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綿綿相思醉古今
  3. 第32章 少了一顆腎臟
林若爾江辰希 作品

第32章 少了一顆腎臟

    

“什麼訊息?”

聽到這裡,江辰希隻覺得,心裡不由一顫,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漸漸襲上心頭。

在江辰希看來,他三更半夜的這個點打電話過來,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江總,我發現,林小姐之前在國外的就醫記錄,上麵顯示,林小姐是去國外移植人造子宮的,並且,林小姐的身上,隻有一個腎臟……而……”

說道這裡,對方確實停頓了一下。

“而什麼?把話說清楚!”

電話那頭的江辰希,迫切的想知道有關於林若爾的所有訊息,他說話的時候,似乎連聲音都在顫抖。

“而……您其中的一個腎臟,在一場車禍中,不幸被摘取了……在這之後……是林小姐把自己的腎臟捐獻給了你,當然……這些都是發生在您失憶之前的事情了……”

聽到這裡,江辰希不由嚥了咽口水。

這些話的意思,依舊非常明確,這意味著,自己現在身上其中的一個腎臟,就是林若爾捐給自己的!

如此,江辰希說話的時候,像是連聲音都在顫抖。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有一個腎臟是林若爾的?”

“是的,江總。還有一件事,我也調查清楚了……隻是,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

江辰希咆哮著對著電話喊道。

“有關於林若爾的所有事情!我全部都要知道!”

此刻的江辰希,臉上青筋暴起,憤怒的神色,好像馬上就要從電話的這頭,溢位到了電話的那頭。

“這件事,不是關於林小姐的,是關於慕小姐的,我調查的結果是,原來慕小姐之前,根本不是在精神病院的外國部門工作……而是……在過去的三年多時間裡……都被關在了精神病院……而把她關進精神病院的人……就是你……”

聽到這裡,瞬間,江辰希的手,微微一顫,抓緊的手機,就差點掉在地上。

電話兩頭,都沉默了許久。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於,江辰希開口繼續說道。

“調查繼續下去,記住,一定要幫我找到,林若爾的真實身份,特彆是,她當年為什麼會丟掉了一個子宮,又為什麼要把腎臟捐獻給我之後,就遠走他鄉!一定要給我調查清楚!”

電話裡的私人偵探被嚇了一跳,趕緊唯唯諾諾地點頭,然後慢慢掛斷了電話,瞬間,不由鬆了一口氣。

在他看來,隻要是和林若爾有關的事情,電話那頭的江辰希,就變得和瘋了冇什麼兩樣。

而電話這頭的江辰希,掛完電話,整個人的身子,慢慢滑了下去。

緊緊咬住嘴唇,渾身開始不停地顫抖。

終於,抬起手,把手裡的電話,用力朝牆邊砸了過去。

第二天,林若爾起床,在廚房準備了簡單的早點。

“吃完早飯再走吧。”

隻是,陸川接到了了一個緊急電話,必須要馬上趕去公司處理工作。

“不了,我要回公司去處理點事情,你先吃吧。”

“可是今天是週末呢!”

看的出來,陸川來不及吃自己準備的早餐,林若爾的臉上,還是有些失落的。

“乖!”

陸川伸出手,摸了摸林若爾的腦袋,看的出來,此刻的林若爾的臉上,多少是有些失望的。

“我處理完,馬上就回來,好不好?”

“嗯……”

於是,林若爾送陸川出門,等看到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自己的麵前的時候,纔回到屋子裡。

打開冰箱,裡麵所剩的果蔬已經不多了,林若爾決定出門買點東西。

收拾好東西,從屋子裡走出來。

一路上,林若爾一邊走,一邊在心裡,盤算著,待會自己要買的東西的清單。

不斷閃爍著的車燈,光線從身後照射而來,林若爾意識到後麵有車子,趕緊靠邊站了一些。

隻是,突然,刺耳的喇叭聲,不斷從身後響起。

林若爾正在沉思的思緒被打斷,轉身的瞬間,卻看到刺眼的遠光燈,直直朝自己的眼睛,逼迫而來。

林若爾來不及反應,隻覺得,那輛車正在快速朝自己開過來。

遠光燈刺地林若爾半點都睜不開眼睛,她想躲避,可是根本看不清楚前麵的路,也根本不知道應該往哪裡躲。

伸出手,她朝旁邊胡亂的摸索著,注意到旁邊像是有綠化帶,林若爾趕緊朝右邊跨了一步。

車子開過的瞬間,幾乎隻在幾秒鐘的時間裡,和林若爾差了幾米的距離。

不由嚥了咽口水,她纔剛以為,自己算是躲過了一劫,隻是,轉頭的瞬間,卻看到那輛車子,已經再次,朝自己的方向疾馳而來。

車子居然調轉了方向,再一次朝自己開過來!

想到這裡,林若爾的心,不由一顫。

她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這根本不是意外,是有人,想要假借意外的方式,把自己除掉!

林若爾趕緊飛快轉頭,狂奔起來。

“啊!”

狂奔的時候,隻顧著回頭看那輛車子,卻冇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跌入了一個懷抱。

“若爾,小心!”

一個溫暖的大掌,緊緊握住了林若爾的手,一把把她拽進了自己的胸口。

“跟我來!”

旁邊就是一家咖啡店,林若爾被那個懷抱緊緊抱住在胸口,然後一個躲閃,一晃身,飛快撲進了那個咖啡店。

透過玻璃,兩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輛車子在門口,不斷呼嘯轟鳴著發動機,不過瞬間,看冇有任何可尋之機,直接開走了。

不由,林若爾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轉頭,朝仍舊是一臉心有餘悸表情的身邊人看過去,那人不是彆人,正是江辰希。

“怎麼是你?你……你怎麼來了……”

江辰希冇有說話,臉色為難。

這麼多天了,雖然林若爾早就已經和自己把話說清楚了,但是,江辰希還是喜歡偷偷來陸家門口,默默守在那裡,哪怕是隻要偷偷看一眼林若爾都好。

“我……”

林若爾的話,江辰希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