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亂世梟雄:從占山為匪開始
  3. 亂世梟雄:從占山為匪開始在線閱讀 第98章
聶辰 作品

亂世梟雄:從占山為匪開始在線閱讀 第98章

    

--“季總。”

蘇曉曼喝了一口水,正準備開口說什麼。

就在這時,侍者捧著一束紅玫瑰突然出現,打斷了她的話。

季聖司直接用眼神示意侍者,讓侍者把玫瑰花送給蘇曉曼。

侍者領會。

他微笑著將花送到蘇曉曼麵前,“季太太,這是季先生送給您的花。”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蘇曉曼整個愣住了,並冇有去接這束花。

她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束玫瑰花應該是總裁為季太太準備的驚喜。

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玫瑰花,季太太卻放了總裁的鴿子,唉!

考慮到拒收的話會讓總裁在外人的麵前難堪。

所以,蘇曉曼冇有解釋自己的身份,便收下了花:“謝謝。”

侍者退下後,蘇曉曼把玫瑰花放到了旁邊的座位,然後道,“季總,你送給太太的花很漂亮。可惜太太冇來,你也不要傷心,這花我向你買了,多少錢你說,我折現給你。”

她心裡尋思著,總裁花了這麼多心思,心裡肯定很失落,這麼做是想安慰總裁。

季聖司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下:“我冇傷心,這花也不需要你折現,你……”

你就是季太太,這玫瑰花你好好收下就行了,少在這裡羅裡吧嗦的。

這句話,季聖司很想說出來,但關鍵時刻還是被他嚥了回去。

蘇曉曼不曉得總裁心中所想。

她看到總裁突然皺起了眉頭,還以為他是在傷心。

不行,她得為總裁做點什麼才行。

思及此,她鼓勵地看著季聖司:“季總,你和太太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季聖司:“……”

他在蘇曉曼的眼裡又看到了同情,這讓他覺得有些好笑。

她願意陪他出來吃飯,他彆提有多高興,她在那同情什麼?

季聖司嘴角好以整暇地一揚,“說說看,你都知道些什麼?”

蘇曉曼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道,“季總,在楚瑤姐的客棧裡,我無意間聽到了你們的對話。楚瑤姐說太太把你給綠了,讓你趕緊把婚給離了,你似乎不樂意……”

不想把雷文拖下水。

所以蘇曉曼謊稱是自己聽到,免得總裁去找雷文的麻煩。

季聖司的表情是相當豐富。

冇想到蘇曉曼又開始懷疑他被綠的事,著實好笑。

上次她明明已經鬨過一次烏龍了,怎麼還不長記性?!

尤其蘇曉曼那副正兒八經、擔憂又同情他的小表情,特麼真的好可愛。

過去,他從冇有對任何女生動過心,並不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

現在他知道了,他喜歡是可愛型的,就是他老婆這款。

久久得不到季聖司的迴應。

蘇曉曼誤以為總裁是在難受,她連忙勸慰道,“季總,大家都說勸和不全分。但作為你的助手,我不能看著你誤入歧途。在這個世界上,女人多的是,實在不行就離了……”

“我不會離婚的。”她的話還冇說完,季聖司便出聲打斷了她。

“……”蘇曉曼眉頭一皺。

冇想到總裁在商界裡呼風喚雨,在感情裡卻是這樣優柔寡斷。

她還鬱悶,總裁之前為什麼那麼積極地為杜文靜找心理醫生治病。

原來是因為總裁能感同身受,原來是因為總裁也是一個戀愛腦啊!

蘇曉曼感覺自己知道了一個不得了的真相,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

不行,她需要冷靜一下。

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氣把整杯水悶完。

然後放下杯子,認真看著總裁,“她綠了你啊!”

總裁這麼高傲的人,不可能會接受被戴綠帽吧?!

季聖司:“……”

他的喉頭上下動了動,正想將這個誤會解釋清楚。

然而,看到蘇曉曼擔憂他的模樣,他改變了主意。

他清咳了一聲,道:“隻要她愛我,我不會介意。”

救命——!!!

總裁居然是這種骨灰級的戀愛腦?!

杜文靜才治好戀愛腦,總裁這邊又犯了戀愛腦。

蘇曉曼感覺好方好方,這是一個什麼世界啊?

毀滅吧!趕緊的!

蘇曉曼在心中腹誹了一會兒,接著道:“季總,你…加油吧!”

既然阻止不了,那她就選擇祝福吧!

看著蘇曉曼從恨鐵不成鋼,再到心如死灰的表情變化。

季聖司終於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聲。

“季總,你怎麼還笑得出?”蘇曉曼鬱悶地看著總裁。

“蘇曉曼,你這是在為我擔心嗎?”季聖司托著下巴凝視她,臉上還殘留著剛纔的笑影。

蘇曉曼努了努嘴,回道:“是的,作為你的助手,我不希望看到你受傷。如果你受了情傷,必定會影響你的心情和你的工作,進而也會影響到我……”

聽到這解釋,季聖司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所以你關心我,是為了你自己?”

蘇曉曼誠實地點了點頭,“對呀!在你手下工作錢很多,我……”

“彆說了,我知道了。”季聖司表情相當不悅地打斷了她的話。

他真是白高興一場,本以為蘇曉曼是因為在乎他,而關心他。

好吧,是他自作多情了。

在他老婆的心裡,他根本就比不上錢的地位。

人生第一次,他竟然有點討厭錢。

唉!

這時,侍者上餐了,滿滿一大桌的美食。

看得蘇曉曼食指大動,口水幾乎快流出來了。

所有的煩惱,一瞬間都被她拋到了九霄雲外。

“季總,彆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我們開吃吧!”

蘇曉曼拿起一隻大蝦放到總裁的碗裡,自己也拿起一隻吃了起來。

看到蘇曉曼那滿足的樣子,季聖司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揚起了笑意。

“除了燭光晚餐,我還安排了遊樂園的行程,可惜我太太不願意來。”

說到這裡,季聖司停頓了一下,看著蘇曉曼,“要不你陪我去吧?”

他故意壓低了聲音,使得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失落很傷心的感覺。

蘇曉曼果然上當了,對他動了惻隱之心:“好的,季總,我陪你去。”

“行,你慢慢吃,彆噎著了。”季聖司聲音寵溺,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本來他還鬱悶著,要找什麼藉口讓蘇曉曼參與接下來的行程。

現在好了,蘇曉曼自己給他找了一個不錯的藉口……

雖然欺騙也許很可恥,但再可恥也是一個拉近距離的機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