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全集正道紅途
  3. 第1076章 有權真好
丁永勝錢坤 作品

第1076章 有權真好

    

休委主任說到這裡,鄒國凱的臉色隨即也陰沉了下來。

體委主任也是官場中人,他也很是關註上級領導的臉色。

上級領導拿捏下級領導,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辦法,便是臉色。

上級領導的臉色和緩,談笑風生,下級就冇有壓力和束縛。

但上級領導的臉色一冷,下級就要注意了。

就像雲書記和黃副省長談話的那次,雲書記的臉色隻是略微一淡,還說不上冷,黃副省長的心中便是一緊。

可見上級領導的臉色對下級是有多麼的重要。

鄒國凱是副縣長,體委主任是正科級。鄒國凱是體委主任的上級領導。

鄒國凱臉色這一陰沉下來,體委主任心裡就有些發毛了。

體委主任也是官場中的老油條,他看到鄒福縣長臉色陰沉了下來,知道鄒副縣長肯定不滿,也有話要說,他便不敢再說什麼,而是等著鄒副縣長說。

鄒國凱臉色陰沉地道:“你們體委也太官僚了吧?那個孫小妹也冇犯多大事,就是失手把人給打傷了。公安機關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們體委開除人家於嘛?你們這麼做,不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嗎?”

體委主任這才知道了鄒副縣長臉色陰沉的原因。

體委主任很會見風使舵,忙道:“鄒副縣長,您批評的對。我們隻是開會研究通過了,好在還冇有走完解聘手續。我回去再立即召開一次會議,我們體校決定不開除孫小妹了。”

體委主任並不是體育專業出身,他就是一名政府官員。

但就是因為他很會見風使舵,毫無原則可言,很是討上級領導的歡心,這才被提拔成了體委主任。

體委主任是個肥差,冇有什麼經濟指標壓力,還很能撈好處。

聽體委主任這麼表態,鄒國凱心花怒放。

鄒國凱在李初年麵前根本就找不到當副縣長的感覺,但在這個體委主任麵前,鄒國凱終於找到了當副縣長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還特彆的強烈。

因為他陰沉的臉色,讓體委主任提心吊膽。

他說的話,體委主任立馬點頭照辦。

媽的,權力真是一個好東西。

鄒國凱道:“你們不但不能解聘孫小妹,還得要以體委的名義來保釋孫小妹。孫小妹是無辜的,甚至還有些冤枉。縣紀委工作人員去她姐姐家執法時,也存在出言不遜,言語粗魯的問題,孫小妹看不慣,就和他們發生了爭執。爭執之中,她是失手纔將縣紀委的借調人員紀光廉給摔傷的。冇多大事,你們體委出麵保釋她,她很快就能放出去了。”

體委主任看出來了,鄒副縣長這是在力保孫小妹啊。

但至於鄒副縣長為何這麼力保孫小妹,體委主任不知道,也不敢問。

很會來事的體委主任道:“鄒副縣長,我回去後就立即以我們體委的名義保釋孫小妹。”

鄒國凱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嗯,好。”

體委主任道:“鄒副縣長,

您還有什麼指示?”

到了這裡,談話也就該結束了。

但鄒國凱在體委主任麵前找到了強烈的當官感覺,這讓他捨不得談話就此結束。

鄒國凱道:“我們的黨,在教育人的問題上,曆來的原則都是治病救人,懲前毖後,不能一棍子打死。要是把人給一棍子打死了

那就失去了教育的意義了。比如這個孫小妹,她是不小心失手把紀光廉給摔傷的。這說明她不是故意的嘛。殺人還要分故意和失手呢,何況她隻是摔了紀光廉一下?因此,我們作為領導乾部,必須要貫徹我們黨的優良傳統,給孫小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否則,那就不是治病救人,懲前毖後了。”

體委主任忙點頭道:“鄒副縣長,您批評教育的對。我們體委堅決貫徹您的指示精神。我回去就立即召開會議,傳達您的這個重要指示!”

鄒國凱被休委主任給捧的很是飄飄然了起來,竟然起身主動和休委主任握了握手。

等體委主任走後,鄒國凱經過深思熟慮,索性性撥通了紀光廉的手機。

以前鄒國凱和紀光廉打過很多次交道,兩人也算是比較熟悉。

鄒國凱之所以給李初年去電話,就是想讓李初年發句話,隻要紀光康同意和解了,那鄒國凱也就省事多了。

但李初年直接拒絕了鄒國凱,鄒國凱隻好親自給紀光廉打電話。

“光廉,你好!我是鄒國凱。”

“哦,啥事?”

紀光廉這話,頓時讓鄒國凱一愣。

鄒國凱心中又納悶又彆扭,自己可是副縣長兼公安局長,紀光廉既冇有稱呼自己鄒副縣長也冇有稱呼自己鄒局,而是直接問啥事,這也太不拿自己當個領導了吧?

鄒國凱在體委主任那裡找到的當官感覺,被紀光廉的這句話給擊了個粉碎。

實際上紀光廉也不想這樣,最起碼人家鄒國凱現在是副縣長了,尊稱人家一句鄒副縣長,這也冇什麼嘛。

但剛纔李初年給他打來了電話,將鄒國凱的心思都告知了紀光廉。

紀光廉現在還在生鄒國凱的氣呢。

這個時候鄰國凱卻打來了電話,那鄒國凱就是純粹找不自在了。

鄒國凱道:“光廉,有這麼個事,想和你協商一

下。”

“你說就行。

紀光廉這話裡還帶著一般子怒氣,鄒國凱也聽出了紀光廉的語氣中似乎帶著火氣,但他顧不得這麼多了,道:“光廉。孫小妹將你辯傷了,但她也不是故意的,是失手造成的。咱們縣體委要開除她,你看能不能和她和解?也免得人家將工作給丟了嘛。”

紀光廉的怒火再也控製不住了,冇好氣地道:“她被開除與我有什麼關係?她把我摔成了這樣,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那她就要為此付出代價。和解?門都冇有。”

“光廉,你不要激動嘛。這可不是個小事,你再好好考慮下,不用急著答覆我。”

“我必須要急著答覆你,而且要明確地答覆你。我不同意和解,堅決不行。”

鄒國凱也火了,當即就道:“你確定?”

“我當然確定了。”

“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

“一絲一毫的商量餘地也冇有。”

說完,紀光康就直接掛了電話。

把鄒國凱給氣的直接摔了電話。

喜歡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