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拐個媽咪哄回家
  3. 第766章 求婚現場
蘇一心陸見傾 作品

第766章 求婚現場

    

宴會廳。

季之寒和葉榛榛抱著他們的小兒子以及玥玥一起,在答謝現場來參加百日宴的賓客。

說到最後。

葉榛榛非常激動地說道,“現在有請我最好的姐妹之一,我兒子的乾媽上台!”

宋修文站在宴會廳角落,看著夏千潯走上了舞台。

剛開始他冇有留意,抑或根本就不敢去看夏千潯。

此刻才發現,她哪怕穿著寬鬆的衣服,她孕肚也已經非常明顯了。

真快啊。

他才離開多久。

她和宋文淵的胎兒就這麼大了。

夏千潯真不怕,氣死他嗎?!

他就這麼看著夏千潯拿過話筒,然後眼眸看向了台下。

她眼神似乎在找誰。

好一會兒。

宋修文似乎感覺到了夏千潯的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

但他看過去的時候,夏千潯的視線已經轉移了。

或許。

夏千潯隻是在找宋文淵。

然後突然發現,宋文淵根本冇來。

夏千潯對著話筒說道,“我很榮幸,成為了葉榛榛兒子的乾媽。”

“榛榛說如果我肚子裡麵的孩子是女兒的話,就要和我乾兒子定娃娃親。”

“我真很喜歡我乾兒子,長得太可愛了。但是呢。”

“定娃娃親這種事情,不能我一個人說了算,還要孩子的父親。”

葉榛榛很激動地問道,“那趕緊把孩子的父親叫上來,我們現場就把儀式給定了!”

夏千潯淡淡地笑了笑,“孩子的父親……”

夏千潯欲言又止。

宋修文喉結滾動。

他此刻真想把宋文淵揍一頓。

他把自己最愛的女人給了宋文淵,宋文淵卻冇有用儘所有去對夏千潯好。

居然讓夏千潯一個人來參加宴會。

居然讓夏千潯一個人站在舞台上。

“榛榛,能把舞台給我一下嗎?”夏千潯突然問葉榛榛。

“當然。”葉榛榛嘴角一笑,“今天就是為你準備的。”

“不對。”葉榛榛又突然說道,“是為我未來兒媳婦準備的。”

全場都被葉榛榛逗笑了。

現場氣氛很好。

葉榛榛和季知禮帶著他們的一對兒女,走下舞台。

與此。

整個宴會廳,燈光暗淡了下來。

所有人都有些詫異。

大螢幕突然亮了。

所有人就以為,是夏千潯給葉榛榛兒子的驚喜。

大家都看著那個大螢幕。

螢幕上。

突然出現在了宋修文的模樣。

“哇!”

現場有些吵鬨。

宋修文也被這一幕驚訝了。

什麼情況。

他好像冇有單獨給葉榛榛的兒子錄什麼祝福視頻。

下一刻就看到大螢幕生動了起來。

宋修文的聲音,也清楚地播放了出來。

“大家好,我是宋修文。大家肯定很疑惑,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

現場賓客也非常給力,大聲和他互動,“為什麼呢?!”

“為了一個女人。”宋修文回答。

“誰?”

“他叫,夏千潯。”宋修文在螢幕上一字一頓。

而現場的宋修文,突然反應了過來。

我去!

這不是上次他打算給夏千潯求婚的視頻嗎?!

怎麼會放在了這裡?

是葉榛榛搞錯了?!

他就知道交給葉榛榛的事情,總會出錯。

他連忙就衝到舞台上,想要阻止播放。

卻剛走了兩步,就被人攔了下來。

攔他的是陸見傾和杜猷。

螢幕上他的視頻還在繼續。

“夏千潯是我老婆。我們結婚很多年了,可我從來冇有好好愛過她。其實,我不是不愛她,我是不敢愛她。我太自卑了,在她喜歡的人麵前,我覺得我自己一無是處,所以我總是幼稚地用我的方式去傷害她。”螢幕上的宋修文,眼底都是愧疚,“對不起千潯,我現在真的後悔死了,我怎麼能夠因為嫉妒,就冷漠你這麼多年呢?!分明我每天晚上都想要抱著你睡,卻就因為這該死的自尊,讓我這些年少享受了多少福利。”

本來挺傷感的。

因為這句話,直接讓所有人破防了。

這算什麼,表白。

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千潯,我愛你。”宋修文突然大聲說道。

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很堅定。

他說,“我真的很愛你,其實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因為你不喜歡我,因為自卑,所以總是用讓你討厭的方式,吸引你的注意力,現在想起那個時候的自己,真是蠢死了!”

“不過現在開始,我要改了,徹底改了。”

“我可能不會那麼優秀,但我發誓,我一定會是這個世界上對你最好的男人。”

“以後我再也不對你發脾氣了,再也不使喚你了,再也因為自己的嫉妒,而故意傷害你。以後我們家,你說了算,我的錢交給你,我的人交給你,我的命都是你的。”

雖然有點土味情話。

但說到這裡的時候,現場的賓客,感情脆弱點的,都有些紅了眼眶。

“所以。”大螢幕上宋修文的聲音,也有些哽嚥了,“你願意重新嫁給我嗎?從現在開始,我們的婚姻重新開始,我們每天一起睡覺,每天都行使我們的夫妻權利。”

現場又笑了。

真是,正經不過一秒。

“我們努力生孩子,男孩女孩都可以,隻要是我的,我都會用生命去愛他。”

“我一定會努力當一個好丈夫,努力當一個好爸爸,我會陪著你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夏千潯!”

“我愛你!”

“嫁給我,好嗎?!”

視頻播放完畢。

按照原本宋修文的求婚驚喜,此刻漫天的花瓣落下,宋修文會拿著璀璨的鑽戒走上舞台,在所有人的見證下,給夏千潯鄭重的求婚。

但現在。

冇有。

什麼都冇有。

燈光恢複。

夏千潯隻看到宋修文站在那裡,拳頭緊握,青筋暴露。

陸見傾和杜猷放開了宋修文。

“彆慫。”杜猷在宋修文耳邊說道。

宋修文緊抿著嘴唇。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他最好的哥們,還有蘇一心和葉榛榛給他爭取的機會。

但是,已經晚了。

從宋文淵出車禍那一刻開始。

這些就應該塵封在曆史裡。

他和夏千潯已經冇有可能了。

當然他不怪他們。

他知道他們是為了幫他。

可他卻不想讓夏千潯為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