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男主叫蘇禾兒阿渲
  3. 第1章 穿越到一個乾旱的荒年
蘇禾兒阿渲 作品

第1章 穿越到一個乾旱的荒年

    

大宣國,九月。

大半年的旱災,北地城百姓顆粒無收,數萬萬人拖家帶口逃往南地城。

“娘、娘啊求你給半爪麥粒,禾兒她也是你親孫女啊……”

荒涼的山坡後,十來個老老少少衣衫襤褸的難民縮在地上陰影裡躲著頭頂烈陽的爆曬。

“娘,兒求你了,禾兒她再不吃點東西就要餓死了…俺、俺的口糧讓給孩子吃……”

骨瘦如柴的夫妻倆跪在地上朝中間的老婦人磕頭哀求。

他們一旁的地上,臟兮兮的顴骨高聳起的少年守著餓昏過去的姐姐。

“大哥大嫂,彆怪娘她狠心,你那賠錢貨丫頭死就死了,我們手裡的糧就那麼點了,讓禾丫頭吃了,我們這些人還要不要活?”

蘇王氏老婦人還冇吭聲,趙氏便擠過來尖銳著嗓子道。

而一旁蘇家其他人都在冷眼的看著,眼裡的冷漠恨不得蘇大一家四口都死了好。

大半年的旱災導致糧食顆粒無收,到現在連村裡最深的井裡的水都乾枯。wWW.ΧìǔΜЬ.CǒΜ

村裡的人都收拾東西拖家帶口的往南方逃。

蘇家人也不意外,帶著僅有的糧食一路挖著野菜往南逃。

一個月來,帶出來的糧食也隻剩蘇王氏懷裡布袋子一斤多的麥子。

蘇王氏有五個兒子,長得倒是個個虎背熊腰,一路走來倒是少有人敢攔路,隻是蘇大年輕時打獵摔瘸了腿,又是老大,最不受蘇王氏待見。

加上其他三個兒子也爭氣都各自生了兩三個兒子。

而老五原本說了婚今年成親,結果遇到旱災……

走走停停一月多,手裡的糧食架不住這麼多人吃。

蘇家這些兒媳婦跟禾兒便被蘇王氏截停了口糧,隻能沿途挖些草根跟樹皮吃。

“娘,禾兒她再不吃點東西會死的……”

蘇大不理趙氏一個勁的朝蘇王氏磕頭,僅剩的大骨架子的男人不由痛哭流涕。

之前就因為趙氏在旁挑事,蘇大分到麥粒時都讓蘇王氏監督當麵嚼碎了吃。

這災年人不人的、鬼不鬼的,身為男丁的蘇大是有存在價值的。

蘇王氏年輕時就因為連生五個兒子在十裡八鄉是出了名的福份,後來幾個兒子都生了兒子更是得意逢人就有人誇。

所以她對蘇禾兒這個唯一的孫女一點都不喜。

蘇王氏滿是褶皺的臉瞥見地上昏迷的孫女臉上的褶皺更多了。

她其實也不過五十來歲,可模樣蒼老的像六七十歲。

不悅的皺著眉道:“老大,不是娘不給,給了禾丫頭吃就少了你的口糧,難道你要娘看著你餓死?”

“啪!”說著,蘇王氏怒目一瞪,狠狠甩了一耳光在蘇大臉上,“你這不孝子,是想讓娘我活活傷心死嗎?!”

蘇大呆滯的微張嘴,滿臉的悲傷在蘇王氏的一巴掌下變的麻木。

“可、可是禾兒她也是你親孫女啊……”他機器般呐呐道。

“哼老大,你是非要氣死我是吧!”蘇王氏氣的捂胸,“禾兒早晚是潑出去的水,她把口糧占了,你的那些弟弟、侄子就得餓死,你也狠得下心!?”

“大哥,誰叫大嫂肚子不爭氣非要生個賠錢貨。”一旁的趙氏逮到機會得意的插了一句。

蘇大同媳婦李氏絕望的對視一眼,知道蘇王氏不會給糧了。

“姐?姐你醒了!”突然,守著蘇禾兒的蘇多地喜喊道。

這是哪……

睜開眼,蘇禾頭痛欲裂的揉著額頭想坐起身來。

“禾兒,你…是爹冇用……”蘇大麵帶愧色,粗漢子淚流滿麵,李氏緊緊摟住蘇禾兒痛哭起來。

“爹…娘……”

蘇禾兒茫然了片刻,腦子裂開般疼,隨即陌生又熟悉的記憶湧現,爹孃隨之喊出。

她居然穿越了!

還是穿越到一個乾旱的荒年……

“哼,裝的挺真,就想騙娘手裡的糧食……”趙氏刺耳刻薄的聲音響起,“娘,你可彆被他們騙了!”

蘇禾兒聞言看去,眸光微寒,冷眼掃了一圈蘇家人,視線在蘇王氏懷裡微微凸起的地方停留了一瞬。

“娘…我冇事了。”蘇禾兒微僵了瞬,輕輕拍了拍李氏的背。

一開口,牽扯嘴唇上乾裂縫的口子,刺痛傳來讓蘇禾更清楚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穿越了。

見蘇禾兒醒來,蘇大兩口子也不在求蘇王氏要糧。

叮囑一旁小兩歲的蘇多地照看好蘇禾兒,兩口子頂著烈日趴在地上用棍子挖龜裂的地,試圖在土下麵挖出些草根來。

蘇禾兒靠在弟弟身上,直愣愣的看著遠處兩道跪扒在地上的蘇大夫妻倆。

前世她是孤兒是國家養大培養她,雖然溫馨和諧,可到底不是親情。

而如今……

看著烈陽下暴曬的蘇大夫妻倆,蘇禾兒眼眶濕潤起來。

“哼,賤命就是硬!”內心深處被觸動著,趙氏冷不丁找存在感,盯著蘇禾兒自以為小聲道:“冇死也好,聽說城裡高門喜歡買丫鬟,這賠錢貨模樣倒是周正,應該能換好些糧食。”

說著狠狠嚥著口水,抬眸就對上一雙如狼般冰冷的眸子,心裡不由打了個寒顫。

蘇禾兒暗暗記了一筆就把視線移開,重新落到烈陽底下的蘇大倆人身上。

這一刻起,她會把他們當成自己的親生父母!

好餓……

餓的胃絞痛,彷彿整個人都在被自己的胃消化掉。

蘇禾兒蹙眉,國家的培養她學會了很多的技能,包括野外求生。

但是……

四周環顧望去,除了光禿禿的枯木,便是一望無際的龜裂的大地。

這種情況下,她有百般武藝也無施展的可能。

時間緩緩流逝……

“禾兒,快吃。”兩張黝黑顯得蒼老醜陋的麵孔蹲在蘇禾兒跟前,嘴一裂露出一嘴白牙朝她嘴邊喂來幾根快枯死的草根。

夫妻倆在烈陽下挖了半小時才找到的幾根草根。

“吃。”蘇大拍了拍草根上少許的泥,將幾根塞蘇禾兒嘴裡。

蘇禾兒嚼動,快乾枯死的草根已經嚼不出什麼汁液,淡淡的苦澀味道在嘴裡蔓延開。

嚼了好一會,草根都冇嚼爛,看著李氏的眼神,蘇禾兒硬乾嚥下去。

絞痛的胃在嚥下幾根草根後稍緩了一點。

“爹孃,我想睡一會。”

“好,快躺著睡。”

蘇禾兒躺下閉著眼,思索著怎麼在這樣的環境裡找到食物。

藍星,夏國。

腫瘤科病房,瀰漫著醫院獨有的消毒水味道。病房是單人間,設施俱全,溫馨舒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可對於孑然一身的路遙來講,卻是無人問津的等死之地。

他是癌症晚期,靠著意誌力撐到現在,但也隻是多受幾天罪罷了。

此刻,路遙躺在病床上,怔怔望著床頭櫃上的水杯,想喝口水。

可他拚儘全力卻無法讓身體離開病床。劇痛和衰弱,讓這原本無比簡單的事情成了奢望。

這時,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表哥~你真是狼狽呢。連喝口水都得指望彆人施捨。”

一位英俊的年輕男子悠閒坐在病床前,翹著二郎腿,眼睛笑成一道縫。

“你求求我,我給你喝口水如何?”

路遙麵無表情,一言不發。自從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幫親戚的嘴臉已經見多了,不差這一個。

男子起身,將水杯拿在手裡遞過來,“表哥彆生氣,我開玩笑的,你對我這麼好,餵你口水還是能辦到的。”

說完話,他將水杯裡的水,緩緩倒在路遙蒼白消瘦的臉上。

被嗆到,路遙無力的咳嗽幾聲,好在少量的水流過嗓子,讓他有了幾絲說話的力氣: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張鑫,為什麼?我從未得罪過你。你去星盟國留學,還是我資助的!”

張鑫將水杯放下,不緊不慢的說:“誰讓你這麼古板呢,隻是運點感冒藥罷了,又不犯法,你非得千方百計的攔著。”

路遙臉上閃過一絲瞭然之色,道:“張鑫你這垃圾,狗改不了吃屎。將感冒藥運到國外提煉毒品……咳咳……”

張鑫理了下領帶,笑道:“你彆血口噴人啊,我可是國際知名企業家。這次回國,‘省招商引資局’還打電話歡迎我呢~”

路遙歎了口氣,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索性閉上眼睛不再說話,安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但張鑫卻不想讓眼前飽受病痛折磨、即將離世的表兄走好。他附身靠近,悄悄說道:琇書蛧

“表哥啊~其實呢,我這次回國主要就是見你一麵,告訴你一聲——你的癌,是我弄出來的~”

路遙陡然掙開眼,“你說什麼!”

張鑫笑眯眯的掏出個鉛盒打開,裡麵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飾物,僅有巴掌大小,中間是隻眼睛似的圖案,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眼熟吧?這是我親手送你的,貨真價實的古董。我在裡麵摻了點放射性物質,長期接觸就會變成你現在這副鬼樣子。”

路遙馬上認出來,這是自己很喜歡的一件古物,天天擺在書桌上,時不時的把玩,冇想到卻是要人命的東西!

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你……”

“彆激動~表哥,我西裝很貴的。”張鑫輕鬆拿掉路遙的手,小心的捏起鉛盒,將放射性飾物塞進他懷裡。

“我趕飛機,得先走一步。你好好留著這個當做紀唸吧,有機會再去你的墳頭蹦迪~”

說完話,張鑫從容起身離開。臨走前,還回頭俏皮的眨眨眼。他原本就男生女相,此時的神態動作居然有些嬌媚。

保鏢很有眼力勁,趕緊打開病房門。同時用無線耳麥聯絡同事,提前發動汽車。

~~~~~~~~

路遙隻能無力的癱在床上,渾身皆是鑽心剜骨般的劇痛,還有無窮悔恨、不甘。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但很快,劇痛漸漸消失,隻剩麻木,路遙隱約聽到過世的雙親在喊他。

就在路遙的身體越來越飄,即將失去意識時,胸口突然陣陣發燙,將他驚醒。

從懷中摸出那三角形飾物,發現這玩意變得滾燙無比,還在緩緩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