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翩枝賀厲存 作品

第1章

    

“賀爺的毒解了!”

“有人救了賀爺!”

幾道聲音從一座戒備極其森嚴的醫院傳出。

緊接著。

那道被所有人緊張關注的尊貴身影,緩緩睜開了雙眸。

病房內。

幾道身影立刻激動起來:“賀爺!您醒了!”

男人明明已經虛弱至極,但他的聲音卻仍舊威武有力:“傳令下去,那天晚上在我房間的女人,務必找到,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在男人發出這道命令後,很快又陷入了昏迷。

當天下午。

一道搜查令,從燕京傳出,迅速驚動了整個華夏!

當即華夏境內無數富豪巨鱷,都瘋狂加入了這場尋人活動之中。

因為他們無比清楚。

能夠釋出這道搜查令的人,地位之高,絕對是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接觸的層次!

這是唯一能夠讓他們平步青雲,更上一層的機會!

這種能夠討好頂尖大佬的機會,可並不常見!

海城。

在燕京來的搜查隊,還在全城範圍內進行搜尋之時。

沈翩枝剛剛從醫院拿到孕檢報告出來。

她緊緊盯著孕檢報告上的字樣,臉上寫滿了蒼白。

沈翩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她隻知道腦袋裡一片混亂。

渾渾噩噩地進了家門,剛準備上樓休息。

一道不耐煩的聲音就從客廳傳了過來:“沈翩枝,我讓你去醫院幫我拿體檢報告,你怎麼拿了這麼久?你是找死麼!”

沈家二小姐,沈暖暖衝上來,直接將沈翩枝手上的體檢報告奪了過去。

沈翩枝回過神,意識到妹妹暖暖拿走的東西,她的臉刷一下就蒼白起來,下意識伸手準備將妹妹手上的報告單搶回來。

“懷孕?我怎麼可能會懷孕?!”沈暖暖臉色蒼白了一瞬,緊接著,就看清楚上麵的名字是沈翩枝,她緊張的表情立刻就鬆懈了下來。

緊接著是嫌惡跟嘲諷的目光,落在了沈翩枝的身上。

沈暖暖像是勝利者揮舞旗幟一樣揮動著沈翩枝的那份檢查報告:“我就說,我明明隻是普通體檢,怎麼可能有孕檢這一項目?沈翩枝,你真是不要臉!我就知道你每天放學出去肯定不是勤工儉學這麼簡單!”

“沈翩枝,你說吧,你到底懷了誰的野種!”

沈暖暖的聲音故意抬高,彷彿怕家裡的傭人們聽不到一樣。

還在客廳裡打掃衛生的傭人,這一刻看向大小姐沈翩枝的目光,都變了。

各種帶著輕蔑,嫌棄又意料之中的目光,紛紛朝著她看了過來。

沈翩枝本來就蒼白的臉,此刻更加慘白,泛紅的眼圈望著沈暖暖:“把東西給我!”

“給你?”沈暖暖笑了,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東西,她恣意在那份檢查報告上打量著:“孕八週?怪不得你兩個月前回來的時候渾身是傷,我看,你就是那個時候懷上的孽種吧!”

“沈暖暖,我讓你給我!”

沈翩枝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小動物,著急地伸手去搶那份化驗單。

她越是這樣,沈暖暖就越是開心,笑著將孕檢報告單拍了好幾張照片,直接發到了家族的聊天群。

一道中年人的聲音,從門口的方向傳了進來。

“你們在乾什麼?有冇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沈平川冷著臉,怒視向沈翩枝跟沈暖暖,他冷著眉,盯著沈翩枝:“不是讓你放學後就去就去王總開的夜總會打工了麼,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沈暖暖立刻冷笑著推開沈翩枝的手,將自己的勝利果實拿給沈平川看:“爸,你快看啊!姐姐懷孕了!怪不得姐姐最近放學回來都這麼晚,她肯定是在夜總會跟彆人亂來了!”

沈平川愣了一下。

目光落在麵前這張孕檢報告上之後,他抬頭,緊盯著沈翩枝,語氣裡有說不出的興奮:“這孩子,是王總的?”

兩個月前。

他送沈翩枝去王總夜總會,名義上是勤工儉學。

實際。

沈翩枝不過是他送給王總的玩物。

現在聽說沈翩枝懷孕,沈平川比任何人都更加興奮,緊緊抓住沈翩枝的手腕:“你聾了?!說話啊!這孩子,是不是王總的!”

沈翩枝死死咬著唇瓣,青澀的臉上一片蒼白。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父親臉上的表情,聲音也跟著顫抖:“爸,你、你說什麼?什麼王總......”

“這孩子不是王總的?”沈平川瞬間就怒了,猛地一個巴掌直接扇在了沈翩枝白淨的臉上:“你這個小賤種,我讓你去夜總會這麼久,你不討好王總,反而懷了一個野種!你跟你那個該死的親媽一樣賤!”

沈翩枝本來還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在她聽到沈平川的話之後,她的眼淚再也繃不住了,一雙眼睛盯著沈平川,第一次忤逆她最尊敬的父親:“你說我什麼都可以,不許說我媽!”

沈平川更怒了,猛地朝著沈翩枝的小腹上踹下去:“敢忤逆我?我看你在找死!”

“來人!”

“把大小姐拖下去給我打!”

“今天不把這個孩子打到流產,誰也不準給我停下!”

沈暖暖也被中年人臉上的凶惡給嚇到了,她冇想到父親竟然會這麼狠,目光看向已經被傭人拖出客廳的沈翩枝,她冷不丁打了一個冷戰,趁著父親的目光注意到她身上之前,迅速溜走了。

一個小時後。

沈平川才閒庭信步走到後院,盯著軟軟倒在地上的沈翩枝:“翩枝,彆怪父親心狠,父親也是為了我們這個家,明天一早,我親自送你去夜總會見一見王總,我相信,王總會喜歡你的。”

他的話剛落下。

幾名傭人慌張衝了進來:“老爺,不好了!突然有一群穿著防爆服的人,把我們院子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