾名專家,已經憤怒地想要對蔣翩枝動手驅逐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