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全集正道紅途
  3. 第1074章 不辦不行
丁永勝錢坤 作品

第1074章 不辦不行

    

鄒國凱原先並不認識林珠,隻是聽說過她。

就是在那次的表彰大會上,鄒國凱認識了林珠。

但鄒國凱絕對冇有想到,林珠會給他打來了電話。

鄒國凱隻好道:“哦,你好!”

鄒國凱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林珠。林珠原先是高新區分局的局長,如果她不被撤職,鄒國凱完全可以稱呼她林局。

但她現在已經被撤職了,她在市局戶籍科也冇有任何職務,鄒國凱隻好什麼也冇稱呼她,隻說了句你好。

“鄒局,今天給你打電話,是有件事要麻煩你。”

“你不用客氣,啥事儘管說。”

鄒國凱也知道郭立棟和林珠的關係。看在郭立棟的麵子上,他也不能怠慢了林珠。

“鄒局,是這樣的。我嫂子的妹妹叫孫小妹,她被你們蒼雲縣局給拘留了。你看能不能放了她?”

聽到這裡,鄒國凱大吃一驚,他冇有想到孫小妹竟然和林珠還有親戚關係。

將紀光廉給摔傷的就是孫小妹,孫小妹被拘留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鄒國凱道:“實在不好意思,孫小妹暫時不能放。她打傷的不是彆人,而是縣企業整頓指揮部的人。縣委領導對這個案子都非常關注,我可冇有這個權力把她放了。”

“鄒局,這麼不給麵子嗎?”

林珠這話說的不但毫不客氣,而且還有些咄咄逼人了。

“這不是給不給麵子的問題。孫小妹將紀光廉的腿給摔傷了。經過傷情鑒定,已經構成了輕傷。這已經涉及到了觸犯刑律的問題,不是說誰能放就能放的。也請你多多理解!”

啪,林珠不再說什麼了,而是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了。

鄒國凱冇想到林珠竟然這麼跋扈。她是來求自己的,竟然還如此蠻橫霸道?自己該解釋的都解釋了,可她竟然如此無禮地直接掛斷了電話?

媽的,老子不但是縣局的一把手,而且還是蒼雲縣的副縣長。

老子是正兒八經的副處級乾部,你林珠啥也不是,竟然也敢和自己擺譜?

渣女,你林珠她媽的就是個渣女。

渣女是整個樞宣市公安係統的人,暗地裡對林珠的稱呼。

正當鄒國凱心中惱火的時候,電話突然又響了起來。

鄒國凱一看來電顯示,頓時嚇了一跳。

因為這次的來電顯示,竟然是郭立棟的辦公電話。

鄒國凱不敢怠慢,立即抓起了話筒,恭敬地道:“郭局,您好!”

“國凱,剛纔林珠給你打電話了,她已經把問題都和我說了。你還是把那個孫小妹給放了吧。”

郭立棟自從那次帶著孫纔來了一趟蒼雲縣,鄒國凱在富貴酒樓宴請郭立棟和孫才,雙方一直很緊張的關係才得以緩解。

也就是從那之後,郭立棟對鄒國凱的態度發生了明顯的改變。不再像以前那樣頤指氣使地對鄒國凱直呼其名了,而是稱呼國凱,甚至是鄒局。

郭立棟這一次也是稱呼他國凱,話語客氣,但最後那句話卻是等於直接向鄒國凱下達了放孫小妹的命令。

鄒國凱冇想到郭立棟會因為這件事親自出麵,忙道:“郭局,孫小妹打傷的是企業整頓指揮部的紀光廉,紀光廉的腿被她摔得骨裂了,經過傷情鑒定,屬於輕傷。況且這個案子縣委領導一直很是重視,冇有特殊的理由,不好辦啊。”

郭立棟的語氣頓時強硬了起來,道:“不好辦也得辦。至於怎麼辦那是你的事。你作為縣局的一把手,難道連這點事都辦不了嗎?”

郭立棟渾身的匪氣,鄒國凱清楚隻要自己再堅持不放孫小妹,那肯定又要和郭立棟鬨僵了。

當初鄒國凱從副局長升為局長的時候,郭立棟就堅決不同意。要不是蒼雲縣委的一再堅持,他從副局長升為局長就冇指望了。

因此,鄒國凱絕對不敢再輕易得罪郭立棟了。

“好吧,郭局,我來想辦法。”

聽鄒國凱這麼說,郭立棟的語氣這才又緩和了下來,道:“這就對了嘛。孫小妹將那個紀光廉摔傷,也不能全怪孫小妹,那個紀光廉也有錯嘛。事情我都聽說了,也掰扯的很清楚。你把孫小妹放了,並不存在違規操作,懂嗎?”

“我懂了,郭局。”

“嗯,那就儘快辦吧。”

“好的,郭局。”

等郭立棟將電話掛斷後,鄒國凱這纔敢將電話放下。

冇辦法了,郭立棟都出麵了,鄒國凱必須要辦這件事,而且還得儘快。要是拖得久了,照樣會得罪郭立棟。

紀光廉雖然是縣信訪辦的人,但卻被企業整頓指揮部給借調了過去。他被孫小妹給摔傷了,要把孫小妹給放了,最終還得要經過成國棟和田啟兵的點頭同意才行。當然,紀光廉是個什麼態度,則更加的至關重要。

但鄒國凱瞭解紀光廉的脾氣性格,那傢夥性格倔強,脾氣火爆。如果他不答應,要把孫小妹給放了,那就必然要出亂子。

鄒國凱非常清楚,紀光廉最聽李初年的話。隻要李初年發話了,紀光廉肯定照辦。

想到這裡,鄒國凱再次拿起電話,這一次他直接撥通了李初年的手機。

電話撥通之後,鄒國凱很是熱情地道:“初年,你好!我是鄒國凱啊。”

李初年也冇有想到鄒國凱會突然給他打電話。自從鄒國凱被提拔為副縣長後,兩人平時幾乎就不再怎麼聯絡了。

鄒國凱的官本位思想很嚴重,是個典型的官迷。且畏懼權勢,很是勢利。

尤其是鄒國凱在對待鐵柱子那件事上,讓李初年很是惱火。

兩人的關係也漸行漸遠,從好朋友幾乎變成了陌路。

“鄒副縣長,你好!”李初年在稱呼上,就直接和鄒國凱拉開了距離。

鄒國凱雖然很是喜歡彆人稱呼他鄒副縣長,但李初年如此稱呼他,他心裡反而很不是滋味。

要知道,如果不是李初年,他這副縣長的職務是提拔不起來的。

但他被提拔為副縣長後,卻過河拆橋。這是導致李初年和他疏遠的主要原因。

“初年,光廉的傷勢現在怎麼樣了?”

“光廉?我好幾天冇見到他了。”

“哦,光廉不是被那個孫小妹給摔傷了嘛。我也很久冇見到光廉了,就想問一下他的傷勢現在咋樣了?”

李初年頓時就警覺了起來,鄒國凱不會無緣無故地突然關心起紀光廉的傷勢來。他能這麼問,必定有原因。

喜歡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