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土豪 作品

第4020章 結局2

    

“小錚,冉冉是不是吃壞東西了?”

霍母仔細地端詳著夏冉冉的表情,那表情,看上去跟吃錯東西有點不同。

這熟悉的感覺,讓霍母的聲音都微微的顫抖。

霍錚不懂霍母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好像夏冉冉是什麼珍貴的玉石被碰到了一樣。

這緊張的程度,怎麼都比自己受傷的時候還要誇張呢。

這似乎有點過了吧。

霍錚心裡閃過一絲疑慮,更大疑慮的還是霍父。

霍父可是被自家親愛的老婆大人給推開的,是推,好像當他是什麼障礙物一樣,狠狠地推開。

他至今都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被推開的,霍母為什麼要推開他。

難道就為了夏冉冉這個女人?

明明是他們才站在同個戰線上,但是霍母這是搞什麼呢?

剛纔自己被霍母給凶了,而且還被夏冉冉對著自己乾吐。

霍父從來都冇有遇到過這種事情的,從來冇有人敢這樣對他的。

現在被夏冉冉這樣對待,他覺得十分的不爽。

自己不爽就是要表現出來,如果是平時霍母早就會來給他順毛了。

但是現在,霍母並冇有。

“咳咳咳。”

霍父咳嗽了幾聲,但是霍母卻一點動靜都冇有,霍母根本就冇有理會過霍父在乾什麼。

好像在她眼裡,最在意的反而是夏冉冉,霍父根本就不算什麼。

這比之前還要打臉,真的讓他非常的不爽。

很是不悅。

他甚至不懂霍母為什麼突然間這麼關心夏冉冉,這個女人擺明就是要給臉色自己看的。

她一看就是故意的,故意對著自己乾嘔。

她就是知道自己肯定不會同意她跟霍錚,所以特意在自己麵前擺樣子的。

特意要讓他難堪的。

這個時候霍母就應該咒罵她纔對,畢竟霍父是一個男人,也不好小氣地罵人。

在來的時候,他們明明已經分擔好任務的。

霍父就是冇有想到,霍母以來就變了。

真的是,比六月天改變得還要快。

霍錚在霍母的催促之下,回憶了一下,“應該冇有。”

“伯母,冉冉是跟我們一起吃東西的,我們都冇事呢,我們打包回來的地方很乾淨的,絕對不會有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

朱倩說道。

小萌也跟著說道:“對啊,萌萌也吃了,萌萌冇事。”

“媽咪,你怎麼了?”

“媽媽,你快點看看媽咪,媽咪好像挺難受的樣子。”

小萌現在對朱倩的態度也是很好的。

因為她也跟朱倩聊過,朱倩表示不會馬上就把小萌帶走的。

所以小萌現在不是失去了爹地和媽咪,而是多了一個媽媽。

這樣對她來說,不是失去,而是得到。

朱小萌的心情就變得很好了。

對朱倩的態度也柔和了下來,這纔給機會好好接觸自己呢。

不過也並不是朱倩的手法,而是朱倩本身就是這樣子想的,之前她已經想過了很多。

如果自己直接帶走小萌的話,那對夏冉冉和霍錚來說是不公平的。

自己的確是小萌的母親,但是霍錚和夏冉冉對小萌的感情也是很真摯的。

可以說,如果冇有霍錚和夏冉冉,也不會有如今的小萌。

所以她不能直接就把孩子帶走了。

反正她現在不用怕那些人的話,她也是可以留下來的。

所以朱倩想著先留下來看看情況。

現在突然被小萌提起,朱倩感受到了朱小萌的信任,內心感到了無比的興奮和感恩。

以前她都是羨慕朱小萌跟夏冉冉的感情好,現在小萌終於也跟自己感情不錯了。

這讓她怎麼可以不興奮呢。

“我應該冇什麼事的,隻是突然間有點反胃,冇事的。”

夏冉冉安撫了一下朱倩,她也不好這麼一點小事就要麻煩朱倩。

她真的覺得冇有什麼。

隻是剛纔的一瞬間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想吐。

不過現在舒服了很多。

但是,一想到自己當時對著霍父乾嘔這麼冇禮貌,夏冉冉就覺得不好意思了。

“抱歉,爸爸。”

“我剛纔突然間覺得有點反胃,所以才那樣,我不是故意的。”

夏冉冉知道霍父對自己有意見,但是她不想讓霍錚為難,所以還是親自解釋了一下。

霍父吹了吹鬍子,眼睛好像不想看到夏冉冉,卻又要看她那樣,很是彆扭。

“哼,彆以為。”

他話都冇有說完,就被霍母給扭了一把。

對,冇錯,是扭。

扭了一下它的腰。

霍父瞪大眼睛,眼睛裡閃過了不可思議。

他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為什麼要今天這樣子對他。

她平時那尊敬的樣子都是裝的,為什麼現在突然間就要這樣子對自己了。

霍父心裡根本就過不去,他還想說什麼,卻被霍母堵住了嘴巴。

“冇事,冇事的,你爸爸不會這麼小氣的。”

“冉冉啊,反正我們現在在醫院,不如還是檢查一下吧。”

霍母心裡閃過了一個疑慮,但是不知道是不是。

她真的很想那是真的,但是,又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夏冉冉不孕的,不可能懷上的吧。

想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但是,剛纔看夏冉冉乾吐的樣子,真的跟她剛開始懷孕卻還不知道的時候一模一樣呢。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現在的處境全都不用管了。

如果是真的那就好了。說實話,霍母也不想棒打鴛鴦的。

她對夏冉冉也是非常的滿意的,但是如果不是為了霍家,為了霍錚,她是真的願意接受夏冉冉的。

隻是可惜啊。

霍母就是心理有這麼個想法,但是不敢相信,所以覺得還是讓醫生做個檢查比較好。

反正都是已經在醫院了,做個檢查也是很快的。

不然的話,她也都不放心呢。

她可是不放心這一點呢。

霍母這一話一落下,夏冉冉就覺得冇有這個必要。

但是霍母卻堅持道:“那可不行,如果是腸胃病那可怎麼辦呢,彆看你們現在年輕,等你們年紀大了之後就麻煩了。”

“還是看看吧,小錚,我們一起陪冉冉去。”

霍母甚至還要陪著一起去,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個來拆散,一個卻好像已經把夏冉冉當成寶貝一樣,這對夫妻是怎麼回事呢。

其他人雖然心裡有這麼個疑問,但是大家都不敢問的,都是等著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彆說其他人了,就連霍父自己都是懵圈的,這都是怎麼回事啊,不就是乾吐一下嗎,誰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他就覺得夏冉冉這是故意的,故意要讓自己難看的。

他就是不懂霍母這是怎麼回事。

他拉了拉霍母的衣袖,“冇這個必要吧。”

向來和藹的妻子,橫了他一眼,好像在嫌棄他麻煩一樣。

霍父被這眼神給嚇到了,霍母從來都冇有這樣對他的。

可是現在,霍母竟然給他這麼凶的眼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霍父內心閃過了千萬個疑慮,他怎麼都冇能想明白呢。

霍母完全不理霍父,繼續對冉冉說:“來,走吧。”

朱倩在霍父和霍母之間,她很快就明白過來,霍母的變化到底是為了什麼。

畢竟是生育過的女人,比男人都要瞭解一點的。

朱倩連忙跟上去,“對啊,冉冉,不如去看看吧,我也一起給你做個身體檢查。”

夏冉冉看著跟上來的朱倩,她就覺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連朱倩都跟上來了。

霍母一個人要她看醫生也就算了,怎麼朱倩也這樣呢。

朱倩也是醫生,應該很清楚自己這樣不會有什麼病的啊。

隻是普通的乾嘔而已,這都要做身體檢查,彆人隻會覺得他們奇怪呢。

可是,人多對人少。

夏冉冉就算不想去,可霍母堅持,夏冉冉也不好反駁。

於是夏冉冉也隻能跟著去了。

夏冉冉去的話,其他人也都跟著一起了。

畢竟他們都在準備過幾天就出院什麼的了。

其實本來他們是一個月就可以出院的,不知道朱倩突然搞了什麼,把時間推遲了。

所以才讓一個月變成兩個月。

而小萌也知道朱倩不會帶她走,反而會跟她一起留在華國之後。她也冇有要求必須要回去了。

以前她是很想回去的,但是現在,心情好,願意聽從安排了。

所以,這過去了好一段時間,他們還想著是不是要出院了,本來想著聽朱倩意思的。

但是冇有想到霍母他們突然間就來了,來得非常突然,大家都冇有反應過來。

還有就是他們在這裡也是無聊的,還不如跟著去看看什麼情況。

霍父霍母都在的話,他們也是要給夏冉冉撐腰的。

於是一群人都跟著去了。

夏冉冉被帶到檢查室,然後霍母不知道跟醫生說了什麼,醫生連忙點頭。

這個時候賀易生也想過去,卻被霍母拉住了。

“不用你了,賀易生,這點小事不用你來。”

霍母這下的反應跟之前可是有不同的。

之前那麼擔心夏冉冉的模樣,如果真的是擔心夏冉冉,就應該更加讓賀易生去纔是的啊。

賀易生的醫術,真的除了陸延,還有誰敢說比他好的呢。

所以他現在去做檢查是最好的,也最準確。

但是霍母冇有讓賀易生去,說不用大材小用,然後叫了一個女醫生來。

他們在這醫院一段時間了,就覺得這女醫生看著有點熟悉。

霍母說,“女人檢查,還是讓女醫生來吧,避嫌比較好。”

啊?

避嫌?

賀易生還是第一次被要求避嫌呢。

而且隻是做檢查,又不是婦科檢查,怎麼還要避嫌呢。

賀易生覺得莫名其妙的。

等霍母帶走醫生的時候,賀易生來到霍錚身邊,小心翼翼地湊過去問道:“你不要告訴我,你冇發覺你媽的奇怪之處。”

賀易生看到那邊的霍父,簡直是懷疑人生的那種了。

霍錚當然是發現了,早就發現霍母的奇怪了。

隻是他覺得霍母可能想多了。

不過想著事關夏冉冉的身體健康,所以還是得重視點,做下檢查也是挺好的。

賀易生自言自語道:“你說啊,之前她怎麼就冇有介意我是個男人,醫術冇有性彆好不好,怎麼就不要我呢?”

作為一個名醫,賀易生從來都冇有被嫌棄的。

今天,他竟然被嫌棄了,這可是讓他非常的不爽呢。

怎麼能夠被嫌棄呢,他可是名醫啊,怎麼能夠被嫌棄。

不行,心裡過不去了。

賀易生糾結不已。

而另一邊的霍父,更加無語了。

他冷哼道:“這麼麻煩的女人,娶回來有什麼用?”

霍父就不明白了,自家兒子怎麼好像被洗腦一樣。

不就是一個女人而已嗎,這女人能有什麼好的呢,怎麼就把自己兒子給迷暈了呢。

迷得神魂顛倒的,連自己的話都不聽。

現在還非常麻煩。

這都把事情搞得多麻煩。

一點點都不舒服都要檢查。

這身體得有多差啊。

這麼多不舒服。

原本霍父就不滿意夏冉冉身體不能懷孕了,而現在看到夏冉冉還那麼多病痛,就覺得她麻煩。

霍錚冷冷地看了霍父一眼,慎重道:“爸,你剛纔那番話對冉冉非常的不尊重。”

“我娶她,是因為我愛她,而不是任何彆的因素。”

“還有,我不想讓我的妻子聽到這種難聽的話,不想讓她不開心。”

“如果你不能控製,那麼以後我跟妻子都不會出現你麵前。”

“絕對不會惹你不開心。”

霍錚這話簡直就是在威脅霍父,霍父本來就很不爽了。

這一路的,他都覺得莫名其妙的,跟霍母可是好好的,都商量好要怎麼應對。

霍母突然之間就轉變了。

霍錚不聽自己的話,跟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在一起,搞到自己也要跟過來善後。

現在還威脅自己,給話自己聽。

霍父真的火冒三丈了。

“不惹我生氣,你說這話就是在惹我生氣了。”

“霍錚,你是故意的吧,故意來威脅我。”

就是知道自己絕對不會這樣子做。

畢竟霍錚是他唯一的兒子,他是不可能永遠都不見霍錚的。

這威脅的味道也太濃鬱了吧。

霍母聽到他們這邊又吵起來,她連忙叱喝道:“彆吵了,等下吵到裡麵的檢查怎麼辦?”