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450章 牽頭人

    

--

“我經過縝密的調查之後,發現這個頭陣,不是那麼好打的!”

說話的同時,王建福打開手裡的資料,低頭看了一眼,照稿念道:“咱們撫遠市如果成為試點,就意味著百分之八十的私人礦場都麵臨著關閉,國營礦場的產能,也要縮減百分之五十!”

“根據往年的財政收入統計,我們撫遠市的GDP,僅在煤礦這方麵,就要減少百分之七十,我想請問各位,你們覺得,以撫遠市目前的財政收入,能不能承受得起,這麼大的損失?”

此話一出,其餘的常委,頓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煤礦產業,一直都是撫遠市的支柱產業,撫遠市每年的財政收入,絕大部分都來自於煤礦。

如果真像王建福所說的這樣,撫遠市的稅收將會直接腰斬,甚至更嚴重啊!

本來市裡的財政就處於赤字的狀態,每年都需要從銀行貸款,拿國家扶持,寅吃卯糧的保證城市建設和民生,一旦成了試點城市,gdp大幅下降,這些市委常委,誰都彆想過好日子了!

王建福看著常委們臉上的擔憂之色,心中感到非常愉快。

他清了清嗓子說:“同誌們,剛纔隻是我想說的一部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隨著私營礦場關閉,國營礦場減產,咱們撫遠市,將有十幾萬的采礦工人失去收入啊!”

“試想一下,這麼多工人失業,咱們的社會福利和保障機構,能夠承擔得了嗎?他們每個人,身後都有家庭,他們父母的養老,個人的醫療,吃喝保障,孩子的學習,教育保障,我們都能解決嗎?”

“如果解決不了,會發生什麼問題?”

會議室裡鴉雀無聲,冇有人敢接這個茬。

解決?十幾萬人的問題,誰能解決?怎麼解決?

政府透支稅收,也拿不出這麼多錢,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啊。

王建福表情很沉重的說:“目前在社會層麵,已經有一點改革的風聲透露出去了,導致的結果就是,撫遠市的犯罪率比去年同期要增加了10%左右,一旦這個訊息坐實了,各位同誌,後果不堪設想呀!”

短短幾句話,王建福就拋出了數個尖銳的問題,財政收入、社會保障,以及社會穩定!

這幾個方麵,全都是一座城市最基礎的底線!

冇有錢,什麼都做不了,冇有社會保障,老百姓就不安心,社會一旦不穩定,整個城市就完蛋了!

他們這些領導,全都要承擔責任。

王建福看著愁容滿麵的常委們,有些無奈的說道:“這隻是我想到的一些問題,還有冇想到的,需要大家補充……唉,劉市長,您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劉浮生笑著搖了搖頭:“關於作為試點改革城市的問題,王書記已經講的非常全麵了,我冇什麼想補充的。”

王建福微微皺眉,劉浮生怎麼回事兒?居然在會議上,當了縮頭烏龜?

這跟他瞭解的性格,似乎不太一樣啊。

在王建福的印象裡,劉浮生無論是會議上,還是私下,都是一個言辭激進的年輕人!

可是今天,劉浮生任由自己說了一堆長篇大論,居然都冇反駁,現在更是連補充發言的機會都放棄了。

什麼情況?

其他常委見狀,也覺得兩人私下肯定提前溝通過,於是紛紛順著王建福的話,小聲議論著,諸如財政,治安,教育醫療等問題。

一時間,諸多新的問題,也紛紛浮出水麵,導致所有常委,都對撫遠市成為改革試點,表現出了莫大的懷疑。

劉浮生看眾人把問題都說得差不多了,這纔將頭靠近麥克風。

眾人見狀,立即停止討論,將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劉浮生笑眯眯的說:“王書記既然提出這一係列的問題,想必心裡也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吧?如果有的話,不妨提出來,大家一起討論嘛!”

哦?

劉浮生居然主動給王建福搭台子,請他來唱戲?

這個場麵,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王建福也很疑惑,不知道劉浮生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可是台子已經搭好了,而他本來就想唱戲,總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吧?

王建福清清嗓子,笑著說道:“好,其實我提出的解決方案,事先已經跟劉市長溝通過了,現在也向各位同誌彙報一下吧。”

“為了不給國家的戰略方針造成困擾,不給這次轟轟烈烈的改革製造麻煩,我認為,咱們撫遠市,目前還不適合當這個試點城市!我的建議是,由市委常委,以及市委全體委員,一同聯名向省裡和燕京方麵,反映我們的難處與想法,希望國家能換一座試點城市!”

“這並不代表著,我們撫遠市不支援國家的改革,相反,撫遠市一定會向有能力承擔這個責任的試點城市,認真學習,汲取經驗!循序漸進的,把礦業改革和礦產資源保護工作,認真的貫徹落實,爭取做到最完滿!”

“這就是我的個人意見!”

王建福的話音落下,整個會議室裡,再次鴉雀無聲。

這位市委書記,說的非常簡單,可在座的市委常委們,哪個不是人精?刹那間,所有人都聽出了王建福的弦外之音!

國家已經決定的事情,你王建福還居然想著推委出去?想讓國家收回成命,換另外一座城市當試點?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

聯想到剛纔劉浮生所說的話,眾人心中更是駭然,難道劉市長也是這個心思?

這倒是很符合他一貫的大膽風格!

為了保證撫遠市的經濟發展,直接跟省裡,甚至燕京方麵對著乾,他可太勇敢了!

眾人心中升起無數念頭,同時也將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劉浮生的身上。

王建福笑眯眯的看著劉浮生。

他很期待劉浮生的表態,如果對方點頭,就會落入胡三國的算計,如果對方搖頭,那麼王建福作為“捨身保護撫遠市”的牽頭人,也會收穫巨大的聲望和影響力。

這個事兒,怎麼算他都不虧。

王建福美滋滋的想著,自己這個一把手,終於能夠光明正大的壓過劉浮生這位強勢的市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