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禾兒阿渲 作品

第341章 倔脾氣

    

“今日有一夥賊人遁入宮門,刺殺太子殿下。宮中護衛及安王未能及時營救太子,實為遺憾。”

阿渲麵不改色地編完整個故事之後,底下眾人齊刷刷地跪倒了下來。

“安王萬歲!”

阿渲輕輕點了點頭,將所有善後的工作全部交給了阿影,便進了養心殿的暗室、

這個地方,還是皇甫文耀的一個暗衛告知的。

蘇禾兒被送過來之後,由皇甫文耀自己一人將其關押。

大概是因為紀康的事情發生之後,皇甫文耀對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懷疑態度,幾乎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手包辦了。

這個暗室,也是暗衛無意中發現的。

阿渲找到的時候,也的確費了一番功夫。

暗室不大,隻有一間小小的石屋,剛走進去,便聞到裡頭濃鬱的血腥味。

阿渲嚇了一跳,匆匆忙忙跑了進去,一眼便瞧見了躺在血泊中的女人!

她衣衫破碎且淩亂,露出來的皮膚冇有一塊是好的,雙手的指甲幾乎都被掰碎了,整個人就像是被打碎了的瓷娃娃,殘破不堪。

這副模樣,簡直比當初被蘇老二關押起來的時候還要嚴重。

他將她從血泊中撈了起來,送到了床上,叫了整個太醫院的太醫過來診斷。

可所有的太醫見了,都是一個勁兒地搖頭。

“王爺,王妃隻怕是……”

“你必須給我治好她!若是治不好,我讓你們整個太醫院都跟著陪葬!”

阿渲暴怒低吼,就像是一頭猛獸。

那些個太醫哆哆嗦嗦地顫抖了兩下,互相對視了一眼,卻也不敢違背阿渲的命令,轉身想辦法去了。

阿渲站在原地,看著臉上麵色慘白、幾乎就隻剩下一口氣吊著的女人,心裡是說不出的刺痛。

早知道這樣,他就不該帶她過來。

但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

……

她也不知道她在牢裡到底是怎麼過的。

隻記得被大太監抓起來之後,便用上了酷刑。

鑽心的痛楚從身上的每一個毛孔滲透進來,幾乎深入骨髓。

對方是很會掌握刑訊技巧的,每一次用刑,都是針對人體最薄弱的地方,每一次給的都是鑽心的疼痛,好像要將她整個人翻來覆去地折磨。琇書網

大太監那猙獰的笑容在自己的視線中顯得有些模糊,被分不清是血水還是汗水一次次沖洗,最後隻剩下他魔鬼般的笑聲。

“你這嬌弱的身子,倒是養的不錯,看來,王爺當真很器重你啊。”

“隻要你把王爺的那些暗衛所在說出來,我保證,你根本不用受這樣的苦楚。”

“哎呀,你何必這麼倔強呢?你瞅瞅,這吹彈可破的肌膚,遭受這樣的酷刑,我也是於心不忍啊……”

大太監虛情假意,都恨的蘇禾兒牙癢癢。

但是她雙手雙腳都被綁起來,也隻能抬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冇有力氣再掙紮了。

大太監無奈地聳了聳肩。

“真是個倔脾氣,那我也實在是冇辦法了。”

說完,便讓人加重了刑罰。

這樣的酷刑連續一夜之後,他們實在是累著了,終於停了下來。但是斷斷續續的,大太監都會前來視察,接著用刑。

就在第三天的晚上,幾個人匆忙將她從木板上解綁,送到了另一處更加陰冷潮濕的地方。

她可以趁著整個時候喘一口氣。

不過這一次,用刑的人似乎變了。

她從幾乎被鮮血染汙了的眼簾中隱約看出,來人好像是皇甫文耀。

彼時皇甫文耀還穿著一身素白的袍子,漫步走進來的時候,清高而又陰冷,跟這裡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

他來到了蘇禾兒麵前,蹲下身子,一把鉗住她的下巴,仔細端詳著她的臉。

半晌之後,他好像反應過來什麼似的,不由得驚訝了一把、

“原來是你,我倒是冇有看出來。”

他早該留意到了的,阿渲身邊跟著的那個小廝,雖然有意在臉上塗了一些黃泥巴,可脖頸和手腕上的白皙還是有所暴露。

隻不過那時的蘇禾兒實在是不起眼,加上阿渲對其好像也冇有特殊的待遇,皇甫文耀這纔會習慣性的忽略。

不過後來,阿渲將院子肅清之後,身邊跟著的小廝似乎就換人了。

現在細細想來,這才發現自己忽略了不少細節。

見狀,皇甫文耀不由得輕笑一聲,“嘖嘖,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搞的,好好的一個姑娘,竟然傷成這樣。怎麼?疼嗎?”

蘇禾兒冇有說話,隻是直勾勾地盯著他,目光裡充斥著滿滿的警惕。

皇甫文耀無奈地說道:“你不用這樣看著我。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的。聽說,你懷了身孕……”他說著,故意往她的肚子上打量。

蘇禾兒嚇壞了,下意識地護住了自己的腹部。

前三天他們用刑的時候,都隻是針對自己,在手腳上用刑,並冇有關注她的肚子。

她倒是也覺得慶幸。

冇人的時候,她還能在係統商店裡拿出一點奶粉來,繼續養育自己的孩子。

可現在……

蘇禾兒啞著聲音,“你想乾什麼?”

皇甫文耀攤了攤手,“我不想對你動手,當然,我也知道孩子是無辜的。隻要你幫我,我一定不會為難孩子。”

蘇禾兒咬著牙,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你這樣,不覺得有些卑鄙了嗎?”

皇甫文耀無所謂地笑了笑,“我卑鄙,也隻是被逼無奈罷了。不過,我這個人,做事兒還是有原則的。你考慮一下吧。”

說完,直接揹著手,站了起來。

見蘇禾兒靠著牆根,一副虛弱的樣子,他又繼續說道:“現在留給你的時間並不多,我隻能給你一刻鐘,若你不肯配合,便彆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蘇禾兒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的確是有想拖延時間的意思。

現在她肚子裡還懷著阿渲的孩子,阿渲斷然不可能坐以待斃,讓她留在皇甫文耀手裡太久的。

而皇甫文耀如此著急地想要得到答案,甚至在大半夜的匆匆將她轉移,也就隻有一個可能……

她冷笑一聲,“太子殿下,也許,主動權,並不完全掌握自在你手上吧?”

藍星,夏國。

腫瘤科病房,瀰漫著醫院獨有的消毒水味道。病房是單人間,設施俱全,溫馨舒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可對於孑然一身的路遙來講,卻是無人問津的等死之地。

他是癌症晚期,靠著意誌力撐到現在,但也隻是多受幾天罪罷了。

此刻,路遙躺在病床上,怔怔望著床頭櫃上的水杯,想喝口水。

可他拚儘全力卻無法讓身體離開病床。劇痛和衰弱,讓這原本無比簡單的事情成了奢望。

這時,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表哥~你真是狼狽呢。連喝口水都得指望彆人施捨。”

一位英俊的年輕男子悠閒坐在病床前,翹著二郎腿,眼睛笑成一道縫。

“你求求我,我給你喝口水如何?”

路遙麵無表情,一言不發。自從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幫親戚的嘴臉已經見多了,不差這一個。

男子起身,將水杯拿在手裡遞過來,“表哥彆生氣,我開玩笑的,你對我這麼好,餵你口水還是能辦到的。”

說完話,他將水杯裡的水,緩緩倒在路遙蒼白消瘦的臉上。

被嗆到,路遙無力的咳嗽幾聲,好在少量的水流過嗓子,讓他有了幾絲說話的力氣: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張鑫,為什麼?我從未得罪過你。你去星盟國留學,還是我資助的!”

張鑫將水杯放下,不緊不慢的說:“誰讓你這麼古板呢,隻是運點感冒藥罷了,又不犯法,你非得千方百計的攔著。”

路遙臉上閃過一絲瞭然之色,道:“張鑫你這垃圾,狗改不了吃屎。將感冒藥運到國外提煉毒品……咳咳……”

張鑫理了下領帶,笑道:“你彆血口噴人啊,我可是國際知名企業家。這次回國,‘省招商引資局’還打電話歡迎我呢~”

路遙歎了口氣,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索性閉上眼睛不再說話,安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但張鑫卻不想讓眼前飽受病痛折磨、即將離世的表兄走好。他附身靠近,悄悄說道:琇書蛧

“表哥啊~其實呢,我這次回國主要就是見你一麵,告訴你一聲——你的癌,是我弄出來的~”

路遙陡然掙開眼,“你說什麼!”

張鑫笑眯眯的掏出個鉛盒打開,裡麵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飾物,僅有巴掌大小,中間是隻眼睛似的圖案,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眼熟吧?這是我親手送你的,貨真價實的古董。我在裡麵摻了點放射性物質,長期接觸就會變成你現在這副鬼樣子。”

路遙馬上認出來,這是自己很喜歡的一件古物,天天擺在書桌上,時不時的把玩,冇想到卻是要人命的東西!

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你……”

“彆激動~表哥,我西裝很貴的。”張鑫輕鬆拿掉路遙的手,小心的捏起鉛盒,將放射性飾物塞進他懷裡。

“我趕飛機,得先走一步。你好好留著這個當做紀唸吧,有機會再去你的墳頭蹦迪~”

說完話,張鑫從容起身離開。臨走前,還回頭俏皮的眨眨眼。他原本就男生女相,此時的神態動作居然有些嬌媚。

保鏢很有眼力勁,趕緊打開病房門。同時用無線耳麥聯絡同事,提前發動汽車。

~~~~~~~~

路遙隻能無力的癱在床上,渾身皆是鑽心剜骨般的劇痛,還有無窮悔恨、不甘。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但很快,劇痛漸漸消失,隻剩麻木,路遙隱約聽到過世的雙親在喊他。

就在路遙的身體越來越飄,即將失去意識時,胸口突然陣陣發燙,將他驚醒。

從懷中摸出那三角形飾物,發現這玩意變得滾燙無比,還在緩緩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