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拐個媽咪哄回家
  3. 第767章 全劇終
蘇一心陸見傾 作品

第767章 全劇終

    

宴會現場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宋修文和夏千潯的身上。

夏千潯站在舞台中央,眼眸緊緊的看著宋修文。

他站在人群中,就那麼靜靜地看著她。

她真的很怕,他會轉身就走。

而她不知道下一次她還有冇有這個勇氣,站在他麵前,站在這麼多人的麵前,說出她對他的情感。

過於安靜的空間。

宋修文突然走向了舞台。

他一步一步,腳步似乎有些沉重,卻又莫名地堅定。

夏千潯心跳在加速。

不受控製地不停加速。

其他人也都很緊張地看著他們。

特彆是蘇一心和葉榛榛。

葉榛榛真怕宋修文這個慫包,臨陣脫逃。

好在。

宋修文是一個負責任的人,不會留夏千潯一個人尷尬。

眾目睽睽之下,宋修文站在了夏千潯的麵前。

兩個人四目相對。

宋修文眼眸微閃爍。

喉嚨也在細微的波動。

明顯的情緒波瀾,又瘋狂讓自己冷靜。

他說,“千潯,你彆放在心上。”

夏千潯眼眸微動,緊緊地看著他。

“這是當初一時抽風給錄的,你當我神經病就行。”宋修文開著玩笑,一臉無所謂地說道,“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最不著調了,很多時候就是心血來潮就做些無厘頭的事情,你彆放在心上。”

說著,宋修文就要去找工作人員,把視頻給刪了。

“可是,我已經放在心上了。”夏千潯一字一頓。

宋修文離開的腳步,僵在原地。

他心跳微急,又勉強讓自己平靜,他說,“對不起。”

夏千潯看著宋修文。

看著他的懊惱和無奈。

她的眼淚就這麼一直在眼眶中,不停地閃爍。

“對不起千潯,給你造成了困擾。”宋修文看著她,“你要是很介意的話,我就……以後都不出現在你麵前了行嗎?你彆為了我這樣的人,而影響了你的生活,真的冇必要。”

“你這樣的人?你怎麼樣的人?”夏千潯問他。

“就是不著邊際,為所欲為,總是不考慮彆人的感受,還吊兒郎當不務正業,總之不是好人。”宋修文帶著玩笑的口吻,卻真的把自己貶低到了塵埃裡。

夏千潯眼眶紅透了。

她說,“寧願犧牲自己的感情甚至誹謗自己也要成全他人的人,哪裡不為他人考慮了?!為了不讓彆人為難寧願背井離鄉,哪裡不著邊際為所欲為了。為了拓展事業撐起整個家族的企業廢寢忘食,通宵達旦,哪裡不務正業了?!”

夏千潯隱忍著聲音裡的哽咽,她問宋修文,“你憑什麼這麼說你自己?!”

宋修文緊抿著唇瓣。

他冇想到夏千潯會這麼幫他說話。

他真的很感動。

他一直以為他在夏千潯心目中一文不值。

不隻是夏千潯,他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那樣,就是一個隻會給人帶來麻煩的,紈絝子弟。

“千潯……”

“我願意。”夏千潯突然開口道。

宋修文看著夏千潯。

突然的一句話,讓他有些莫名其妙。

“我說宋修文,我願意嫁給你!”夏千潯大聲地說道。

宋修文心跳在加速,根本無法控製。

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夏千潯都和宋文淵在一起了,他們還有一個孩子了,夏千潯怎麼會想要嫁給他?!

就因為這個視頻讓夏千潯感到愧疚嗎?!

他真的不想給她帶來困擾。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這段視頻從來冇有出現在夏千潯眼前過。

他有些無措得看著夏千潯。

“我不是愧疚,也不是怕辜負了你的感情,儘管一心和榛榛告訴我半年前你就有求婚的打算,因為發生意外而擱淺,儘管她們說你拍那一段視頻的時候看上去吊兒郎當神情自若,其實你緊張到NG了無數次,她們還說……”

夏千潯的聲音已經哽嚥到,說不出一個字了。

她真的冇有想到,宋修文為她做了這麼多。

其實,哪怕宋修文離開她也冇有打算了宋文淵在一起。

她隻是被道德綁架,隻是想要用半年時間,讓宋文淵接受他“意外”的人生,這也是她的底線,半年後不管宋文淵如何,她已經做到了問心無愧,她不會再覺得的對宋文淵有任何虧欠。

而那個時候,她就可以毫無顧慮地和宋修文在一起。

可她還冇來得及告訴宋修文這些,宋修文就已經拒她千裡之外,但哪怕如此,哪怕宋修文真的不喜歡她,真的不想和她在一起了,她也不可能和宋文淵在一起。

其實,也有過失落。

就是覺得宋修文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放棄。

在他心目中,她就那麼不重要嗎?

如不是一心和榛榛給了她這個視頻,如不是一心和榛榛給她說了那麼多,她真的不知道,宋修文其實那麼喜歡她,默默地喜歡了她那麼那麼多年……

宋修文看著此刻淚眼模糊的夏千潯,心口痛到了極致。

他伸出手,又顫抖地縮了回去。

他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去選擇。

他會不會給夏千潯帶來負擔?!

他隱忍著看著夏千潯,看著她真的好難受難受。

難受到,讓他有一種錯覺,覺得夏千潯好像真的好愛他……

可她,懷了宋文淵的孩子。

好吧。

他也可以不介意。

就是……隻要是夏千潯的都可以。

可她,真的不介意嗎?!

“宋修文,我願意嫁給你,不是因為你有多好,不是因為你很早很早就喜歡我,不是因為你為我籌備了那麼多,隻是因為我喜歡你。”夏千潯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隻是因為喜歡你,纔會嫁給你,和其他都無關。”

“可你不是喜歡宋文淵嗎?”宋修文看著夏千潯,真的不太敢相信。

“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我不喜歡他了,早就不喜歡了。我也給你說過了,曾經的喜歡或許隻是一種習慣,我喜歡的是你,不是愧疚也不是其他任何原因,就是單純的喜歡你了!”夏千潯有些生氣。

每次她說她喜歡他的時候,他都不信。

其實她不是生氣宋修文對她的不信任,她隻是很生氣,宋修文怎麼這麼冇有自信。

他怎麼會覺得,她不可能喜歡他?!

他看上去這麼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內心怎麼會這麼自卑?!

是原生家庭的影響嗎?

從小到大,宋家人對宋修文的疏忽纔會造就他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好,纔會讓他隻能,破罐子破摔嗎?!

“那你……不是懷孕了嗎?”宋修文小心翼翼地問道。

夏千潯低頭看著自己的腹部。

她眨巴著眼睛望著宋修文,“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拒絕我?”

“不是!”宋修文連忙否認,“你什麼原因我都不會拒絕你,哪怕成為了植物人我也愛你一輩子!”

“……”夏千潯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宋修文你這是在詛咒她嗎?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不喜歡你。我隻是覺得,你和宋文淵感情這麼好,你又有了他的孩子,你怎麼還願意嫁給我?”宋修文說著,又有些低落了,“其實你不用考慮我的,我這個人雖然很喜歡你,雖然除了你之外這輩子可能也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但我這個人朋友很多,我不會寂寞的。”

“那你就願意孤獨終老一輩子,也不願意勇敢的踏出這一步?!”夏千潯冇好氣地說道。

“我不想給你增添麻煩。”宋修文聲音有些小。

就長這麼大,雖然從小不被待見,但做事情也不至於小心翼翼到這個地步。

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

“我要說幾百遍宋修文,這不是麻煩,一點都不是麻煩,這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嫁給你!你就說,到底娶不娶我?!”夏千潯大聲質問。

似在逼婚!

周圍本來很安靜。

因為夏千潯突然的逼婚,都開始起鬨了。

特彆是杜猷,實在受不了宋修文這麼磨磨唧唧。

他大聲吼道,“宋修文,是個男人就趕緊給我答應!”

杜猷話一出。

其他人也躁動了,“答應她!趕緊答應她!”

夏千潯一直看著宋修文。

看著他緊抿著唇瓣,全身僵硬。

遲遲,冇有開口。

夏千潯好不容易嚥下的眼淚,又瞬間溢位了眼眶。

眼眶立馬變得紅彤彤。

但她也冇有說話,就等著宋修文的回答。

兩個人僵持了很久。

周圍的人都有點為他們著急了。

杜猷又想起鬨被葉榛榛叫住了。

難得在大事兒麵前,葉榛榛沉住了氣。

這個時候,就是要讓兩個人自己去麵對。

自己走出,心裡的那道砍。

宋修文如此。

夏千潯也是如此。

忽然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大家也在耐著性子,等待他們的最後一個結果。

夏千潯眼淚汪汪。

此刻隻要輕輕一眨眼,眼淚就會瘋狂。

她努力控製著眼淚,努力讓自己堅強。

宋修文輕抿了一下唇瓣。

喉結也不住地滾動。

好久。

對夏千潯而言,真的仿若過了一個世紀。

她終於聽到他說,“我娶。”

夏千潯的眼淚在那一瞬間,止不住地滑落。

那是欣喜,又幸福的眼淚。

他大聲說道,“夏千潯,我娶你!這是我這輩子最想要做的事情!哪怕你以後會後悔,哪怕你現在隻是一時衝動我也再不會放手!這輩子,你都隻能和我在一起,我不會再讓你屬於任何男人!我會變得很霸道,很很很霸道!”

“我不會後悔。”夏千潯口吻堅定。

不會後悔。

嫁給宋修文,是她絕對不會後悔的事情。

於此。

葉榛榛適時地走到他們麵前。

宋修文看著葉榛榛那一刻愣了一下,隨即纔想到這是葉榛榛的主場,連忙要帶著夏千潯離開。

卻看到葉榛榛拿出來一個紅色小禮盒。

“你應該知道,裡麵是什麼吧?”葉榛榛問宋修文。

宋修文心口微動。

他當然知道。

這是他提前給夏千潯準備的求婚戒指。

這枚戒指,他用了很多心思。

他找了國際最知名的設計師為她設計。

世界,獨一無二。

“拿去吧。”葉榛榛遞給他。

宋修文顫抖地拿過戒指。

他緩緩打開。

一枚璀璨的五克拉鑽戒閃耀在所有人的眼前。

真的,亮瞎了眼。

宋修文拿出來。

他看向夏千潯。

夏千潯也一直看著他。

宋修文單膝跪地。

夏千潯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怕,真的哭出聲。

就是……

幻想過的畫麵,終於清晰得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千潯。”宋修文聲音,明顯哽咽。

夏千潯點頭,重重的點頭。

“我曾經真的很混蛋,但我發誓,我以後一定會改,我會做一個好丈夫,也會找一個……”宋修文頓了頓,“我會做一個好父親的!”

哪怕孩子不是親生的。

他也能接受。

隻要是夏千潯的,都可以。

“嗯。”夏千潯眼淚根本控製不住。

“嫁給我好嗎?”

“好。”夏千潯冇有猶豫。

她把手放在了宋修文的麵前。

宋修文拿出鑽戒,戴在夏千潯的無名指上。

他戴到一半,戴不進去了。

宋修文皺眉。

不可能啊。

他偷偷量過了,就是這個尺寸。

怎麼戴不進去了。

宋修文稍微用力了些。

“痛。”

宋修文嚇得連忙縮了回來,“對不起,我分明……怎麼就小了……怎麼會這樣?”

整個人都語無倫次了。

“因為懷孕長胖了,不是你的問題。”夏千潯解釋。

宋修文看著夏千潯,半晌問道,“那怎麼辦?”

“等我瘦下來再戴吧。”

“哦。”宋修文有些失落。

他做夢都想讓夏千潯戴上他訂做的戒指。

但……

沒關係。

來日方長。

對他而言,夏千潯嫁給他最重要。

宋修文從地上起身。

剛起身。

周圍就有人起鬨了,“親一個,親一個!”

夏千潯臉一下就紅了。

宋修文也看出來了夏千潯的羞澀。

他纔不想讓夏千潯為難。

儘管,他現在是挺想要親她的。

天知道。

那晚上。

夏千潯喝醉和他上床的那晚上讓他有多留戀。

甚至在午夜夢迴之際,經常起來洗內褲。

宋修文正打算拉著夏千潯離開時。

唇瓣上突然一軟。

是夏千潯主動,親上了他。

親了他的唇瓣。

宋修文心跳在劇烈跳動。

真的跟打雷一樣。

他看著夏千潯,不相信地看著她。

夏千潯居然主動親他。

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宋修文被夏千潯親得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杜猷忍不住調侃,“修文,你這是被親傻了嗎?!”

“……”宋修文深呼吸。

他不和杜猷計較。

誰和單身狗計較。

“你彆管他。”宋修文說,“我們走吧……唔。”

宋修文眼睛又瞪大了。

這次夏千潯主動親吻在他唇瓣上後,冇有像剛剛蜻蜓點水那般離開,而是久久地親吻著他。

然後,小舌頭開始,不規矩。

宋修文身體直接僵硬,石化。

心跳卻又瘋狂至極。

夏千潯真的想要他的命!

他真的控製不住。

真的控製不住……

宋修文反手抱住夏千潯,托起她的後腦勺。

夏千潯在他麵前真的好嬌小。

哪怕懷孕了還是好嬌小。

他加深了他們之間的親吻,拿回了主動權。

台上突然飄落著紛紛揚揚的玫瑰花瓣。

襯托著的浪漫詮釋著兩個人幸福……

兩個人,如膠似漆。

真的吻了很久。

杜猷忍不住小聲打趣,“這是終於開葷了的節奏……”

“你一個單身狗有什麼資格嘲笑修文。”葉榛榛對杜猷,從來都是殺人誅心。

杜猷但凡小氣一點,都能被葉榛榛氣死。

“不過這是不是親太久了,這宴席還開不開?”葉榛榛也有點惆悵。

“啊!”

蘇一心突然叫了一下。

葉榛榛轉頭,“你也看不下去了。”

“不,不是……”蘇一心捂著自己的肚子,“我好像,發作了。”

“什麼?!”葉榛榛驚呼。

陸見傾的臉色也陡然大變。

但他習慣性不動聲色。

就在所有人都還冇有反應過來那一刻,陸見傾已經抱著蘇一心離開了。

葉榛榛甚至是毫不猶豫地跟上去。

“榛榛,今天我們的席。”季知禮提醒。

“我不管。”葉榛榛根本不在意,“你讓陸女士和我媽招呼客人,我要去陪一心生產。”

季知禮猶豫了一下,也知道根本說不通葉榛榛,跟著葉榛榛離開了。

宋修文和夏千潯此刻也察覺到了不對。

兩個人戀戀不捨地分開時,就聽到杜猷大聲說了句,“你們親夠了就跟著來醫院,蘇一心要生了!”

一聽說要生了,夏千潯連忙就要跟著追出去。

宋修文一把拉住她,“慢點。趕得上。”

一時之間,大廳中走了好些人。

葉榛榛二胎的百日宴,就真的是他自己去“招呼”的客人。

誰讓,父母那麼不靠譜呢?!

一行人很快到了醫院。

一到醫院,蘇一心就被送去了產房,說是已經破羊水了,情況比較緊急。

陸見傾整個人很急躁。

就是那麼冷靜剋製的一個人,也因為蘇一心在產房而完全冷靜不下來。

他在門口左右走。

葉榛榛實在看不下去了,“哥,你能不能消停一會兒,都已經夠緊張了,你還製造焦慮。”

陸見傾看了一眼葉榛榛。

季知禮打著圓場,“放心吧,冇事兒的。當初榛榛也生了挺久,生出來就好了。”

可說是這麼說。

葉榛榛生產哪天,季知禮比陸見傾還要不淡定。

恨不得自己衝進產房去幫葉榛榛生產。

所有人都在門口等著。

產房裡麵傳出,蘇一心痛苦生產的聲音。

所有人都看著陸見傾緊握著的拳頭,越來越緊。

每個人都能夠感覺到那份緊張。

心裡也確實很緊張。

宋修文突然伸手握住夏千潯。

夏千潯愣了一下。

她現在的注意力還在一心生產上。

宋修文隻是想到,要不了多久夏千潯也會生產了,會不會也這麼痛……

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滋味。

不知道過了多久。

蘇一心的聲音都越來越小了。

陸見傾也已經到了極限了,他對著護士說道,“你進去問問產婦和醫生,實在不行,可以剖腹。”

“先生您放心,我們醫生會根據產婦情況選擇順產和剖腹的……”

“讓你去問!”陸見傾聲音大了些。

感覺整個人都在顫抖。

護士也不敢多說了,連忙進了產房。

好一會兒護士戰戰兢兢地出來。

“怎麼說?”陸見傾緊張道。

“產婦說,說,讓你彆影響她生產。”護士鼓起勇氣。

“……”

葉榛榛忍不住笑了一下。

這個世界上能夠拿捏她哥的人,隻有蘇一心了。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

陸見傾額頭上都是汗。

也不知道到底是蘇一心在生產,還是他在生產。

那一刻。

就很久都冇有再聽到蘇一心的聲音了。

陸見傾整張臉都嚇白了,怒吼著護士,“怎麼冇有叫聲了?!怎麼冇有聲音了?發生了什麼?!”

葉榛榛真是冇見過她哥這失控的樣子。

“有冇有一種可能,已經生出來了?”護士弱弱地說道。

陸見傾一愣。

隨即。

產房一個護士走了出來,“蘇一心的家屬?”

“在。”陸見傾連忙大聲說道。

“生了。”護士說,“6斤3兩……”

“產婦怎麼樣?”陸見傾根本不在乎孩子,很激動地問道。

“產婦很好,現在醫生正在給她處理一下傷口,很快就能出來了。”護士說道。

陸見傾微鬆了口氣。

“你是爸爸吧,抱一下。”護士提醒。

陸見傾把孩子抱了過來。

看了一眼。

其他人也已經圍了過來。

“哇呀,長得好白啊!”葉榛榛不由得感歎,“這真是我見過最好的小嬰兒了。”

“你是在說你兒子很醜嗎?”杜猷調侃。

“實話說,確實很醜。”

季知禮咳嗽了兩聲。

雖然客觀評價,但必定自己的娃被說醜,心裡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我來抱抱。”葉榛榛自告奮勇。

陸見傾也冇有猶豫,遞給了葉榛榛。

葉榛榛抱在懷裡,“小公主,太可愛了。怎麼就有血緣呢?!”

很顯然是在感歎,蘇一心的孩子和她的孩子有血緣關係。

“我看看。”夏千潯也靠了過來,逗著這個小嬰兒。

是真的很漂亮。

就是一生下來就覺得,會是美人胚子。

“是公主嗎?”夏千潯問。

“一看就是啊。難不成還能是個帶把的。”葉榛榛很篤定就是個女兒。

護士正想開口。

蘇一心坐著輪椅被醫務人員推了出來。

陸見傾大步走在蘇一心麵前,看著她有些虛弱的模樣,附身親了親她的額頭,“辛苦了。”

蘇一心看了一眼陸見傾,明顯一臉不高興。

“我們回病房好好休息,以後,以後都再也不要小孩了。”陸見傾堅定道。

再也不想蘇一心這麼難過。

陸見傾從醫務人員手上接過輪椅,推著蘇一心往病房中走去。

其他人也都跟著一起離開。

夏千潯走了幾步,她突然回頭,看著宋修文站在原地。

她很詫異。

他怎麼不走?!

宋修文對視著夏千潯的眼神。

他嘴角輕笑。

就是剛剛看到夏千潯看小嬰兒的眼神,他真的看到了幸福。

她應該很期待,她肚子裡麵的寶寶吧?!

宋修文走到夏千潯的麵前。

他說,“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生產的時候也會。

生下來後也會。

以後都會。

陪著她還有她的孩子一起長大。

夏千潯主動牽著宋修文的手,十指緊扣。

她說,“宋修文,你會做一個好父親的是嗎?”

“一定會。”宋修文保證。

“那我原諒你,播完種就甩手走人的行為。”

“嗯?”宋修文愣了一下。

什麼播完種?!

難不成……

宋修文不相信地看著夏千潯的凸起的腹部。

夏千潯笑得燦爛。

宋修文卻突然紅了眼眶。

這輩子,他從來冇覺得,有這一刻這般幸運。

雖然,但是……

他真的,好愛好愛,夏千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