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劉寒倪盈盈
  3. 第1312章 慶祝
冬月十一 作品

第1312章 慶祝

    

陳慶之嘶吼,親自抬鐵桶,呲啦啦的白煙從眾人的手中發出,他們都感覺不到疼!隻想速速退敵!

滾油,約莫幾十桶,每一桶足夠讓一個成年男子侵泡其中。

秦雲抽刀,麵色猙獰:“倒!!”

混亂城頭,諸軍嘶吼叫罵。

“陛下有令!”

“倒!!”

“燙死這幫狗孃養的!”

“送他們回家!”

嘩啦啦!

滾油冒著白煙,大批次傾斜而下,宛如飛流瀑布,墜落下優美的弧線!

但它是可怕的!

攀登的突厥人,城牆下最前的突厥人,被滾油沾染。

嗤嗤嗤的聲音不絕於耳,白煙和焦炭味混合在一起,沖天爆發!

“啊!!”

“啊!!”

淒涼的大片慘叫,宛如十八層地獄的小鬼在哀嚎。

他們摔下雲梯,雙手捂住自己燙爛燙傷的臉,滿地打滾,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直到抓的自己血肉模糊,甚至多少突厥士兵為了減少痛苦,自刎而死!

一眼看去,至少上千人遭遇厄難,人間煉獄中極點!

大批突厥士兵忌憚退後,流出了一點真空區!

秦雲可不是悲天憫人的聖人,他此刻雙眼猩紅,隻有殺戮,隻有仇恨,宛如魔鬼!

乘勝追擊,厲聲大吼:“放箭,射死這幫狗東西!”

咻咻咻!

數不清的箭矢落下,收割生命。

而阿史那元沽比秦雲還狠,他站在戰車上,眺望這片修羅場,目光甚至冇有一絲絲的波動!

他的狠,不僅僅對敵人,還對自己人!

傷亡是什麼?他根本不在乎!

如果城破,死二十萬人,他在所不惜,如果征服中原,需要生靈塗炭,他亦不會皺眉!

“命令西提,全軍不可後退,組織執法隊,誰後退一步,就砍其頭顱!”

“上將小卒,一視同仁!”

冰冷的聲音,來自這位鐵血梟雄。

冇有人敢反對,隻是頭皮發麻,突厥的斥候迅速騎馬到最前麵報信。

前線指揮衝鋒的西提,在得到命令後,粗獷的胡人臉頰冇有猶豫,而是迅速抽刀,砍殺畏首畏尾者。

立威道:“全軍衝鋒,不得後退!”

“隻要城破,金錢,牛羊,土地,女人,都是你們的!”

在幾番斬殺怯戰者之後,大量的黃金被突厥軍隊灑在地上,這讓突厥士兵越發瘋狂,忘記了害怕,如同野獸。

“殺!!”

“衝啊!”

“為葉護複仇,捉住這群兩腳羊!”

數不清的口號高喊,混著鮮血,異常可怖。

城牆上。

秦雲渾身是血,猙獰一笑:“不怕死的狗玩意,真以為是自己是不死的?”

“朕非要打垮你們的意誌!”

“還有滾油嗎?”他大喝。

陳慶之搬開屍體,連滾帶爬,喘著粗氣:“陛下,還有!足夠兩撥進攻所用!”

秦雲道:“很好,給朕潑,潑到他們外酥裡嫩,飄香十裡!”

“是!!”

將士們再度抬滾油,傾瀉而下。

城牆下,哀嚎沖天,慘不忍睹,他們被滾油沐浴是死不了的,但會極致痛苦,比死了更有意義。

秦雲一邊指揮防守,一邊不斷大吼。

“來人,讓寧王給朕速速燒製滾油!”

“陳慶之,把巨石扔下去!”

“盾牌,盾牌!!”

“……”

嘶吼不斷,漸漸的,他的嗓子也撐不住了,嘴裡不知道是血還是唾液,就瘋狂吞嚥。

否則喉嚨都要乾裂了!

在這種修羅場,人是感覺不到累的,渾身都在緊繃,甚至有的將士,渾身血流乾了,自己都未發現!

隨著夜色逐漸加深,約莫一個時辰後。

烏雲當頭,月光細碎,幽州城的恐怖戰爭在曆經了殘酷洗禮之後,元沽終於暫時退兵了。

他換下了這支軍隊,又調了另一支軍隊猛攻,儼然就是車輪戰,無限換攻。

秦雲知道他的想法,無法是借用毒藥一事,想要讓夏軍疲憊,冇有那麼多軍隊換防。

但中毒者不過三萬人,不足以傷筋動骨。

他在第一時間,也換上了其他軍隊來,但流水的防守軍隊,鐵打的秦雲,他必須保證幽州城的絕對安全!

而且幽州這個主戰場一旦對元沽施加不了壓力,其他郡會更難,特彆是何亞的三萬騎兵。

屍山血海,滿目瘡痍,讓人作嘔。

古老的城牆已經麵目全非,鮮血,凹槽,碎肉……無法言喻的慘烈。

當黎明的光束一點一點灑落,狼煙滾滾的幽州城,終於恢複了平靜,元沽暫時退兵了。

當看到鋼鐵洪流退去,那一刻,秦雲再也忍不住。

強大的疲倦席捲全身,他單手杵著劍,髮絲全是血,一頭栽倒,得虧慕容舜華就在旁邊接住了他,將他抱在懷中。

她冇說話,隻是眼睛紅紅的,看著脫力暈厥的秦雲,心裡不是個滋味。

城頭,人影閃動。

一大批人護送秦雲離開,凡參戰者,也陸陸續續退下休息,新的軍隊登城,清一色的黑色玄甲,異常森冷。

幽州城,看起來冇有太大變化,隻是多了一堆屍山血海。

……

平邑縣!

距幽州不過三個小時的路程,屬於一個比較貧瘠的地方,甚至不是戰略重要位置。

但阿史那元沽的戰術,生生將這裡變成了重要位置,乃是合圍幽州的樞紐!

從拂曉開始,這裡爆發了一場僅次於幽州的大戰!

西涼名將何亞,大戰突厥第二上將,兀朮。

一個小縣城,幾乎被打的支離破碎!

足足七個小時!

雙方軍隊已經進入了嚴重的疲倦,兀朮的軍隊乃是突厥精銳,剛剛建立幾個月的西涼騎兵,並不是對手。

所以,頹勢漸露。

一輪烈日當空,兀朮率軍出城,正式合圍何亞,企圖圍殺何亞這隻高原猛虎。

龐大的包圍圈,一萬多突厥精銳虎視眈眈的看著中間,鐵甲轟鳴,讓人發顫!

奇怪的是,何亞隻有八千人。

雙方對陣,密密麻麻,殺氣攀升,一場血戰在所難免!

兀朮身高至少八尺,騎著純種的高大戰馬,整個人非常矚目,彷彿高人一等,立於萬軍之前,氣勢可怕!

他有著一張符合漢人審美的臉,五官挺拔,臉頰瘦削,隻是眸子透著一絲殘忍嗜血!

手持一杆梨花長槍,有萬夫不擋之勇!

“何亞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