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綿綿相思醉古今
  3. 第34章 開始行動
林若爾江辰希 作品

第34章 開始行動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陸夫人的表情暗淡,神色自然,從她的麵龐看過去,好像她真的什麼事情都冇有做過,完全是被冤枉了。

“你這麼說,那我也冇有必要再和你說些廢話了。”

陸川微微一笑,抬起頭,目光直視自己的母親。

“嗯?”

陸夫人表情狐疑,略帶奇怪地看著麵前的陸川。“你什麼意思?”

“今天,林若爾在我家彆墅門口,被一輛居心叵測的車子追逐,差點就被撞倒在地。”

“嗬嗬……真是笑話!”

陸夫人厲聲冷笑起來。

“自從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後,你的那些彆墅,我從未去過,你自己的女人出了事情,你跑過來和我說做什麼?”

視線,慢慢從陸夫人的臉上略過。

“很好,你的這份淡定,我就當做是,這件事,和你一點關係都都冇有了?”

陸川這麼問,倒是陸夫人顯得不高興了。

“這件事,本來就和我沒關係!怎麼?陸川,如今你把我囚禁在這裡,生不如死,難道,還要把欲加之罪放到我的頭上來麼?”

如此,陸川心裡的憤怒,也瞬間被點燃,臉上青筋暴起。

“那你給我聽好了,車子的事情,我已經派人去查,這件事,最好和你沒關係!但是,要是如果最後查出來,這件事與你的確有關的話,哼!那我們之間的母子情誼,也就到此為止了!你給我聽好了!我今天來,不是通知你,是警告你!你最好好自為之!”

說完,陸川狠狠瞥了他母親一眼,繼而轉身,從房間走了出去。

很快,陸川的車子,從這間彆墅門口,飛馳而去。

“夫人……”

等陸川走後,陸夫人一個人咬牙切齒地站在那裡。

隻要想到剛剛自己所受的委屈,隻要想到,因為那個可惡的林若爾,自己和陸川之間的母子情,就這麼被人給毀了,陸夫人的心裡,就異常的難受,恨不得親手把那個林若爾給手撕了!

“我的手機,拿給我。”

“好的。”

仆人很快把陸夫人的手機遞了過去,如此,一串早已經爛熟於心的號碼,瞬間被撥通。

“是我。”

電話接通,陸夫人用低沉的聲音開口說道。

“我們的計劃被髮現了,現在陸川正在調查這件事,看來,我們的行動要提前了。”

說到這裡,陸夫人頓了頓,眼睛裡明滅著的,是可怖的暗沉。

“接下來,我們的計劃,看來是要提前進行了。”

掛完電話,陸夫人的嘴角上,慢慢勾起一抹冷笑。

回到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江辰希派著幾個保鏢,在暗中監視和保護林若爾的一舉一動,而陸川,也明裡暗裡準備了好幾個保鏢,保護著林若爾。

此刻的林若爾,就像是一個大熊貓一般,在眾人的保護和監視下生活。

一段平靜的日子,悄然而過。

就在江辰希和陸川都以為,凶險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了的時候,其實,真正的風暴,纔剛剛開始。

夜,那樣沉靜。

江辰希在江宅的客房裡,處理江氏集團的工作,處理到了很晚,等所有工作全部完成之後,此刻的江辰希,卻已經毫無睡意。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很想見林若爾。

終於,還是控製不住自己心裡的衝動,開車來到了陸家的門口。

而此刻,江辰希派過去的保鏢,正蹲守在陸家大門口。

“江總,你怎麼來了?”

保鏢看到江辰希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不由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那個保鏢,看上去,兩隻眼底一片黑,熊貓眼的樣子,應該是好幾個晚上都冇睡好覺了。

“你先回去睡一覺吧,正好我今晚冇有睡意,我在這守著就好了,你明天一早過來換我。”

“這怎麼能行?”

聽到江辰希的話,瞬間,那個保鏢不斷搖晃著頭。

“就按照我說的來辦!還不趕緊去?”

如此,保鏢的確是困了,也不能違背江辰希的意思,於是,趕緊調轉車頭,從陸宅開了出去。

按照江辰希心裡的想法,他想在這裡,等到林若爾醒過來之後,順道,送她去上班。

已經太多天冇有見到她了,此刻的江辰希,已經抑製不住心裡的思念,隻想儘快見到她。

雙手靠在後腦勺上,江辰希正靠在車座位上,想著應該和林若爾說些什麼,目光瞟過的瞬間,卻看到一個身影,從陸宅的後門,一閃而過。

等到江辰希想要看看清楚的時候,一道白刃的鋒芒,在月光的照射下,刺的江辰希完全睜不開眼睛。

心下一驚,江辰希趕緊從車子上下來,走過去,仔細檢視。

卻發現,此刻,陸宅的後門,早已經打開。

心裡暗自叫一聲不好,江辰希趕緊拿出手機,想打電話報警,轉頭,卻看到陸宅的大院子裡,並冇有停著陸川的車子。

難道今晚陸川不在家?

思緒裡,漸漸回憶起之前,他好像聽到助理說了一句,今天陸川似乎要去參加一個商業峰會,原本自己也是要去參加的,隻是最後,因為身體不適,推卻了。

而商業峰會,是一個兩天一夜的大型酒會,也就是說,今晚,陸川是不會回家的。

江辰希瞬間完全冇了電話的心思。

今天陸川冇有回來,那就意味著,現在在屋子裡,隻有林若爾一個人。

而那個黑衣人的目標,就是林若爾!他根本就是算準了時間,衝著林若爾來的!

如此,江辰希心慌不已,趕緊躡手躡腳地朝林若爾的房間奔去。

但是陸川的彆墅,實在是太大,自己又從來都冇有來過,他根本找不到林若爾的房間。

江辰希咬咬牙,隻能心急如焚的往樓上跑。

林若爾!林若爾!你到底在哪裡!你到底在哪裡!

江辰希在心裡暗暗呐喊著,也在心裡暗暗祈禱著,希望自己可以快一點,再快一點,找到林若爾,因為隻要他慢那麼一點,林若爾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