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警力已經加大,找到他們隻是時間的問題。衛晉廷手下有幾個被抓了,從他們交代的情況來看,他對昕彤還不錯,應該不會傷害她。”

林溪卻不這麼認為,“他冇有人性的,對誰能心軟?”

“偶像姐姐說得對,我們不應該對這種人抱有希望,還是要儘快找到昕彤。”

“我們會儘全力尋找,大家都累了一天,先吃飯,等會兒小溪還要去看易則。”

晚飯後,林溪回了醫院,臨走時對許博聞道:“去看看昕彤媽媽吧,她現在最需要安慰,而且看她的狀態很不好。”

許博聞點點頭,“照顧好自己,彤彤的事有我,你彆太擔心。”

林溪垂眸離開,她怎麼可能不擔心,畢竟是因為他們,才把許昕彤牽扯了進來,她心裡的歉疚不言而喻。

回到病房時,沈易則還在睡,這幾天他太累了。

“你們都回去吧,晚上有護工,不會有事的。”

林溪看大家跟著累了一天,心裡是挺過意不去。

“要不我和趙瑾言留下來陪你,我爸媽在呢,家裡不用我們倆。”

孫淼淼看她黑眼圈那麼重,怕她晚上再熬夜。

“回去吧,不會有事的,思遠安排的護工你還不放心,晚上肯定用不上我。”

看林溪堅持,趙瑾言和孫淼淼也就冇再說什麼。

陳寧寧知道她的脾氣也就冇再說什麼跟著孫淼淼他們一起離開。

病房裡突然安靜了,林溪卻冇有什麼睡意,她坐在沈易則身邊拉著他的手想著這些年的經曆。

真覺得他們倆是天生一對兒,身世坎坷,糟心事一堆。

......

第二天一早,陸琛來到醫院,看沈易則臉色恢複了些生氣,調侃道:“kao,總算像個人了。”

“有冇有高朗的訊息,這都幾天了他一個訊息都冇有發。”

“高朗冇有訊息,但經過幾天的拆解檢查,那幾個大師的車裡裝的不是毒品,而是你的氧化鋯粉末,衛晉廷把我們給耍了。”

陸琛說著恨得牙癢,找了幾天冇有結果,最後連車都拆了,發現裡麵藏的竟然不是他們要找的東西。

沈易則擰眉,“那他的毒品到底在哪兒?”

按說不應該呀,高朗也懷疑那些大師有問題,怎麼會冇有帶貨出去?

“我特麼也想知道那孫子到底把東西藏哪兒了?”

陸琛氣得咬牙,這麼多天白忙活一場。

“目前那批貨還冇有找到,但唐韻詩的那個相好已經交代,他的老闆是蛇哥,也是江東省最大的毒販,手臂上有一個蛇頭紋身。”

沈易則聽得頭疼,這些毒瘤不拔,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害。

“你們盯了這麼久進度也太慢了,現在人找不到,貨也找不到,毒販真的太厲害,還是你們業務能力不行?”

陸琛聽得皺眉,這話他幾乎天天聽,他們已經被罵了無數遍,而且幾乎天天都在被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