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全民挖寶,我成了世界之主
  3. 第356章 三十萬朱雀戰士!
蘇宇林紫 作品

第356章 三十萬朱雀戰士!

    

月球上,有問題。

這是蘇宇第三次意識到了。

第一次,大白天,烈日高懸,蘇宇親眼看到,圓月當空,有一道身影站了起來。

但很快,那圓月宛如流星一樣,劃過天穹,至於那身影,也消失不見了。(見第300章)

第二次,是人工智慧“叁”推送的新聞,有人使用一張超級藏寶圖,挖出了一張普通的藏寶圖。

挖出的藏寶圖,其座標地點,竟位於……月亮之上。(見第328章)

現在,這是第三次了!!!

連續三次,都說明瞭月球上存在了問題。

月球上,或許隱藏著大秘密。

眼下,蘇宇舉頭望明月。

眼眸中,凝重無比。

雖然,一直在罵戰廢物,可那更多的是一種玩笑話。

也就過過嘴癮罷了。

事實上,蘇宇打心眼裡,是真的佩服戰。

若非是戰,三年來,大夏怕是早就不存在了。

可眼下,蘇宇看到,在月球上,兩道身影彼此正在廝殺。

其中一人,是戰。

十分強大。

可另外一人,比戰好像還要強大。

而且,強大得可怕,讓蘇宇都覺得有些驚悚了。

哪怕隔著無儘的距離,蘇宇都覺得彷彿天威當頭落下了一樣。

轟!!!

突然,有恐怖的氣息傳蕩而來。

蘇宇抬眼望去。

大夏境內,一方破碎的天地,彷彿舉界飛昇一樣,陡然升空而起,朝著天外而去。

蘇宇看到了那一方十分破碎的天地中,一片廢墟。

但是,卻存在了一座宮殿。

“世人皆知嫦娥女,無人識我太陰君!”(見第166章)

一聲歎息,帶著濃濃的悲哀之意,響徹大夏。

蘇宇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美麗不可方物,宛如謫仙臨世。

那女子,正站在宮殿上,舉頭望明月。

在後方,還有一位白衣女子跟了上去。

那是第七代嫦娥女。

她們要去支援戰了。

很顯然,在月球上,戰的實力很強很強,但冇有足夠的把握。

要不然,哪裡需要人支援?

就在這時,蘇宇身旁,出現了一道身影。

蘇宇轉頭望去。

那是魏三行。

魏三行出來了。

魏三行也舉頭望明月,眼眸中,流露出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那是誰?”蘇宇覺得,魏三行或許知道些什麼。

魏三行聞言,搖搖頭,又點了點頭,說道:

“我聽部長提起過,那人曾是一位無比強大的戰士。”

“但是,被汙染了,時而清醒,時而不清醒。”

“完全冇有任何的規律可言。”

“三年前,部長得到了一張藏寶圖,位於月亮之上,於是帶人挖出了那位戰士!”

魏三行歎息一聲,很是無奈,說道:“三年來,部長一邊鎮壓對方,一邊想辦法讓其徹底清醒過來,奈何……至今都冇能做到。”

一聲歎息,道儘了戰的無奈與辛酸。

那位戰士,曾是人族的強者,為人族立下了赫赫戰功。

三年來,戰想儘了一切辦法,可就是無法讓其徹底恢複清醒。

三年了!

人生,又能有幾個三年?

大夏,又能有幾個三年?

蘇宇聞言,不由沉默。

難怪,在感應中,那氣息似人非人。

突然,蘇宇雙眼如電,舉頭望明月。

眼眸中,彷彿有燦燦光芒透出。

一隻巨大的朱雀,陡然衝出了月球,朝著太陰星君撲來。

衝出的時候,還是正常的朱雀。

可眨眼間,竟然就變身成了一隻漆黑的朱雀。

“朱雀?”蘇宇詫異出聲。

“是的,朱雀。”魏三行開口說道:“那是一位朱雀戰士。”

“我聽部長提起過,那人好像叫……三十萬朱雀戰士。”(見第288章)

頓了頓,魏三行皺眉道:“這世上,怎麼會有人叫三十萬朱雀戰士這麼奇怪的名字?”

“我曾問過部長,部長說,那個時代的強者,就是這麼奇怪。”

“還說,月球上的那位戰士,一生改名上萬次。”

蘇宇聞言,有些難以理解。

三十萬朱雀戰士,不是有三十萬個朱雀戰士。

而是,那人的名字就叫“三十萬朱雀戰士”,這世上,真有人起這樣的名字?

不。

這不應該是名字。

而是一種……稱呼。

就好像,齊人王,其實也不是名字。

而是那個時代,人們對齊東來的一種稱呼。

忽然,魏三行收回目光,麵色微變。

下一瞬,魏三行的身影沖霄而起,一路向西而去。“蘇部長,出事了,我先走一步。”

魏三行的聲音傳來。

“可需要我幫忙?”蘇宇開口。

“不必了,我一人足矣。”

魏三行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薑老,出來護著點蘇宇,蘇宇現在太弱了,可不要被殺了。”

魏三行的聲音傳入東海海底的天地中。

其內,薑子牙聞言,麵色很是平靜,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左手捧著封神榜,薑子牙忽然有些無奈地歎息一聲。

齊人王,真不是東西。

我想請一些道友入封神榜!

但是,齊人王不讓我請它們入封神榜!

“薑老,這裡的魂,全都是我的!!!”

齊人王大殺四方,不論強弱,不論公母,不論老幼,隻要是敵人,一律殺無赦!

齊人王揚聲道:“它們這一族,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殺十億,根本不夠!!!”

“我要殺百億敵人給蘇宇慶祝下。順便,再送蘇宇一杆百億尊魂幡!!!”

“所以,你彆搶我的魂!它們,統統都是我的!!!”

薑子牙聞言,忍不住搖頭,轉身離開了這一方天地。

這一族的強者,基本上都死了!

餘下的,也都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齊人王一人,足夠應付了。

“齊人王,這裡交給你了!”

忽然,戰揚聲說道:“我們就先走了!!!”

“好!”

齊人王的聲音傳來。

“我們走吧。”戰說道。

……

東海上空。

蘇宇還在舉頭望明月。

月球上,戰在和“三十萬朱雀戰士”打得火熱,但是,有些不敵。

月球之外,一隻漆黑的朱雀,獨自阻擋住了太陰星君和第七代嫦娥女。

忽然,蘇宇內心一動,轉頭望去。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身旁。

“這次,有些麻煩了。”戰舉頭望明月,突然說道:“三十萬朱雀戰士已經徹底淪陷,不再清醒,這次,我怕是很難再鎮壓住了。”

言語間,戰轉頭看向了薑子牙,說道:“薑老,我的一道分身已經去替代你了,或許,你該出手了!”

“要不然,我怕星空大敵還冇降臨,整個藍星就已經毀了。”

一旦讓三十萬朱雀將士降臨藍星,全球勢必會化作一片廢墟。

那時候,不知道要死傷多少人?

不敢想象。

薑子牙點點頭,閉上了雙眼。

很快,蘇宇就感應到,一道恐怖的氣息從守夜人總部的方向傳來。

一道虛幻的身影,陡然衝出。

不過眨眼間的距離,那身影便衝出了大氣層,出現在了星空中。

那身影,還在節節拔高。

很快,蘇宇就睜大了眼睛,麵露不可思議之色之色。

那身影,彷彿是一位星空巨人一樣。

所謂的藍星,所謂的月球,在其眼中,就好像……茫茫大海中的一條魚一樣。

“願者上鉤!”薑子牙的聲音傳蕩而來。

一根直直的魚鉤,陡然跨過無儘的星空,落在了月亮之上。

三十萬朱雀戰士,一身漆黑。

全身上下,都有恐怖的漆黑火焰在燃燒。

可眼下,猛地抬起頭來,雙眼之中,射出了兩道黑漆漆的火焰,朝著直直的魚鉤衝去。

在其對麵,另外一個戰,彷彿抓到了機會,陡然出手。

一拳又一拳!

猛擊而出!

殺得三十萬朱雀戰士身影節節敗退!

轟!!!

直直的魚鉤,陡然落下,湮滅了黑漆漆的火焰,最終,落在了三十萬朱雀戰士的身上。

“老夫釣魚,不管你願不願,都得上鉤。”

薑子牙的聲音,帶著浩蕩的威嚴,響徹星空,不容置疑。

三十萬朱雀戰士,十分強大。

可是,被直直的魚鉤,勾住了身影,迫不得已,朝著月球之外衝去。

另外一個戰,強勢出手,不斷轟擊。

東海上,蘇宇抬頭望著這一幕,眼眸中,充滿了擔心。

“能鎮壓嗎?”蘇宇擔心地問道。

旁邊,戰搖搖頭,說道:“或許能,或許不能。”

“現在,就看他能不能臨時清醒過來了。”

“如果能清醒過來,隨時都能鎮壓。”

“不然的話,就有些麻煩了!”

戰有些心煩意亂。

這都什麼事?

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這個時候出事。

月球上的分身,在來的時候,三十萬朱雀戰士其實還是清醒的。

可纔過去了一小會兒,就不清醒了。

要不然,哪怕需要支援,也不是月球上的分身來支援了。這次,大意了。

戰轉頭,忍不住看了蘇宇一眼。

早知道你死不了,我就不召喚分身了。

但現在,說這些,有些遲了。

“要不,還是我出手吧?”沉默了下,蘇宇開口道。

“你……還是算了。”旁邊,戰搖頭說道:“我怕你敗家。”

蘇宇的底牌太多了,戰是真的怕蘇宇敗家。

現在,三十萬朱雀戰士看似強大無邊,可其實,一切都還在掌控中。

雖然,打得天崩地裂,可那裡是月球,上麵又冇有人。

目前來講,根本不怕傷亡。

蘇宇聞言,麵色一黑。

我敗家?

你居然說我敗家?

我敗家,還不是你太廢物了!

你但凡爭口氣,我現在都在上大學呢!

“我也就是說說而已,你不必當真,說實話,我已經冇有底牌了。”

蘇宇歎息一聲,有些無奈。

真的冇有了!

全都用了!!!

“真的冇有了?”戰突然擔心地問道。

不會是真的吧?

“真的冇有了。”蘇宇重重地點頭。

噗嗤!

突然,旁邊的薑子牙,雙眼陡然開闔。

可下一瞬,身影直接炸開。

當再次凝聚出後,身影變得十分……虛幻。

同一時間,蘇宇抬頭看到,星空中的薑子牙,遭遇重創,身影墜落。

在進入大氣層後,全身燒起了熊熊大火。

轟!!!

三十萬朱雀戰士,打得另外一個戰,身影暴退!!!

更是在這一刻,那三十萬朱雀戰士,猛地抬頭,目光落在了藍星上。

其眼眸中,閃過了一抹恐怖的嗜血之意。

下一瞬,其身影陡然走出,出現在了星空中。

三十萬朱雀戰士,正在朝著藍星走來!!!

“齊人王!!!出來支援了!!!”旁邊,戰麵色徹底變了,聲音陡然響徹四方。

“敖廣,不要佈局了,速到天外支援!!!”

蘇宇聽到“敖廣”二字,腦海中,立馬想起了一人。

東海龍王!

記憶中,東海龍王,好像就叫敖廣。

同時,蘇宇還想起了一則新聞。

曾有人挖出了一頭龍王,施法退去了玄武市的海水。(見第57章)

敖廣,難道就是當時被挖出來的龍王?

轟!!!

還不等蘇宇想明白,整個太平洋彷彿地震了一樣,突然劇烈地震動了起來。

海水咆哮。

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尊長達上百公裡的龐然大物,陡然從一望無垠的大洋中鑽出。

其身上,長滿了金燦燦的龍鱗。

恐怖的龍威,瞬間覆蓋而出,禁錮了天地。

那是……東海龍王敖廣。

“戰!”

“你個廢物!!!”

“我還冇準備好呢!!!”

“喊什麼喊?”

東海龍王敖廣怒吼一聲,陡然,張開了血盆大口。

太平洋的上空,瞬間一黑。

從白天,化作了黑夜。

一張血盆大口,猛地落下。

一條條大魚、一頭頭海獸,紛紛發出了絕望的慘嚎。

無數的大魚、海獸,被東海龍王敖廣一口吞下。

太平洋的上空,陡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那是……血雨。

整個太平洋中,無數存在,簌簌發抖。

下一瞬,敖廣的身影沖天而起,眨眼間,就衝出了大氣層。

蘇宇震驚地望著這一幕!

如果冇有看錯的話,東海龍王一口吞下的大魚、海獸,其中不乏第十一、第十二境的存在。

好強!!!

“豬守拙!立馬前往天外支援!”

戰的聲音,再次傳蕩而出,響徹整個大夏。

“馬上到。”豬守拙的身影冇有出現,但是,卻給出了迴應。

這時,戰轉頭,注視著蘇宇,一臉嚴肅地問道:“蘇宇,你真的再冇底牌了嗎?”

“有,還是有的……”蘇宇弱弱地開口。

“那好。”戰明顯鬆了口氣,說道:“你在大氣層外候著,我們若是擋不住了,你便是最後一道防線。”

“我現在,要去請一些老傢夥了!”

言語間,戰的身影已然消失。

蘇宇點點頭,拖著重傷之軀,沖天而起。

等到了大氣層外,蘇宇拿出了一株仙藥,一邊塞入口中咀嚼,恢複傷勢,一邊抬眼望去。

砰!

東海龍王敖廣的身影,去得快,來得也快。

直接倒飛到了蘇宇身前。

龍血灑落星空,很多都落在了蘇宇的身上。

瞬間,蘇宇覺得全身變得滾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