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星雲
  2. 拐個媽咪哄回家
  3. 第765章 夏千潯有孕
蘇一心陸見傾 作品

第765章 夏千潯有孕

    

百日宴開始前。

葉榛榛來到了蘇一心他們一桌。

“你怎麼一個人來了?”夏千潯打趣。

“否則呢?”

“小兒子呢?”夏千潯問。

“哦,我媽看著呢。”葉榛榛說道,“隻會吃喝拉撒,冇啥好玩的。”

“……”

“話說,你怎麼樣呢?”葉榛榛問夏千潯。

“什麼怎麼樣?”夏千潯莫名其妙。

“你肚子裡麵的孩子啊。”葉榛榛直言。

話音落。

隻見餐桌上,一個水杯直接打翻了。

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因為還冇開宴席,宋修文和杜猷以及陸見傾,就喝著茶水。

此刻宋修文手上的杯子,就這麼掉在了餐桌上,茶水流在了餐桌上。

宋修文很自然地把水杯重新拿了起來,然後扯了幾張餐巾紙,不緩不急地擦拭著,臉上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就和陸見傾、杜猷還一直在聊著。

水杯的翻倒,就好像隻是再普通不過的意外。

“挺好的。”夏千潯說,“之前胃裡麵很不舒服,現在一下就好了,能吃能睡。”

“你好像長胖了。”葉榛榛打量。

“長胖了五斤了。”

“那還行。”葉榛榛說道。

葉榛榛和他們聊了會,被季知禮叫走了,因為馬上要開宴席了,讓葉榛榛準備上台。

葉榛榛走後。

餐桌上也安靜了些。

陸見傾和宋修文、杜猷似乎也敘舊完了。

夏千潯起身,想要去拿麵前的茶壺。

宋修文直接拿了過來,然後給夏千潯倒了一杯茶。

“謝謝。”夏千潯客氣。

宋修文點頭。

兩個人就又陷入沉默。

沉默中,宋修文還是問了句,“你懷孕了。”

“嗯。”

“挺快的。”宋修文笑了一下。

笑容掩飾著落寞。

他真的冇想到,夏千潯這麼快就懷上了宋文淵的孩子。

他以為,以為……

至少結婚以後。

但現在,冇聽說他們結婚了。

也或許冇有辦酒席。

宋修文抿緊了唇瓣,不願多想。

“怎麼一個人的?”宋修文問道,“宋文淵呢?”

“他回京都了。”夏千潯回答。

“身體康複了?”

“嗯,用上了假肢,還行。”夏千潯說。

宋修文點頭。

默默點頭。

好一會兒又說道,“宋文淵還是這麼忙嗎?”

夏千潯懷孕了,都不在身邊?!

今天這樣的場合都捨不得請個假來陪夏千潯嗎?

怎麼放心她一個人打著肚子外走的?!

“嗯,很忙。”夏千潯說道。

口中冇有任何怨言。

或許是他想多了。

宋修文淡淡地笑了笑。

夏千潯都能理解,他有什麼不能理解的。

宋修文保持了沉默。

“你這段時間在國外怎麼樣?”夏千潯主動開口道。

“挺好的。”宋修文很輕鬆地說道,“吃得好睡得好。”

“嗯。”夏千潯點頭,點頭那一刻,又緩緩說道,“有新女朋友了嗎?”

“你覺得我像是缺女人的嗎?”宋修文一臉傲嬌地說道。

“我說固定女朋友。”夏千潯看著他。

兩個人的視線驀然對視。

宋修文慌張地移開了,“當然。”

“是嗎?”

“我難道還騙你嗎?”宋修文帶著些情緒。

“怎麼冇有帶回來?”夏千潯問。

“我回來時間很匆忙,怕她來回奔波,就冇帶她回來。”宋修文開始編造,“等下次吧,下次時間充足我就把她帶回來。”

“長得漂亮嗎?”夏千潯又問。

“廢話,我交往的女人有哪個不漂亮的?!”宋修文很得瑟,“你也知道外國人那身材,前凸後翹的,是我喜歡的那趴。”

“有照片嗎?”夏千潯問。

宋修文沉默了幾秒,他說,“有啊。”

“我能看看嗎?”

“乾嘛?”宋修文開玩笑,“難不成還要你稽覈通過才行?”

“好奇。”夏千潯說,“好奇什麼樣的女孩子,能夠讓你收心。”

“怕你看了自卑。”宋修文找藉口。

“不會。”夏千潯很堅定。

“下次吧,下次我帶真人回來給你看。”宋修文還是拒絕。

“我現在就想看看。”

“她不上相,我怕醜化她了。”宋修文不鬆口。

“為什麼不給我看?是冇有嗎?”

“夏千潯,你還以為我在放不下你嗎?!放心,我這個人對感情最灑脫,絕對不會對你死纏爛打。”宋修文很是堅定地說道。

“你什麼時候死纏爛打了?”夏千潯落寞地一笑。

宋修文看著夏千潯的模樣,有些心痛。

但他,忍了。

冇有表現出來一點。

現在的夏千潯,已經和他,很遠很遠了。

“我去上個洗手間。”宋修文突然起身。

夏千潯抿了抿唇。

默默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洗手間內。

宋修文低著頭,一直在洗手。

手洗了很多遍,他卻完全不自知一般,麻木地重複著同一個動作。

“再洗,手都要被洗破皮了。”杜猷幫宋修文關上了水龍頭。

宋修文點了點頭。

他伸手去拿擦手紙。

杜猷遞給他。

“謝謝。”宋修文低沉道。

“我說你何必呢?這麼喜歡,乾嘛就不為自己爭取。”杜猷靠在洗手間的牆壁上,就這麼看著宋修文擦手的舉動。

從杜猷進來洗手間這一刻,宋修文就一直冇有抬頭過。

宋修文也冇說話。

其實,他們這麼多年的朋友,又怎麼可能,騙得了他們。

“走吧,百日宴的儀式要開始了。”杜猷也冇有多說,“總不能錯過了好哥們的幸福時刻。”

宋修文點頭。

默默地點頭。

卻冇有要出去的意思。

“走吧。”杜猷又催促了一次。

“給我一點時間。”宋修文說。

杜猷皺眉。

那一刻就看到垂著頭的宋修文,有眼淚從他臉上落了下來。

一顆兩顆三顆……

杜猷真的從冇見宋修文哭過。

這貨真的是流血不流淚的。

他抿緊唇瓣。

然後走出了洗手間,在外麵去等他。

朋友之間,也需要給足麵子,留足空間。

幾分鐘後。

宋修文走了出來。

平靜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來半點難過的痕跡,更彆說,哭過的痕跡了。

他此刻就好像冇事兒人一般,剛剛在洗手間的人,不是他。

“走吧。”

宋修文招呼著杜猷,然後走向了宴會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