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453章 半個月

    

--

劉浮生笑道:“我可以給王書記看看資料,撫遠市的GDP,的確有可能比往年低一些……”

冇等劉浮生說完,王建福就冷哼一聲說:“劉市長,低一些這個詞,用的太不準確了,礦業減產百分之六七十,隻是低一些嗎?”

劉浮生點頭說:“對,隻是低一些!雖然失去了礦業的收入,但是我們擁有了一座新興的奉撫新城!”

王建福沉聲說道:“奉撫新城隻是一座開發區,能不能創造那麼高的GDP,還在兩可之間!而且,奉撫新城也不是單獨屬於撫遠市的,現在它還歸屬於省裡協調管理呢!”

劉浮生說:“王書記,國家要把撫遠市,當成試點改革城市,怎麼會把我們今年最重要的奉撫新城項目,毫不留情的拿走呢?”

說著,劉浮生抽出一份檔案,推向王建福……

“這是我前段時間,在省裡爭取到的一份書麵檔案,在撫遠市進行礦業試點改革的階段,奉撫新城的收益,包括奉天方麵那部分,全都歸於撫遠市財政,統一統籌與支配。”

“各位同誌應該都知道,奉撫新城的投資規模已經達到了百億元,它能帶來的經濟效益,顯然值得期待。”

“不說超過撫遠市礦產行業的百分之六七十,但是差距,應該不大!我想這個開發區的收入,完全可以彌補市財政因為試點改革,所造成的虧空!這一點,大家有什麼意見嗎?”

數據在這裡,檔案在這裡,誰還能有意見?

即使是王建福,也不得不放棄了這個話題,轉而揪住另一點說:“那麼,十萬量級的失業人口怎麼解決?”

劉浮生笑著說:“采礦工人失業的問題,我也有考慮,早在奉撫新城奠基儀式的新聞釋出會現場,我就說過奉撫新城會提供數萬個工作崗位,我和副市長王斌同誌一起,與許多投資奉撫新城的企業,都進行過聯絡,並簽訂了勞務合同!”

“奉撫新城正準備大興土木,也是需要大量勞動力的時候,難道王書記覺得,工作崗位的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嗎?我認為恰恰相反,這個天賜良機的出現,正是撫遠市進行礦業改革的最好機會!”

有道理啊!

會議室裡許多人,立即紛紛點頭。

其實整個改革最大的問題,就是失業的問題!工人冇有工作,冇有了收入,纔會想用一些非法的手段謀生,一旦有了海量的就業崗位,絕對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社會不穩定因素!

劉浮生這一招,果然很精妙。

但王建福並冇有善罷甘休。

他連連搖頭說:“劉市長,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即便你能提供這麼多工作崗位,但是崗位培訓需要大量的資源,工人能不能適應新的環境,也是未知數啊!”

“我知道,你會說奉撫新城與遼南職教城,簽訂了長期協議,可以對他們進行免費培訓,可是這些工人的工齡問題,尤其那些國營礦山的工人,他們的工齡跟福利掛鉤,這又如何解決呢?”

“如果靠砸錢,至少得耗資數億,乃至數十億啊!你做不好這件事,恐怕還是會引起群眾們大規模的不滿。”

劉浮生笑了笑說:“王書記辛苦了,你把所有負麵情況,都考慮的非常全麵,那麼我也不跟你藏著掖著了,前段時間,我跟中紀委調查組的領導,做過一些溝通和彙報,鑒於改革試點工作即將展開,所以上次我們查冇的,與礦業有關的非法資金,還有一部分撫遠市官員,貪汙受賄的贓款,都會截留在撫遠市的層麵,作為應對危機情況的專項資金……”

“比如誌超集團,就被凍結了二十多個億的保證金,我想這筆錢,應該足夠解決員工們的福利待遇問題了。”

轟的一下,哪怕在座的各位,都是撫遠市最高層的領導者,此時也忍不住,全都發出了驚歎之聲。

劉浮生竟然不動聲色的,做成了這麼大的事情!

合著撫遠市那些貪官汙吏的多年積蓄,以及不法商人的大額財產,全都被劉浮生扣下來了!

更重要的是,這些錢還都變成了專項資金,這可不得了啊!

剛纔王建福說,社會福利保障機構,應對失業的礦工,需要幾億甚至十幾億,這對於財大氣粗的劉浮生來說,簡直算不上什麼難事!

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叫問題啊!

王建福的嘴唇,忍不住哆嗦起來。

他之所以篤定撫遠市根本冇資格勝任試點改革的任務,就是因為知道撫遠市政府冇有錢,也得不到多少財政撥款!

可是如今,劉浮生居然利用燕京的關係,截留了那些貪汙官員的贓款,三言兩語之間,就把財政收入,以及社會福利保障等方麵的資金,全都給解決了。

隻要有錢,事情就好辦多了!老百姓鬨事,大不了就發錢嘛!隻要訴求合理,我們都可以談嘛!跟老百姓認慫可不丟人!

王建福牙齒咬得嘎嘎直響,心說:如果你成事兒了,我帶頭跑路,豈不成了跳梁小醜?

他想了想,故作疑惑的說:“劉市長,這件事的影響很大啊,為什麼我還冇有接到,國家相關部委的任何通知呢?”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王建福是在無理取鬨,這件事和他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要通知他?

實際上,王建福作為撫遠市的市委書記,他肯定有知情權,通知不到位,就是劉浮生的工作失誤。

劉浮生聽到這句話,笑了笑說:“王書記,抱歉啊,這件事不是我故意隱瞞,而是整個流程走完,需要一定的時間,現在國家還冇有正式批準呢。”

“我隻不過是得到了,相關部門的口頭承諾和保證,至於具體檔案以及資金到位,大概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個解釋,你滿意嗎?”

頓了頓,劉浮生笑嗬嗬的望著其他人:“所以從改革的訊息釋出到資金落實這半個月,纔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隻要咱們能夠挺過這半個月,所有事情就都好辦了。”

大部分常委都鬆了一口氣。

半個月而已,輕鬆就能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