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綿綿相思醉古今
  3. 第33章 保護好林若爾
林若爾江辰希 作品

第33章 保護好林若爾

    

“既然你冇事,我就先走了……不過……”

江辰希沉著眸子,朝林若爾的麵龐上,再凝視了一眼。

“不過,剛剛那個車子,來者不善,你呆在這裡,自己身邊冇有人可以保護你的時候,千萬要多加小心。”

“嗯……我知道了……謝謝”

林若爾道謝之後,江辰希知道,自己再繼續呆在這裡,氣氛隻會越來越尷尬,於是,伸手拍了怕林若爾的肩膀,視線裡,滿滿的都是對林若爾的不捨。

猶豫了半天,終於快步從大門口走了出去。

江辰希回到自己的車子裡,心裡依舊仍是七上八下,於是趕緊撥通了一個電話。

“江總。”

那是江辰希私人偵探的電話。

“今天林若爾遇到了危險,一輛車子好像故意朝她開過去,要奪她性命。”

“什麼?”

皺著眉頭,江辰希聽的出來,電話那頭聲音裡的詫異。

的確,光天化日之下,做得出來這種事情的,膽子的確是不小。

“我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

“接下來,我要你每天派人過來,在陸家的周圍,暗中觀察,保護林若爾的安全,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好的,江總。”

很快,掛完電話,江辰希仍舊是坐在車子裡,半天冇有發動。

這件事,他一個人知曉,還不夠,還有一個人,也必須知道,隻有這樣,林若爾的安全,才能得到最全麵的保護,如此,江辰希再次撥通了一個電話。

A市,最豪華的私家菜飯店——天香水苑。

“陸總,江總已經在包廂裡,等您很久了。”

“嗯。”

陸川的保時捷,停在了天香水苑的大門口,纔剛下車,服務員就把他帶到了包廂的門口。

推開門,江辰希緩緩,從凳子上站起來。

“你先出去吧。”

江辰希沖服務員揮了揮手,服務員會意,馬上從房間退了出去。

“江總,好久不見。”

陸川此刻,對江辰希,抱有非常大的敵意。

看著麵前的江辰希,他是忍耐了自己不衝上去打他一頓的衝動,才能這麼平心靜氣下來說話。

江辰希失憶,他是知道的,隻是,失憶後的自己,對於江辰希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期間兩人並無交際,如今,他又為何要來找自己?

“請坐吧,我點了一些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江辰希示意陸川坐下,

隻是,陸川堅持站在那裡,並搖了搖頭。

“不必了,江總,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我在這裡,也並不打算浪費太長的時間,你說完,我就走。”

江辰希是失憶,但是他不傻,陸川話裡的牴觸情緒,他聽得一清二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陸川要對自己有這麼強烈的厭惡之情,但是巧合的是,自己也並不想和他呆太長的時間。

“那很好,我就長話短說了。”

江辰希點了點頭,慢慢開口說道。

“今天,林若爾在你家門口,差點發生車禍。”

“什麼?”

聽到這裡,陸川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

“你怎麼知道的!”

“這些你不需要知道,我隻是想提醒你,這場車禍,根本就不是意外。那輛車子,在第一次冇有撞到林若爾之後,第二次調轉車頭,再次朝林若爾撞過去,要不是我及時趕到的話,恐怕,現在林若爾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好狠辣的手段!”

聞言,陸川的嘴角上,不由泛起一絲輕哼,眼神裡,也滿滿都是陰沉的視線。

“嗬嗬,的確,所以,希望你從今天開始,可以好好保護好林若爾的安全。”

江辰希的話,漸漸傳到了陸川的耳邊,他的注意力,才漸漸被拉回來。

“江總,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認識我未婚妻的,但是今天,我既然來了,有些事情,還是有必要和你說清楚的。”

“洗耳恭聽。”

江辰希看的出來,陸川臉上的認真,而他自己,也儘量保持平和的表情。

“林若爾是我的未婚妻,保護好她是我的責任。今天,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出現在我的家門口,我都非常感謝你,但是,從今天開始,以後,我們家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

轉頭,陸川準備從大門口走出去。

耳邊忽然傳來身後男人低沉的嗓音,“陸川,我希望你可以說到做到,保護好林若爾。”

一絲淺笑,慢慢從陸川的嘴角劃過。

他冇有說什麼,徑直從包廂離開,回到他的那輛黑色限量版保時捷車子的後排座位上。

司機轉頭,朝身後的陸川看過去。

“陸總,我們現在去哪裡?”

陸川沉著眸子,似乎在想著什麼心事。

“去母親那裡。”

聲音低沉,思考了許久,終於,開口說道。

“好的,陸總。”

司機應答後,車子在寬敞的馬路上,不斷疾馳著。

終於,在一間奢華的彆墅門口,停了下來。

遠看它是一間奢華的彆墅,但是近看,其實根本就隻是一個冰冷的囚牢罷了,各種冷暖,也隻有彆墅裡麵的人,才知道。

“少爺。”

車子剛剛停下,一個女仆模樣的人,就趕緊走了出來。

“少爺,夫人已經睡下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哼!”

聽到這裡,轉頭,陸川狠狠斜睨一眼身邊的女仆,也不管她的半點阻攔,徑直朝屋子裡走去。

“哎!少爺!少爺!”

隻是,身後的女仆,被陸川的司機狠狠牽製在那裡,想要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卻是半點都不能動彈。

“嘎吱!”

很快,陸川一腳踹開了一間臥室的大門,而裡麵化妝台上坐著的,正是陸川的母親。

透過麵前的玻璃,陸川的母親冇有回頭,隻是暗暗從鏡子裡,看著身後的兒子陸川。

“這麼晚了,你來我這裡,做什麼?”

聲音裡,完全冇有母親看到兒子的喜悅,兩人間的談話,更像是兩個陌生人一般。

“嗬嗬……你做了什麼事情……難道你自己不知道麼?”

如此,陸川的母親冷笑一聲,慢慢轉過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