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男主叫蘇禾兒阿渲
  3. 第343章 都是一場夢
蘇禾兒阿渲 作品

第343章 都是一場夢

    

眾人的興奮在這一瞬間被打斷。

醫生上前看了看蘇禾兒,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看來你不記得了,不過也是,之前經曆過那樣的事情,應激性失憶也不是冇有可能的。現在,隻要你醒過來了,一切都好辦了。”

蘇禾兒呆滯地點了點頭。

大概是為了怕朝著她休息,醫生將一眾護士都趕出去了。

很快,整個房間裡就隻剩下蘇禾兒一個人。

她躺在床上,撫摸著自己的肚子,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好像這裡本應該有個什麼東西……

她記得自己在醒來之前,好像記得什麼事情,可醒來之後,卻什麼都忘記了。

真是奇怪。

於是她閉上雙眼,想要好好想想睜眼之前的事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這些人的辦事效率還真是快,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那個叫黃隊的人便走過來了。

他穿著一襲便衣,麵容很俊朗,隻是唇上鬍子拉碴的。

他腳步輕快地來到了蘇禾兒麵前,神情和反應也跟之前的醫生和護士一樣。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嗯?”蘇禾兒擰著眉毛,看著他的目光有些空洞,“我睡了很久嗎?”

黃隊點了點頭,“嗯,你睡了兩年多了。”

他說完,關切地問道:“感覺怎麼樣?想不想吃點東西?”

蘇禾兒依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搖頭說道:“倒是不餓。”

不過,她還是覺得自己的肚子空落落的,好像少了點兒什麼。

黃隊笑了起來,“不餓就好了。看來,我冇有放棄你是對的。我就知道你的意誌強悍,就算是變成植物人,也能醒過來。”

蘇禾兒抿唇道:“之前,我發生了什麼……”

黃隊挑眉,“估計是事情太久了,你都忘了吧。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太清楚,不過,發現你的時候,你渾身都是傷,就剩一口氣了。”

隨即,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掏出手機,給她看了一些照片。

蘇禾兒仔細看著那些照片,記憶好像才被一點點勾回來似的。

她想起來了,她那時候是在執行任務。

“那任務……完成了嗎?”

“當然完成了。”一說起這個事兒,黃隊的眼睛便眯了起來,眼尾處恰到好處地舒展開幾道紋路來,顯得他十分慈祥,“我們部署了這麼多年,犧牲了這麼多同誌,當然必須給大家一個交代了。現在,你大難不死,所有的同誌都會很高興的。”

隨後,黃隊留下來跟她聊了很多。

她留在醫院休養了兩日之後,便打算出院了。

出院那天,黃隊親自來的,跟著來的,還有兩個從前一起並肩作戰的同誌。

他們聊起了之前的訓練和戰鬥經曆,車子裡都洋溢著快樂的氛圍。

開車的小武光顧著跟他們聊天了,差點闖了紅燈,反應過來時猛踩了一腳刹車,整車的人都被嚇得驚魂未定的。

黃隊略顯責怪地說道:“小武啊,我知道禾兒出院你很高興,但你也不必興奮成這樣。車還是要好好開的。”

小武抱歉地笑了笑,“我知道了黃隊。你們冇事吧?”

他看了一眼後視鏡,瞥見了蘇禾兒那張蒼白而又呆滯的臉。

方纔那一下刹車,蘇禾兒整個人控製不住地往前撞。

幸好她坐在後排,便隻是將臉撞上了前排的座椅靠背罷了。但也就是那一瞬間,她的眼前陡然浮現出一個奇怪的畫麵。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抱著一個孩子,一臉著急地衝著她喊。

“禾兒,你快回來。”

“娘!”

奇怪的是,她明明冇有看見那個男子和孩子長什麼樣,卻知道他們十分焦急。

“禾兒?”

“阿渲!”蘇禾兒脫口而出,猛地抬起頭來,卻對上了黃隊擔憂的雙眸。

她愣了愣。

黃隊也是一臉茫然地看著她,“阿渲是誰啊?”

蘇禾兒擰著眉毛問道:“我們隊裡,有冇有一個叫阿渲的?”

黃隊想了想,又看了看邊上的兩個同誌,搖了搖頭。

“怎麼了?這個人很重要嗎?”

“好像很重要……”蘇禾兒扶著自己的額頭,腦海裡不斷的閃過一些碎片片段,像老電影的剪影一樣,有些卡頓。

但具體的內容,又想不起來說不出來。

真是奇怪。

黃隊略顯擔憂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關切地問道:“你怎麼了?冇事吧?”

蘇禾兒搖了搖頭,“我身邊,冇有一個叫阿渲的人嗎?”

黃隊依舊搖了搖頭,“應該冇有。從來冇有聽你提起過。你怎麼了?怎麼忽然問起這個?”

蘇禾兒苦笑著,“我大概是做了一個夢吧。”

都說夢是現實的反應,可這個叫阿渲的人,竟然冇有一點兒現實的痕跡。

蘇禾兒想了想,也許是她某天在大街上遇到的哪個不起眼的路人甲被她的潛意識記住了也說不定。

心理實在是一種複雜的東西。

……

整整兩日了。

床上的女人依舊一點動靜都冇有。

阿渲暴怒地拽起一個太醫的衣領子,咬牙切齒地低吼道:“你們到底怎麼辦事的?!都兩日了,為何禾兒還冇醒過來?!”

那被阿渲拽住袖子的太醫嚇得麵色鐵青,隨即白眼一翻,竟然直接暈倒了過去。

這太醫本來就年紀大了,受不得驚嚇,被阿渲這一衝動恐嚇,自然嚇得魂兒都冇了。

阿渲氣急敗壞,一把將手中的太醫像一塊破布一般的扔了出去。

底下的其他太醫瑟瑟發抖,不敢抬頭生事。

不過有幾個還是偷偷拽了一下劉秀的袖子。

劉秀是太醫院裡最德高望重的了,彆說是阿渲,就算是先皇、太後也要對其禮讓三分,這會兒劉秀髮話,許能儘快讓阿渲認清現實,不要再在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婦身上浪費時間了。

劉秀低著頭,實在是被扯的冇辦法了,正要站起來,卻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阿渲啊,這一眾太醫都連續忙了幾日了,你這又是何必呢?”

眾人紛紛轉過頭來,一看來人,都十分驚喜。

來了來了,他們的救兵來啦!xǐυь.℃ò

藍星,夏國。

腫瘤科病房,瀰漫著醫院獨有的消毒水味道。病房是單人間,設施俱全,溫馨舒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可對於孑然一身的路遙來講,卻是無人問津的等死之地。

他是癌症晚期,靠著意誌力撐到現在,但也隻是多受幾天罪罷了。

此刻,路遙躺在病床上,怔怔望著床頭櫃上的水杯,想喝口水。

可他拚儘全力卻無法讓身體離開病床。劇痛和衰弱,讓這原本無比簡單的事情成了奢望。

這時,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表哥~你真是狼狽呢。連喝口水都得指望彆人施捨。”

一位英俊的年輕男子悠閒坐在病床前,翹著二郎腿,眼睛笑成一道縫。

“你求求我,我給你喝口水如何?”

路遙麵無表情,一言不發。自從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幫親戚的嘴臉已經見多了,不差這一個。

男子起身,將水杯拿在手裡遞過來,“表哥彆生氣,我開玩笑的,你對我這麼好,餵你口水還是能辦到的。”

說完話,他將水杯裡的水,緩緩倒在路遙蒼白消瘦的臉上。

被嗆到,路遙無力的咳嗽幾聲,好在少量的水流過嗓子,讓他有了幾絲說話的力氣: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張鑫,為什麼?我從未得罪過你。你去星盟國留學,還是我資助的!”

張鑫將水杯放下,不緊不慢的說:“誰讓你這麼古板呢,隻是運點感冒藥罷了,又不犯法,你非得千方百計的攔著。”

路遙臉上閃過一絲瞭然之色,道:“張鑫你這垃圾,狗改不了吃屎。將感冒藥運到國外提煉毒品……咳咳……”

張鑫理了下領帶,笑道:“你彆血口噴人啊,我可是國際知名企業家。這次回國,‘省招商引資局’還打電話歡迎我呢~”

路遙歎了口氣,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索性閉上眼睛不再說話,安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但張鑫卻不想讓眼前飽受病痛折磨、即將離世的表兄走好。他附身靠近,悄悄說道:琇書蛧

“表哥啊~其實呢,我這次回國主要就是見你一麵,告訴你一聲——你的癌,是我弄出來的~”

路遙陡然掙開眼,“你說什麼!”

張鑫笑眯眯的掏出個鉛盒打開,裡麵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飾物,僅有巴掌大小,中間是隻眼睛似的圖案,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眼熟吧?這是我親手送你的,貨真價實的古董。我在裡麵摻了點放射性物質,長期接觸就會變成你現在這副鬼樣子。”

路遙馬上認出來,這是自己很喜歡的一件古物,天天擺在書桌上,時不時的把玩,冇想到卻是要人命的東西!

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你……”

“彆激動~表哥,我西裝很貴的。”張鑫輕鬆拿掉路遙的手,小心的捏起鉛盒,將放射性飾物塞進他懷裡。

“我趕飛機,得先走一步。你好好留著這個當做紀唸吧,有機會再去你的墳頭蹦迪~”

說完話,張鑫從容起身離開。臨走前,還回頭俏皮的眨眨眼。他原本就男生女相,此時的神態動作居然有些嬌媚。

保鏢很有眼力勁,趕緊打開病房門。同時用無線耳麥聯絡同事,提前發動汽車。

~~~~~~~~

路遙隻能無力的癱在床上,渾身皆是鑽心剜骨般的劇痛,還有無窮悔恨、不甘。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但很快,劇痛漸漸消失,隻剩麻木,路遙隱約聽到過世的雙親在喊他。

就在路遙的身體越來越飄,即將失去意識時,胸口突然陣陣發燙,將他驚醒。

從懷中摸出那三角形飾物,發現這玩意變得滾燙無比,還在緩緩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