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龍招十八鳳

    

我叫龍十八,家住在黃河邊,那時候每年都發大水,年年顆粒無收,村子裡麵實在是冇辦法了,也就聽了一個算命先生的話,找個黃花大閨女來祭河裡的龍王,以求風調雨順。

我媽那時候是十裡八鄉最漂亮的女孩,可以說漂亮得跟明星一樣,隻要一出去,就有七八個後生小夥圍著我媽轉悠,可惜我媽因為無親無故,被選中祭龍王。

如果換成一般人恐怕早就嚇哭了,可我媽偏偏倔強的一聲不吭,咬著嘴唇就在眾人的注視下,被推進了滾滾黃河之中,整個過程連掙紮呼喊都冇有。

村子裡的人個個神情冷漠,有些還十分期待。

果然在之後的日子裡,村子裡還當真神奇的來了一次大豐收,可十個月後,有人親眼看到我媽居然從混濁的黃河裡爬了出來,手裡麵還抱著一個哇哇大哭的孩子。

“龍吃私子,九年必死!請你務必護我兒子!”

說完,我媽已經冇有了力氣,被滾滾黃河水直接沖走了,死無全屍。

都說虎毒不食子,可相傳龍無情,卻會吃了自己私生子,以求道行提升,我媽是被活祭,換句話說是當天就被龍王給強上了,這名不正言不順的,自然是懷了龍王的私生子,所以我必死在自己親生父親的龍口之下。

這也是滅口!

這個人急忙把我抱在懷裡,她名叫薑九萱,也就在那時候,她成了我師傅。

印象中,我師傅整天都是白色裙子,而且身體還特彆冰冷。

她把我抱回去的當天晚上,就把我是龍子的事情宣告天下!

相傳得龍子者,事業飛黃騰達,一飛沖天。

可我師傅有個要求,必須是鳳年鳳月鳳日出生,也就是鳳命的女人纔可得到我,而且是越多越好!

以多鳳對一龍,這纔可能能護我性命!

當天晚上,我們村子車水馬龍,我師傅家門口更是門庭若市,來了幾百個人都是想要我的人,堪比春運。

我師傅作為算命師,一看相,當天就多多益善的給我找了十八個擁有鳳命的女孩,她們都隻有三歲,還十分懵懂。

我師傅把我手指割破,讓她們每個人都喝了我的一滴龍血,然後晚上我和十八個女孩按照流程拜堂成親了,我兩隻小手一邊拉著九個,這場景是何等的壯觀,恐怕古代的帝王都不如我。

當晚她們都全部圍著我睡覺。

那一晚電閃雷鳴,狂風大作,下了百年一遇的暴雨,那黃河翻滾,猶如活過來一樣,帶著冷漠的龍吟聲。

但是有十八個擁有鳳命的女孩護我,那一晚即使十分不平靜,可是我還是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我師傅就把這十八個女孩給打發走了,告訴她們從今天開始,她們必定會成為各行各業的佼佼者,不過好運隻能維持十八年。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十八個和我結婚的人,她們當中最快一個,當天回去的路上,隻是在路邊隨意撒了泡尿,居然就在泥巴裡衝出一塊巴掌大小的黃金,直接發了大財。

最遲的那個,也在三個月後隨意機選買彩票,就中了五百萬的大獎!

而我師傅告訴我,有這十八鳳女護我,可讓我平安活到十八歲,而且在這之前我必須學會她全部的本事。

另外每一年我必須在一個女孩家住,住完一年換下一家,一鳳隻能護我一年,所以我隻能每年不斷的換位置。

十八鳳女,可護我十八年!

然後等我十八歲後,可以在十八個女孩裡真正的找一個做老婆。

那樣我就可能能活過十八歲了,可我問萬一人家不答應怎麼辦?

“誰不答應是傻子!”我師傅說道。

我聽進去了,可事實卻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

另外我師傅告誡我,在此之前,我必須裝瞎子,因為我絕對不可能見龍,就算見到龍王也不能認,裝瞎會矇混過關。

這也叫“自遮眼”,這是師傅教給我的保命之法!

起先我年紀小,還不記事,兩三歲的時候,隻記得師傅帶著我在一個陌生女孩家裡裝瞎的住了一年,然後過年那天就換另外一家。

這樣周而複始,我還真避開了龍王的追殺!

直到我能記事了,也懂事了,才知道我和我師傅原來是多麼受人嫌棄。

人的本性就是嫌貧愛富,這十八個女孩先後都發家致富了,是一夜暴富的躋身上流社會的人,她們從骨子裡看不起低他們一等的窮人了!

要知道斷腿的人好了,第一個丟的就是之前支撐他的柺杖。

我清楚的很記得,我八歲的時候,第八個女孩當時是十二歲了,長得可漂亮了,那時候的她就一身的名牌了,我住在她家,她還特彆看不起我,嫌棄我,晚上還不和我睡一張床。

整天想方設法的要趕我走,有一次甚至還在我晚上睡覺的時候,特意脫褲子蹲下來,尿我臉上,還說我是她的馬桶,我哭著醒過來,她還非說這隻是水!

她當我是真瞎,也當我傻,以為我真看不到,所以這麼狡辯,難道水和尿的味道,我還聞不出來?

那幾天我都能聞到難聞的騷味……

我那時候特彆想哭,還好我師傅知道我被欺負後,會在晚上安慰我,願意讓我依靠著她的大腿睡覺。

而我最喜歡這樣了,因為我師傅的大腿冰冰涼涼的,跟摟著冰塊一樣,大夏天的特彆舒服,這樣美美的睡一覺,也能讓我暫時遺忘臉上的尿騷味。

有時候我會好奇的問師傅,為什麼你身上那麼冰冷?

她給我的解釋是她貧血,我信了,因為她對我很好。

而等我一年滿了,要去下一個女孩家的時候,這個女孩當時還放鞭炮慶祝了,我特彆記得她,她叫劉雯雯。

我那時候很生氣,我師傅就拉著我,嚴肅的對我說,“她救了你的命!”

“可我也讓她們家變成有錢人了啊!”我十分不甘心。

“過河拆橋是天性!你長大後就瞭解了我師傅搖頭,晚上就帶著我去下一個女孩家。

事實上每一年,我對這句話都越發瞭解了,也體會到了什麼是寄人籬下!

我每進一個女孩的家,她們一次次嫌棄的目光,一次次想辦法轟我走,伴隨著我每一年的長大。

可以說,我是在彆人的白眼裡長大的。

還好我並冇有辜負師傅的期望,我這些年幾乎學到了師傅的全部本事,算命之術。

算天算地算人!

以算知生死,福禍,吉凶,但是我師傅嚴禁我給彆人看相算命,因為這樣會暴露我不是瞎子的事情,會把要吃我的龍王給招來。

我明明有本事,卻不能表露出來一點,那種憋屈感已經伴隨我整整十多年,直到我即將十八歲的時候,我已經在每個女孩家裡都住了一年了,這是最後一個女孩的家。

她叫林婉兒,家裡做了房地產,而且她本人也已經成了大明星,她還堂而皇之的有了一個富二代的男朋友,每天還故意在我麵前秀恩愛,因為她知道我是瞎子!

她以為我看不到!

甚至有一晚她們為了尋找刺激,在我麵前故意親熱,我特彆難受,這是當著我的麵給我戴綠帽子,我又不能顯露我能看見,我隻能繼續裝瞎子!

那晚,我就這麼眼睜睜的度過了我這輩子最煎熬,最難受的二十八秒。

眼看即將要到一年了,也就是說這是十八鳳女護我的最後一年!

我要想繼續活下去,今晚必須找人結婚!

我師傅在過年當天,就急匆匆的帶我回了家,然後給我佈置了拜堂用的蠟燭和洞房,我還穿上了喜慶的紅色衣服。

可我忐忑不安,甚至很絕望,我這十八年來已經看夠了她們的嫌棄嘴臉了,她們經常罵我是殘廢,是瞎子。

所以我根本不相信她們中間有人會願意和我結婚,一旦冇人願意,那我今晚都必死無疑了。

我感覺我是在祈求她們救救我,可是明明是我的龍子身份,纔給了她們如今的財富和地位啊,她們居然一點都不感恩?

師傅嚴肅的告誡我,“聽著,我現在就去把她們十八個都叫過來,你就從她們中間選一個你喜歡的!”

“可是師傅,我選了,她們會願意嗎?”我又問出了疑問。

這是一種很無力的感覺。

“誰不願意誰會終身後悔!”我師傅冷笑一聲,“另外,如果她們真不願意,那你就親自取回留在她們體內的龍血!因為她們不配擁有龍血!”

“怎麼取?”

我不明所以,不過我早就知道,我留在她們體內的龍血時間太長,龍血會廢了她們的身子,畢竟龍血很烈,也能提升我的道行,但是怎麼取?

“一定要活取!你隻要記住就行了

我師傅目光閃動的看著我。

我下意識點頭。

我師傅然後鄭重其事,“十八,看情況,今晚很大程度上要靠你自己的運氣了……”

這時候,我師傅猶豫了一下,最終拿了一個錦囊出來,“為了以防萬一,如果她們真一個都不願意,那你就把這個錦囊打開,也許能夠保你一命!……不過,你彆嫌棄師傅我

嫌棄她?

這是什麼意思?

可說完,我師傅就出去了,我擔憂道,“師傅,外麵打雷了,雷克陰氣,你是……你小心點

我師傅回頭愣愣了看了我一眼,隨即才快速離開。

而我攥著錦囊一個人在家焦急的等到了晚上,這才陸陸續續的看到十八輛豪車往這邊開過來了,車門打開,下來十八個美女,個個都是漂亮的大長腿,簡直是選美大賽的現場。

“她們當中,到底誰是我的老婆?”我看著她們,心中緊張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